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析不足 在法中精進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日】 二零零一年起,我開始到農村去發真相資料,一般每星期去一次,每次發一到兩個村莊,在村裏遇上老人跟婦女就面對面的送資料。幾年的時間裏,我走過了大大小小幾十個村莊,輕輕鬆鬆的去,安安全全的回,心裏沒有任何的被迫害的觀念,因為我清楚的感到師父就在身邊。

有一次到農村發完資料後在路邊等車,由於天氣很熱,口渴的厲害,心想要能買瓶冰鎮礦泉水喝就好了,可是環顧四周沒發現有賣的,心想算了,忍一忍回家再喝吧。然而就在我又抬起頭的時候,卻發現在幾十米遠處有一個賣冰糕的箱子,箱子上還擺著幾瓶礦泉水,我趕快過去買了一瓶冰鎮礦泉水,邊喝邊納悶:剛才明明沒有啊,難道我看錯了?後來看同修的交流文章才悟到那瓶水是師尊安排給弟子的,那一剎那心中的幸福與感恩無以言表。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師父您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看到明慧網的第五屆大陸大法弟子書面心得交流會徵稿消息,我的第一念就是我必須得參加,跟隨師父在正法修煉中走過了這麼多年,不管是經驗也好,還是教訓也罷,我得認認真真的把它記錄下來。下面我從幾個方面就幾年來走過的修煉路程做一下回顧。

一、學大法,心性昇華

我是一九九八年四月份得法的,看完第一遍《轉法輪》,就感覺自己的整個世界觀都改變了,心裏別提多高興了。就在那段時間,我周圍的同事,也先後通過不同渠道得到了大法。

記的我們剛得法不長時間,正趕上單位最後一次分福利房。因為是最後一次,所以競爭尤為激烈。單位的其他同事,托關係的、走後門的、開假證明的、打仗的、罵人的,真是五花八門。而我們這幾個煉法輪功的沒有那樣做。雖然我們剛剛得法,但是我們已經明白了「失與得」的道理。就拿我自己來說吧,按我的條件,當時只能分到五樓(樓頂),而我們單位的樓房四樓以上就經常上不去水,因為我本身就是單位分房小組的成員,領導直接明示,讓我提要求,他會考慮給我加分,但是我沒有那樣做,我是修煉人,怎麼能和常人一樣呢。後來我分到五樓,但是我們家從來沒斷過水(除大修統一斷水外),在那裏住了幾年,各方面條件都很好。

二、走出來證實法救度眾生

記的在師父的經文《走向圓滿》發表之前的幾天,我晚上做了一個清晰的夢,夢中我站在一個像是瞭望台的地方,天空中有一個法輪大法宇宙接收站,有一個大氣球在不斷的從瞭望台上把人接送到空中的法輪大法宇宙接收站,而我一直沒有被接過去,當時也不知道這夢是甚麼意思。又過了一段時間,有一天丈夫逼著我看誹謗師父的報紙,我堅決抵制,於是他念出聲來讓我聽。聽著那些荒謬的、邪惡的謗師謗法的謊言,我的心難過極了。也就是在那一刻,我從心底發出一念:是時候了,我必須走出來為師父、為大法說句公道話了。自此我步入了證實法救度眾生的行列。就在那時,我明白了那個夢的意思,是啊!不走出來證實法救度眾生,怎麼能成為師尊的弟子?怎麼能成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呢?又怎麼能走向圓滿呢?

剛開始的時候,真相資料是由同修提供資料樣本,我們自己到外面找複印店複印。我和另一名同修合作,每星期複印四、五百份真相資料,然後廣泛散發。剛開始發資料的時候是有怕心的,慢慢的越做心越淨,越做念越正。「天安門自焚」偽案出來後,一時間更是黑雲壓頂,明顯的感覺到周圍的同事、朋友甚至是家人那仇恨、異樣的眼光。然而,經過一年多時間的實修與一段時間證實法講真相的魔煉,此時的我充滿著對大法的正信。我沒有去體會來自各方的壓力,在魔難中升起的是對眾生的慈悲與責任,我明白真正的受害者是那些被謊言矇騙的眾生,心中希望用自己的臂膀為這一方眾生撐起一片藍天。

二零零一年起,我開始到農村去發真相資料,一般每星期去一次,每次發一到兩個村莊,在村裏遇上老人跟婦女就面對面的送資料(為安全起見,遇上男的特別是年輕的,我一般都不當面給資料)。幾年的時間裏,我走過了大大小小幾十個村莊,輕輕鬆鬆的去,安安全全的回,心裏沒有任何的被迫害的觀念,因為我清楚的感到師父就在身邊。

