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同修的夢想到的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四月十四日】一次我去同修家,她跟我說,「我昨晚做了一個夢,夢見我的床腳下有一個大深溝,裏面非常的髒,還有形像醜惡的人互相打鬥。我的一條褲子掉到深溝裏了,我讓我丈夫給我取上來,因那條褲子挺貴的。你幫我悟一悟是點化我甚麼?」

我問他,「你床板下邊都有甚麼?」她說,「有書。」我說可能是惡黨邪靈的東西你沒清理乾淨。我倆把床折板打開,裏邊幾乎都是書,我倆把所有的書查看一遍。她兒子的各年級的語文課本裏都有惡黨黨魁的邪理和歌頌惡黨的內容。特別是在她的床腳與牆的空檔中,有個紙袋,裏邊裝著她兒子的音樂琴譜。第一首就是惡黨的國際歌等歌曲,還有她兒子買的課外書,裏邊都有外星人的形象、怪模怪樣的人的形像,互相打鬥的場面。

我倆清理了三個多小時,把她兒子的所有學過的語文課本及書裏有邪黨內容的書和一些其它書全部清理出來,足足裝了一個大編織袋,有一百多本。因住樓房沒辦法燒毀,只能賣了。為了防止它流入舊書市場,我們把書都扯開幾條口子,這樣不能看了,只能作廢紙了。

又過了兩個月,她又跟我說:她又做了一個夢,夢見在她睡覺的頭上方有各種各樣的人,有半邊臉,小個不高,穿的都是黑衣服,跳來跳去的,她在床頭櫃裏找到她兒子買的課外書,裏邊插圖都是那種人。

通過這件事我想建議同修再仔細的看看我們的房間、書櫃,家裏的共產邪靈的東西清理乾淨了嗎?不僅是馬、列、毛、鄧、江的書,學生的教科書從一年級到高中的語文課本中至少有一篇邪黨歪理內容,其它教材也有。還有音像、磁帶中惡黨的歌曲,如《九評》中講的這邪靈如影隨形般附著在中國社會的每一個單元細胞上,以它細緻入微的吸血管道,深入社會的每一條毛細血管和每一個單元細胞,控制和操縱著社會,浸透到每個家庭。

師父在《轉法輪》第六講「心一定要正」中講:「但是有一種情況我的法身不能給清理。我有一個學員,有一天看到我的法身來了,給他樂的夠嗆:老師法身來了,請老師到屋裏來。我的法身說:你這屋裏太亂了,東西太多了。他就走了。一般說來,另外空間的靈體太多,我的法身會給清理的。但他滿屋子都是亂七八糟的氣功書。他明白了,收拾收拾,燒的燒,賣的賣,然後我的法身又來了。」

《在美術創作研究會上講法》中講:「誰把畫的這個人物畫掛在家裏,那麼畫中人物的業力也從畫中散發出來,這樣的東西掛在家裏,那人是在受益呢?還是在受害呢?業力是散發的,他和那個人是連帶的,是源源不斷的往掛畫人家裏散發的。人們看不見物體的連帶關係,其實人們都會感覺到不舒服。」

現在社會上的各種邪理歪說魔性很大,有的書名就是甚麼鬼呀魔呀的,你說它散發出的信息能是好的嗎!它干擾不了我們修煉人,可它能干擾、控制我們家中的常人,家中親人不明真相是否與其有關係?我個人認為凡屬於自己的東西,學習、工作用不上的和多年不動的書籍及刊物等那就徹底清理。家中孩子學過的課本,現在不用的,和本人協商後處理掉。家中親人的物品在不影響工作、學習、生活的情況下智慧的清理,不要走極端,更不要神神叨叨的。

我在清理女兒用過的書時,我是這樣做的,(不要說清理的目地)我同女兒說:你上大學了,這些書也沒啥用了,你看哪本有用就留著,沒用的就賣了,換回錢,再買別的書,擺在這佔地方。女兒把書翻來倒去的,最後說:都沒用了,賣,我倆裝了兩袋子,賣的錢給女兒了。女兒的歌曲磁帶,我先把黨文化和歌頌惡黨的歌曲清理了,流行歌曲慢慢清理,沒有好的內涵。

我家的東西我自己清理二遍,同修還找出來應該清理的,要想徹底,那是不可能的,因為現在除了大法,幾乎沒有正的東西了,儘量清理吧。

有的老年同修自己生活,滿書架都是亂七八糟的書及各種刊物,還有現代樣板戲的劇本,歌頌惡黨歌曲的歌本,一年到頭不看一本,就是擺設,有的同修自己住的房間牆上粘貼所謂明星人物的畫像,有的同修家中掛小蛇,小烏龜裝飾物等。

同修們,讓我們自己的空間場更純淨,讓我們親人的空間場純淨些,清除那些垃圾吧,讓我們的親人都明真相,得法被救度。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