辦好當地《明慧週報》

在建立家庭資料點中實修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日】 當地《明慧週報》出來了,有同修寄,有同修當面發,確實起到了震懾邪惡的作用,參與迫害的警察十分膽虛的對乙同修的家人說:就辦個學習班(實則是洗腦迫害)還又是上網(明慧網曝光),又是上電視(新唐人把此事做成視頻播了約有一個星期),又是上報紙(當地《明慧週報》),勢頭大的不得了啦。

當地《明慧週報》從開始創辦到現在,發放後收到的效果還是不錯的,有位很有正念的世人每期不落的讀下來還收藏起來,說將來給你們(大法弟子)做見證。有位世人看了週報,感受到法輪大法的美好,經常主動找大法弟子要真相護身符送給周圍有緣的人,她自己是第一批辦三退的,現在她還上動態網直接看真相呢。

──本文作者


師父您好!同修們好!

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女大法弟子,今年五十四歲。在修煉過程中,我逐漸悟到法輪大法的博大精深,因此有很多切身體會想和同修交流,現在就把我建立家庭資料點的心得向師父彙報,與同修分享。

一、建立家庭資料點

二零零五年上半年,我地區僅有的一個資料點的同修遭迫害,因為沒有更多懂技術的同修,就只好靠外地同修供應資料,因此不能及時看到師父的新經文,《明慧週刊》及真相資料,不能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恰在這時,我看到明慧文章提倡資料點遍地開花,就萌發了自己做資料的想法,並把建立個人資料點當作是自己的神聖使命。

師父說:「作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個人解脫不是修煉的目地,救度眾生才是你們來時的大願與正法中歷史賦予你們的責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眾生也就成了你們救度的對像。大法弟子不要辜負了正法中賦予你們的偉大責任,更不要使這部份眾生失望,你們已經是他們能否走入未來的唯一希望,因此所有的大法弟子、新老學員,都要行動起來,全面開始講清真相。」(《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當我認真學習師父這段法後,深感責任重大,救度眾生時間緊迫。以前根本就沒想過要學電腦,現在悟到學電腦是救度眾生的需要,我就堅定一念,趕緊學會電腦。由於我有了這顆堅定的心,師父就幫我了,沒過多久,女兒就和她男友一起從千里之外把她的舊電腦給我帶回來了。

孩子們很樂意教我,我也學的很快。開始學上常人網站,女兒的男友還專程跑到網吧與我聊天,見我學會了,他們很高興,心想以後可在網上見面了。幾天後,孩子們上班去了,我趕緊找來甲同修(懂技術)教我做真相資料。開始甲同修每次都是趁我丈夫不在家時教我,同修很熱心,並耐心細緻的一步一步的教我,我就認真的做好每一步的筆記,沒幾天,我就買了噴墨打印機,開始學做一些如《明慧週報》等單張資料。我將做好的單張給丈夫看,因為是圖文並茂的,又是打的彩色,丈夫看了既高興又感到很驚訝,不敢相信是我做出來的:是你做的嗎?我肯定的說:是啊。丈夫讚賞的說,怪不得天天在家裏摸(索)哩,還真摸出點名堂(成果)來了哩。我知道是師父借丈夫的口鼓勵我,更增添了信心,在同修的扶持下,我的資料點正常運作了。

二、圓容家庭讓資料點穩步運行

先說說我丈夫。七•二零以前他修過大法,知道大法好,但當邪惡迫害時,他因害怕而放棄了,而且一反常態的干擾我,也不准我煉功,三天兩天的跟我吵,還發動兄弟姐妹及好友來阻止我,甚至以離婚要挾我。我知道這是舊勢力的陰謀,想毀掉我丈夫又想毀掉我,我堅決不承認,全盤否定。我請師父加持我的正念,一邊精進修煉,一邊用師父賜給我的神通清除他背後的邪惡因素,一段時間後,丈夫緩和了一些(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被清除的只剩很少了),允許我在家煉功但不准出去講真相,每次一出去就搜查,一次我出去貼真相資料,他把我的資料強行搜出來後又被我奪回來了。後來我就智慧的做,不讓他發現,這樣堅持了很長一段時間。晚上出去發真相資料就對他說加班去了,第二天早上回來還要給他交加班費哩。