有一次到農村發完資料後在路邊等車,由於天氣很熱,口渴的厲害,心想要能買瓶冰鎮礦泉水喝就好了,可是環顧四周,沒發現有賣的,心想算了,忍一忍回家再喝吧。然而就在我又抬起頭的時候,卻發現在幾十米遠處有一個賣冰糕的箱子,箱子上還擺著幾瓶礦泉水,我趕快過去買了一瓶冰鎮礦泉水,邊喝邊納悶,剛才明明沒有啊,難道我看錯了?後來看同修的交流文章才悟到那瓶水是師尊安排給弟子的,那一剎那心中的幸福與感恩無以言表。

還有一次坐車到農村後,帶的資料剛發了一半,天就下起了雨,怕資料被雨淋了(因到農村發資料一般都是放到農民家的大門上),所以打算先不發了。於是我走到大路上去等交通車,這時雨越下越大,我渾身都濕透了,過路的交通車因雨下的太大都不停了。我站在路上,心裏非常平靜,我告誡自己:這是考驗,考驗我是否相信師父,我堅信師父就在身邊,我一定會很快的平安回去。果然不一會兒的功夫,一輛黑色的轎車在我面前緩緩停住,司機招呼我上車,我有些不忍心,我告訴司機我的衣服全濕了,上去會把車座弄濕的。司機說沒事並示意我趕快上車。就這樣這個司機一直把我送到我家樓下,在我的堅持下,司機好像收了十塊錢的車費。我心裏明白,這個司機是師父派來的。想想啊,下這麼大的雨,就連交通車都不願意停車拉人了,而這麼一輛高級的轎車卻能把我送回家,並且不想要錢,這在當今的中國大陸近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由於工作性質,我每到月底、年底都要加班,單位承諾加班可以為我報銷出租車費,我想正好可以利用坐出租車的機會面對面講真相。由於時間比較充裕,坐在車上,我可以看出對方的執著,並順著他的執著打開他的心結,幾乎講一個明白一個。有的司機把車停下來聽我講了近一個小時,還不願離開,不斷的說:法輪功太美好了,這麼美好啊!有的司機跟我請了《轉法輪》說是要修煉,並說現在的社會很亂,子女很難教育,他要用書上的話教育他的子女,教育他們做個好人;有的司機感受到大法的美好,說聽了真相後覺的活的有勁了,等等。當然也有極少數不聽的,記的有一次,我跟一個司機講真相,他憋了半天說:「你知道嗎?舉報一個法輪功可得二千元獎金」。我瞅瞅他,發現他的臉色都不對勁兒了,我知道邪惡在操控他,於是,我一邊發正念一邊說:「我看你不像那樣的人,那種喪良心的錢,咱好人可不能去賺,我坐車不少給你一分錢,我只是把真實情況告訴你。」聽到這,他忙說:「是的,我不會去做這樣的事」。

三、修內而安外

在環境相對嚴酷的時候,我除了講真相外,其餘大量的時間用於學法煉功,每天二至三講《轉法輪》,每星期學一遍師父在「七﹒二零」以後的講法。由於學法多,法理比較清晰,做證實法的事情就比較順利,並且效果也很好。這期間我的許多同事、朋友都從正面了解了大法。值得一提的是,二零零二年,我的一位同事考取了脫產的清華大學碩士研究生,臨行前到我辦公室辭行,我告訴他本想請他吃頓飯,結果錯過了,接著當面送給他一張真相光盤。沒想到他激動的臉都紅了,不斷的說:「大姐謝謝你!你給我的禮物,比請我吃十頓飯都強,我回家一定好好看,並讓我愛人看,保存好,等我孩子大了讓孩子看。『寶劍鋒從磨礪出,梅花香自苦寒來』,經過這場迫害更顯法輪功的了不起,大姐你放心,兄弟如果能混出樣來,將來如果能進『人大』,我將用良心為法輪功鳴不平。」這件事對我啟發很大,同時也由衷的為這個生命而感到高興。

這麼多年,我的體會是,學好法修好自己是關鍵的關鍵,我們修好了自己,能保持一個祥和、慈悲的心態,有時甚至不用特意的去做甚麼,眾生就能感受到大法弟子的美好與善良。

我們單位的一個內控部主任,因身體不好,我給他講過真相。有一次他到我的辦公室跟我說:「某某,如果全世界的法輪功弟子都能像你一樣,有你這樣的素質,那我會堅決支持法輪大法。」我趕忙告訴他,我也有許多缺點,還需不斷改進,煉「法輪功」的人由於生活背景、理解能力等諸多方面的不同,很多人有不同的優點、缺點,但有一點是肯定的,就是這些人想使自己變成好人,變成越來越好的人,這一點最珍貴。

還有一次,我們單位的一位大姐跟我說了一件事:說前一天她與辦公室的一位同事吵架了,並且到了晚上那位同事打電話到她家跟她又吵了一架,並且說的話很難聽,氣的她一宿都沒睡好覺,本打算第二天上班後當著領導的面,跟這位同事狠狠的幹一仗,可是第二天一見到我,心中頓時一點氣都沒有了,一下子覺的不想罵人了,不想打架了。這位大姐平時對大法很有正念,很喜歡跟大法弟子在一起,每年都捐出幾百元錢做真相資料,她說她深知在大法中受益,深知師父在看護著她。

