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重視常人書中的邪靈對我們的干擾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一月十四日】修煉四年了,一直沒出現過病業的干擾。元旦那天早上起床,我發現臉上長滿了紅疙瘩,又癢又痛。而且臉也腫的很大,連耳朵也腫了。

當時就想是消業嗎?我就在發正念時說如果是師父要我消的就承受,不是師父安排的,是邪惡迫害我的一概不承認,並清除它。我馬上向內找自己還有哪些執著心。是我可能有愛美的心,總喜歡聽別人講好聽的,說你年輕呀等等,看見別人穿件漂亮的衣服會多看幾眼,自己穿新衣服也會留意別人的回頭率……,可能是這顆愛美的虛榮心,才讓我變的很難看。但找到了,仍不見好轉,那就是說沒悟對。是不是有色心?看到異性也沒有甚麼感覺或動心的,可能也不是色心。是不是做事心呢?我救人的願望是很強,這沒錯呀。過了兩三天還不見好轉,相反還更厲害了,我想可能沒找到自己的執著吧。

每次學法時都翻到《轉法輪》的「煉功招魔」,可能是師父點化。當時就想是不是因為我們養了一條狗?但已經送走好多天了。原來我的確很喜歡小動物,很是執著,這次丈夫把明慧彙編的《不殺不養》交流文章找出來看,知道了其嚴重性,決心放下這個執著。但還是沒見好轉。

又找了利益之心、情等等。又過了幾天,還是不見好轉,我想:算了,不管它了,不在意它就是了,正念正行,三件事照做。但畢竟有些心神不寧了。有時的確癢的難受。有一天晚上發完十二點的正念,我怎麼也睡不著了,癢的難受,癢的時候恨不得把肉摳掉,抓了又痛的不行,就這樣搞到晨煉開始。

後來我發現自己發正念的時候,一立掌就打寒顫。丈夫說,那一定是有個邪的東西,你一立掌它害怕就跑了,過後又回來了。那麼也說明它不只是針對你一個人的,是我們都允許它能存在,它才能在我們這個空間場呆吧。

到了晚上,丈夫終於悟到了:之前他曾說要把他以前讀書時的所有書燒掉,因為師父在《對澳洲學員講法》中講過,共產邪靈藏在書裏和實物裏。可我當時有些捨不得,覺的那是技術上的書,也許還有些用途。就這一念給我招來了麻煩,邪靈的東西就找到了保護傘了,上到我身上來了。

悟到自己就是這個問題,人就輕鬆多了,睡的也好了,紅疙瘩也消下去了,臉也消腫了。

後來我們就把所有的書都燒了,包括我孩子學過的書。別看小學的書,很多都有邪黨的血旗在裏面。在燒書的過程中又回想到一件事,當初我丈夫拿了兩本書去燒,只燒了一本,還有一本很厚的書在灶門口沒燒完。那天外甥來玩,三歲多,她看見了,要把那本書帶回家,她嘴上也說:「媽媽肯定會說我帶垃圾回家的。」但她還是帶回了家。說明是那書裏的邪靈控制她,就叫她把書拿回去好保它的命。我丈夫也沒堅持,我們都默認了它們的存在,所以就招來干擾,影響了我們做三件事。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