一次白天出去到偏遠的鄉村講真相,回來晚了被他發現,他大為惱火,十分生氣的把師父法像從佛堂裏取走了。當時我的淚水直往下流,感到對不起師父,都是因為自己學法不深,沒有擺正正法修煉與家庭的關係,沒把丈夫當作眾生的一員,平時沒對他講明真相,做證實法的事一味的瞞著他,導致被舊勢力鑽空子使他對師父不敬。找到了自己的不足,我立即止住淚水。丈夫讓我吃飯,我說不把師父法像請出來堅決不吃飯,並對他發正念:清除我丈夫背後的一切邪惡,並請師父加持讓他明白的一面快快醒悟。他僵持半天,見我來真的,就把師父法像請出來了。我又平靜而嚴肅的對他說:以後不許干擾我出去講真相,更不準對師父不敬,還說我以後出門(講真相)先告訴你,並把我以前以加班的名義出去講真相的事也告訴了他,他笑了,後來就真的沒有再干擾我了(當然就再也沒交加班費了),我能堂堂正正的出去講真相了,後來丈夫還幫過我很多忙。

後來我逐漸的學會了做小冊子,就將《九評》、《江澤民其人》等編成騎馬釘冊子印製,因為做出來美觀大方,所以很受同修喜愛。那段時間我學技術的慾望還很強呢,恨不能將所有的技術一口氣學會。我屬於上班族,加上我丈夫工作時間很長,經常很晚才回家,我幾乎要承擔所有家務,因此我的時間很緊也很辛苦。為了儘快掌握技術,每天下班後,我就抓緊時間坐在電腦前對著筆記反覆操作,同修一有時間就過來手把手的教我。在學的過程中時不時的冒出很多人心:虛榮心、歡喜心、求安逸心、怕心等,一遇到新的操作我就有點心慌手亂,同修就不斷的鼓勵我,幫我加強正念,幫我樹立信心。我知道這都是師父的苦心安排,因此非常珍惜。我認真的學,不長時間就學會了做鏡像刻盤、打印、上網下載(小文件),還學會了常用軟件的安裝,基本上能獨立運作了。

就在我做的很順利的時候,突然間矛盾出現了,丈夫又來干擾我。他每次回家時見我總關在房裏在做事,就開始發火,說我整天鑽在房裏不出來,連吃飯都像搶火,在家走路都在跑,像國家總理似的,又說搞這個(做資料)幹甚麼,能救得了誰呢?還說些難聽的話。當時我沒有把握住心性,忘了自己是個修煉人,就跟他動氣了,說我又沒做壞事,我做的都是正事,你發甚麼火呀,不就是沒給你做飯嗎?丈夫一聽更是火上澆油,怒氣沖沖的要把設備給我扔出去。我說:你給我扔出去我就不再回來了。

他愣愣的不吱聲了。我立即意識到自己不對勁了,師父說:「你和常人一樣去爭去鬥,你就是常人,你要比他來的更歡,你還不如他那個常人了。」(《轉法輪》)我想矛盾來了不是偶然存在的,這正是幫我提高心性的好機會。我就向內找是哪裏做的不好,我找出自己的為私為我的心,認為自己做證實法救眾生的大事有多麼的了不起,一切都得給我讓路,因此並不在意他人的存在。丈夫工作很辛苦,每天都是餓著肚子很晚了才回家,我甚至因為忙也不給他做飯。師父說:「我們這個法門是在矛盾中叫你自己得功,所以我們要最大限度的去符合常人,從物質上又不是叫你真正失去甚麼。可是在這個物質環境中你卻要提高你的心性。」(《轉法輪》)我悟到要辦好家庭資料點首先要圓容好家庭,這樣才能得到家人的理解和支持,同時也幫助親人樹立正念。