在這方面,還要說的是我的丈夫。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後的那段時間,他幾乎是拼了性命的反對我修煉。那時我經常被他打的鼻青臉腫,當我的「情」很重並抓著不放時,他天天罵我自私、無情;而當我在修煉中情慢慢放淡的時候,他再也不說我無情了。是的,情是自私的、是為己的,在乎的只是自己的感受,而慈悲是無私的、是為他的,更看重的是別人的感受,然而慈悲是一個正法修煉者在實修過程中,慢慢放下情後才能生出來的。隨著自己境界的提升與執著心的放淡,丈夫再也不像以前那樣了,性格甚至比我修煉前都溫和了許多,對雙方父母也比以前孝敬了。記的在他反對我修煉時,我在交通車上給人讓座,他會罵我煉功煉傻了,然而後來丈夫在交通車上都會主動給別人讓座了。其實丈夫是有緣人,我相信他一定會得到大法的救度。

三、我家也是遍地開花中的一小朵花

二零零五年五月份,我地幾名資料點同修先後遭邪惡綁架,資料點遭邪惡破壞,這些事情在當地許多同修中產生了一些波動。這些同修在這幾年證實法的過程中做了許許多多的工作,在當地證實法救度眾生中起了很大的作用,在嚴酷的環境下,是他們首先勇敢的挑起了這一副重擔。然而隨著越來越多的同修走出來講真相,真相資料的需求越來越大,做資料同修的負擔越來越重,學法時間得不到保證,使他們失去了正常的修煉環境,長此以往被舊勢力抓住把柄迫害。痛心的是,這幾名同修大多至今仍被非法關押、迫害。

痛定思痛,這幾名同修的被迫害和我們其他的同修有沒有關係?如果我們早一點成熟起來,早一點配合,哪怕是默默的為他們發正念,默默的加持他們,也許迫害不會發生;如果我們能多分擔一點,如果我地的資料點早一點遍地開花,同修就不會忙的沒時間學法煉功,舊勢力將沒有空子可鑽。

二零零五年七月份,在同修的幫助下,我建立了小型家庭資料點,從有想法,到購置、安裝機器,到資料點開始運作一共有兩、三天的時間,當我把刻錄出的《九評》光盤拿到同修面前時,同修很是吃驚,覺的也太快了。在這一方面,我的體會是:悟到了,只要在法上就趕快去做,思前顧後的那是人心。師父早已為我們安排好了一切,就看大法弟子自己的選擇。師父在《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中告誡弟子:「師父肯定大法弟子所做的,你們只要出自於證實法、救度眾生這個願望,你們所做的事我都會肯定,而且我的法身也好、神也好,你只要去做,會把你這件事情引申的更偉大,更了不起,會協助你。」

由於條件的限制,我的第一個家庭資料點建在一間潮濕的小平房裏,這間屋子從未住過人,有很重的濕氣與發霉的味道,並且屋裏堆放著很多雜物。我的生活環境很好,辦公室、家裏都有空調,說實在的,如果不是做資料,像這種地方我好像一分鐘都不願意呆(這說明我有安逸心)。然而那段日子,我幾乎每天中午下班後都呆在那間小屋裏,根本感覺不到環境的不舒適。慢慢的這間小屋環境越來越溫馨、祥和。

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與自身執著心的放淡,我的家庭資料點的環境也越來越好,現在我可以在很好的環境中相對輕鬆的做著救度眾生的真相資料,還可以上網、下載、發退黨聲明等。

四、明析不足 在法中精進

在嚴酷的環境下,靠著紮實的學法與實修,我算是比較平穩的走了過來。雖然有執著放不下的時候,雖然有摔跟頭的時候,但自己的修煉狀態應該說是比較精進的。然而在環境相對寬鬆的今天,在這值千金、值萬金的時刻,我卻時不時的出現了懈怠的狀態,耽誤了許多救度眾生的寶貴時間。

每星期當同修把一打三退名單交給我時,我由衷的感激同修,同時也深深的看到了自己的不足,真是慚愧。向內找自己,發現是情、安逸心、從情中派生出的色慾心以及不求上進也就是自滿的心等在作怪,這也是我修煉中的不足與漏洞,同時面子心、怕傷害的心,也在嚴重障礙著救度眾生的腳步,這些是必須儘快修去的東西。同時我也悟到:師父給我們安排的道路是在修煉與救度眾生的過程中提高,如果只是為了去執著而去執著,那可能就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那樣會去的很辛苦,弄不好還可能時時伴隨著巨關、巨難。只有按師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在做好「三件事」的過程中實修自己,「真正的指出那顆心,去那顆心,那麼修的就非常快。」(《轉法輪》)

要寫的真的很多,世間的任何語言都無法表達對師尊的感恩,弟子只希望自己能更加精進,不辱使命,圓滿隨師還。

謝謝偉大的師父,謝謝同修們。合十。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