鏟除邪靈 病疾除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六日】我修煉也有兩年了,但修得很不好。真對不住恩師的苦度。這裏只想講我身邊發生的兩件真事,希望對同修和世人都有點幫助。

一件是我兒子身上發生的,他今年九歲。

一次假期,有十多修煉人的交流切磋,到整點發正念時,他與一個十來歲的小姐姐,二人跑進跑出的,影響了我們發正念。於是,湯奶奶很嚴肅的教訓了她孫女幾句。

不多會,她就出現想睡覺和有點感冒的情形,我的兒子也是。於是,她們就休息了。我和兒子回家後,又去了我父親家,因有事我先回來了。兩天後,父親送他回來。因為他耳朵里長出一個肉團,吵痛,我們對它發正念,學法。有點用,但管不了多久又痛。我觀察了一下,肉團有大人的小指頭大,耳孔全堵住了。我有些心動,可又沒招。我叫他去對著師尊的法像認錯反省。一會,他跑來說:「爸爸,書櫃裏有好大的一股藥味。」我叫他去找出來丟掉,結果他找出兩本書來,一本是基本國情教育,一本是有關毛、週的書。他說:「爸爸這兩本書好像不能要。」我立即叫他去丟了。

回來後,他沒叫痛了,自己玩耍著,沒有多久,他喊到:「爸爸,它破出水了。」唉,我的心一下放下了。我說:「我就在等它破呢!這下好了。」我叫他拿來掏耳勺和衛生紙,一點一點向外掏,用紙擦拭,痛了就不掏了。晚上又掏了兩三次,第二天就完全消平了,只不過是有些血跡。因他怕痛我就沒管了。我叫他別告訴他媽媽,因她還未修煉。結果,到他媽那邊,他還是講了。她媽有些責怪我,並帶著兒子去醫學院消毒洗掉血跡,就完全好了。

第二件事是我父親,他今年七十了。

有一天,他叫我摸他的後腦袋上的一個包。我一看在玉枕處,有一個直徑約五、六釐米的包。我很噁心,說:「我不摸,你怎麼搞的?」他說:「先有點癢,後來就越來越大。有點痛怎麼辦? 」我叫他好好想一想是因為甚麼心性的問題。好幾天了,他也沒想到,母親和其他常人都叫他去開刀。他有些不願。

有一天,我突然想到,在惡黨「保癬(先)」時。他們派出所發給他的一本公安幹警手冊書,當時他說,後邊有些醫護常識可以給母親她們常人看。我翻了一下就放過了。於是,我打電話給他說:「爸爸,你那窗台上的那本書可能不能要。」他問:「賣掉行嗎? 」我說:「最好燒毀! 」

也就過了兩三天,他來電話說,他的包好了,語言中非常高興。我也很感興趣,就回去問他做了些甚麼?他說他就做了兩件事,不知道是哪件事起的作用。一是把所有的書又清了一遍,找出了本毛選集和那本手冊一起燒了。二是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有空就念,不停的念。

現在他很高興的說,你看連一個疤也沒有!好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