從那以後,我一邊加強學法,一邊調整時間。每天晚上下班後,先抓緊回家發六點鐘正念後開始學法,等丈夫快回來時開始做飯。借吃飯的機會與丈夫邊吃邊談心,並主動關心和照顧他,讓他感受到我修大法後的大善大忍,還經常與他講一些明慧網上介紹的同修建立家庭資料點得到家人的支持與幫助的感人故事來啟發他的善念。我給他講做資料是為了讓世人明白真相從而得到救度,是做大善事,讓他逐漸感受到大法的慈悲,幫他建立正念,一步步的引導他參與幫助救人。後來他漸漸明白了,並支持我做資料,有時還真當了我的助手。比如做光盤,因為開始不會做封面,他就幫我寫封面,寄真相資料時,他就幫我寫信封,還幫著講真相、勸三退。為安全起見,我做資料時的相關物品包裝他還主動幫我處理,回家後見我正忙他就主動做飯,有時還把飯端到我的工作間。

當我用法歸正自己,圓容好家庭時,真的是柳暗花明又一村,我的家人很快明白了真相,全家在當地第一批辦了三退,我知道是大法的威力圓容了這一切。

當時我做的資料除滿足本地需求外,有時還供應外地同修。在做資料的過程中,逐漸的修去了很多人心:如顯示心、急躁心、做事心、求安逸心、怕心等,同時也遇到過不少難題,如機器故障、技術難題等,但我都用師父賦予的智慧給突破了,因為大法無所不能,師父給我們的是最好的。如開始一段時間做光盤,都是用筆寫封面,但為了更好的讓每一份真相資料都起到救度眾生的最好的作用,就想打印封面。那是二零零六年的大年三十的晚上,正是女兒女婿回家過年,因為女婿的電腦基礎很好,就問他能不能做光盤封面打印,他說沒做過,但答應幫我試試看。他一試就成功了。我驚喜萬分,知道這又是師父在幫我。我很快就學會了。記的當時是做的二零零六年的聖誕晚會,看起來既莊重又美觀,更顯大法的美好。

學會了做封面,這對我來說,在技術上又是一個新的突破,當時我很興奮,後來還學會抓圖,自己設計,雖然不是很成熟,但還是能解決很大的問題,比起用筆在光盤上寫又是一個大的飛躍。以後我們的光盤全部都打印封面,就連外地的同修看了也很喜歡。師父說:「你們在純淨心態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聖的。」(《精進要旨》〈再認識〉)

三、創辦當地《明慧週報》

我地區是今年五月開始創辦當地《明慧週報》的,我們創辦週報的契機是因為乙同修今年五月的某天被綁架到洗腦班迫害,我地同修整體行動,多方營救。但就在我們編輯當地揭露邪惡真相時,在明慧網上卻搜不到她過去遭迫害的材料,只有綜述性的三言兩語,這位同修曾遭受過三年監獄迫害。我們向其他同修和她的家人了解,都不是很清楚具體詳情,這可犯難了。但是營救同修刻不容緩,怎麼辦呢?

我和甲同修天天在一起學法。師父在《轉法輪》裏說:「修煉是沒有任何條件的,要想修煉,那麼就修煉。」我就想營救同修難道還要有現成的條件嗎?同修沒寫揭露材料,難道就不營救了嗎?事情既然這樣了,要趕緊想辦法彌補不足,甲同修就和我商量何不趁此機會辦當地《明慧週報》呢。因為週報並不是要大篇幅的揭露材料,是多方面內容綜合而成的,只通過週報的一角把邪惡曝光出去就能起到震懾邪惡的作用。我很贊同這個提議,甲同修又講了辦週報的嚴肅性,無論有多大難度都不能半途停下來,我表示願意辦下去,這樣就和同修達成了一致,我們很快做出了第一期當地的《明慧週報》。

當地《明慧週報》出來了,有同修寄,有同修當面發,確實起到了震懾邪惡的作用,參與迫害的警察十分膽虛的對乙同修的家人說:就辦個學習班(實則是洗腦迫害),還又是上網(明慧網曝光),又是上電視(新唐人把此事做成視頻播了約有一個星期),又是上報紙(當地《明慧週報》),勢頭大的不得了啦。

