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月十八日】我曾經是患癲癇病長達26年之久的病人,談起這個病,我是萬分痛苦的。我每次犯病的時候,經常是摔倒在地,開始抽搐,口吐白沫,兩眼呆滯,自己大腦是一片空白,沒有任何的知覺,有時犯病時舌頭都被咬出血,犯完病後幾天幾夜都吃不了飯,整天在家臥床不起,精神上承受巨大的壓力和痛苦是別人難以想像的,讓我生不如死。妻子和女兒為我日夜操勞,妻子很是賢惠,我犯病時經常發生尿床,一尿就濕一床的被子,她對我不離不棄的,給我換乾淨的衣服,幫我洗澡,給我換上乾淨的被單,讓我痛苦的生活還有一絲安慰。

我們輾轉了各個大醫院,西醫不好使,去找中醫治病,中醫不行去找偏房和妙方,住院打針和吃藥是家常便飯,這些年花了10多萬餘元的醫藥費。2004年,我又開顱做了手術(醫生說這次手術是美國最先進的技術了,要是這次手術還不好的話,那就沒有更好的治療手段了),經過6個多小時的煎熬,手術終於做完了。出院後,我按照醫生的囑咐小心翼翼的每天按時吃藥,定期複查,挺了2個月真的沒有犯病,我和全家真的有說不出的高興,可好景不長。

過了一段時間,我又開始犯病了,這一次的打擊仿佛突然將我打入深淵一樣,讓我對人世間最後一點希望都破滅了,多少個日日夜夜,我一個人躺在床上偷偷的痛哭,我的人生為甚麼是這個樣子,我到底上輩子造了甚麼孽啊,老天爺要這麼的懲罰我啊!人到底是為甚麼活著呢?我不如死了算了,免的還拖累別人!我的意志是非常的消沉,又由於手術的後遺症,我不認識人,就連親戚家的孩子我也經常叫錯名字,記憶力下降,智商只有3年級的孩子的水平(醫生說)我已經崩潰了……只有一口氣,用來證明我還活著…………

大約在2005年,我妻子(大法弟子)對我說:「現在只有法輪大法能救你了!」我由於從小受共黨的毒害,不相信有神仙的存在,後來也偶爾看看大法的小材料,有一天,我做了一個夢:我自己躺在一個白布鋪的大床上,周圍有很多人,他們都忙忙碌碌的沒有人理我,我大聲喊妻子的名字,可喊不出聲來,後來,妻子來了,她用手一指我的喉嚨,我就能說話了。我醒來後,覺的很神奇啊!怎麼昨天妻子要我學功,今天就做夢了呢?真有神仙嗎?我來了精神了,開始看《轉法輪》,我怎麼看也看不懂,一連看了一個多禮拜,只是感覺心裏非常的舒服,每天都很輕鬆快樂,我很驚訝啊,原來這是寶書啊!我要學法輪功。

現在的我是簡直變了一個人一樣,紅光滿面的,身體恢復的非常的好,每天不但不需要人照顧,自己還能主動的掃地,擦桌子等等,每天我都沐浴在佛光的普照之下。

是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的生命,讓我重新對生活恢復了信心,是大法把一個瀕臨死亡的人從死亡線上拉了回來,我現在是無法用人類的任何語言來表達我此刻對師尊的感激,我唯有學好法,每天堅持發正念,好好生活,用我的親身經歷來向世人證明大法的神奇與美好。

我們全家恭祝師尊天天快樂!我們一定努力做好師尊安排的三件事,好好學法煉功,跟師尊回家。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