要堅持把週報辦下去,還確實有困難。開始幾期,因為我和甲同修畢竟身邊也發生過一些故事,還有比較典型的材料可選。辦了一些期後,就面臨素材的問題,因為我們合作的兩個同修都在上班,有時在學法小組搜集材料同修們也沒說上來多少,我就分別在幾個學法組提出讓同修們都來為當地週報投稿,逐漸的也有同修或口頭提供或寫成書面材料,這樣素材問題也基本解決了。

說到編輯,因為我並不懂的正規排版,只懂簡單的粘個圖甚麼的。怎麼辦?就從明慧網直接下載現成的明慧週報(通版),用當地的內容替換其中的某個內容。但就是這樣,要把字圖做到吻合對我們來說也是不容易的,在實在不能解決問題時,我們就多下一些週報作參照,並借用其中比較合適的圖片。我連頁眉頁腳的劃線都划不好,就只好從《週報》的另一處借一根線來(複製粘貼),做好後和同修一起審稿定稿然後印製。在我還沒怎麼會的時候,甲同修有事需要外出幾個月,這事就落到我一個人頭上了,我面對的難度就更大了。但是修煉是嚴肅的,不能因為有難度就不往前走了,現在想來也是師父利用此機會賦予我獨立工作的能力,我就去找丙同修與我合作,硬是一期不落的都辦下來了。

在甲同修走了不久,我地又有一位男同修遭綁架到邪惡洗腦班。這位同修住鄉鎮,我住縣城,離他家較遠,與家人聯繫不是很方便,恰在這時我因有事要外出一星期,怎麼辦呢?我與丙同修切磋並一致認為:一是要儘快落實遭綁架同修的準確情況,想辦法上《明慧網》曝光,二是要組織當地同修整體接力發正念,三是要寫揭露材料向當地曝光,四是與家屬接觸讓家屬趕快要人。丙同修主動承擔了組織營救同修的重任。一星期後我回來,到丙同修家,見三位同修正在切磋營救同修的事,說:營救同修還有兩件事沒到位,急的沒辦法,一是找不到家屬(因外出打工),二是揭露材料沒有同修能寫。丙同修(七十多歲)幫助寫了個初稿,但沒人能打字(會打字的同修不在家)。

當丙同修把他寫的初稿遞給我時,我內心充滿敬意,我看到了同修那顆純淨的心。我想營救同修不能再拖了,不能任由邪惡迫害我們的同修。我趕緊整理揭露材料並打字成文。其實我也不會打字,拼音也不熟練,五筆更不會。在沒指望的情況下,先用筆把材料寫好,再用拼音逐個逐個的打字,邊打邊修改,在師父的加持下才打完。結果打完下來花了三個多小時,雖然時間長了點,但總算問題解決了,編入本期《明慧週報》、還做了不乾膠,同修們發的發、貼的貼,在當地起到了很好的震懾邪惡的作用,也讓當地民眾明白了真相,之後不久遭綁架的同修順利回家了。

當地《明慧週報》從開始創辦到現在,發放後收到的效果還是不錯的,有位很有正念的世人每期不落的讀下來還收藏起來,說將來給你們(大法弟子)做見證。有位世人看了週報,感受到法輪大法的美好,經常主動找大法弟子要真相護身符送給周圍有緣的人,她自己是第一批辦三退的,現在她還上動態網直接看真相呢。

我的家庭資料點能平穩的運作到今天,都是大法的威力和師父的慈悲呵護,還有同修的幫助,其實說白了一切都是師父在做,我從中深深體會到師父的「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師徒恩〉)的法的內涵。

在助師正法的有限時間裏,我要抓緊時間做好三件事,要多學法,真正去掉人的這層殼,用師父給我們的無量智慧把大法的美好展現給世人,用心去做,用最大的能力去做,救度更多的眾生。

以上是我的一點切身體會,由於層次有限,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向師父合十!!
向全世界同修合十!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