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張朝峰被判刑看邪黨必亡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四日】河北省深澤縣公檢法不法之徒,為了在邪黨迫害法輪功的運動中撈功領賞,日前硬是將平民百姓張朝峰屈打成「法輪功學員」,並將其非法判刑。其中邪黨公檢法之徒使用的手段極其下作、流氓,令人不齒。看張朝峰一案,更讓人堅信:中共必遭天滅。

張朝峰,男,現年三十八歲,河北省深澤縣白莊鄉小堡村人。平時以給人拉磚養家糊口,為人本分老實。上有年邁的老人,下有未成年讀書的孩子。夫妻勤儉持家,日子雖不富裕,但一家人和睦相處,日子也算過的平靜而充實。

然而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九日,張朝峰被深澤縣法院非法判有期徒刑三年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他為何攤上了官司?其中的原委又是甚麼?

這個平靜的家庭為何飛來意想不到的橫禍。事情的從頭說起:早在幾年前,張朝峰在深澤縣城向陽街開過一家印刷店,經營狀況一般。一次張朝峰去外地進貨,途中不幸遭遇車禍,當時頭部嚴重受傷,只因搶救及時,總算保住了性命。由於傷勢過重,在家調養一年多的時間身體才基本恢復。顯然,複印店也不得不關門,所有的工具和器材也就只好搬回了家。因為一家人總得生活,從那以後,張朝峰只好用拖拉機給人拉磚賣苦力為生。事情就從這裏說起。

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九日,在前河北省委書記白克明的指使下,深澤縣動用了上至縣委書記、下至各村幹部、公安局、派出所等部門的人員,對深澤縣的法輪功學員非法抄家,來勢兇猛。當時,白克明邪惡的揚言要一夜之間把深澤縣的法輪功抓完。因此在深澤縣公安局各副局長的帶領下,很多的法輪功學員都遭到了非法的抄家和搜查。

當時,深澤縣公安局副局長袁俊峰負責搜查白莊鄉。張朝峰的岳父因修煉法輪功也不例外的遭到了野蠻的搜查,但惡警一無所獲。沒有搜到東西,沒法交差。因此公安局連夜召開所謂的緊急會議,各村幹部都被強行叫去參加。會議上,所謂上級來的幹部大發雷霆,要求必須要搜到東西,否則無法交代,強行要求村幹部必須全力配合。

四月三十日上午九點左右,張朝峰的家被四輛警車團團圍住。在副局長袁俊峰的帶領下,對張朝峰的家進行了盜竊式的、野蠻性的非法抄家。因張朝峰去拉磚,妻子在本村打零工。家中無人,大門上鎖,他們找來梯子,翻牆而入,撬門而進。把家裏翻了個底朝天,搬走了機器和所有的工具。家中一片狼藉,不堪入目。搜完以後,惡警馬上找到村幹部何亞雄,讓他簽字。何亞雄並不知道他的簽字證明是要付法律責任的,於是他們讓怎麼簽就怎麼簽了,但他並不知道公安局搜走了甚麼。

當時張朝峰正在拉磚的路途中,公安局的人突然開車把他截住。欺騙他說:「你的戶口不對,跟我們去一趟,核實一下,一會兒就回來。」當時張朝峰覺得沒甚麼,就信以為真,跟他們上了車。中午,張朝峰的妻子賈燕回到家中,看到家裏的情景,不知到底怎麼回事?怎麼突然自己的家被人抄了?後來經打聽才得知,本村法輪功學員有三分之二都被抄了家,只因為自己的父親修煉法輪功,他們是法輪功學員的親屬,所以公安局連他們也不放過。

刑訊逼供 捏造罪狀

公安局這樣做,實屬知法犯法。

當天晚上,白莊鄉派出所的人來到張朝峰家,對妻子賈燕進行了各種詢問,賈燕根據事實都做了回答。第二天,由於不放心,妻子賈燕去派出所打聽到底是怎麼回事?派出所給的答覆是:「沒甚麼,回家等吧!」單純的賈燕也就真的以為沒事,於是回家接著打零工去了。

時隔幾天,也就是二零零七年五月十日,白莊鄉派出所通知讓賈燕去派出所。當時她以為要把自己的丈夫放回來。可萬萬沒想到,她拿到的是一張丈夫的逮捕證。上面寫的是:「張朝峰利用×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真是「欲加其罪,何患無辭」。她丈夫整天忙碌,拉磚掙錢,每天累的夠嗆。甚麼時候去破壞甚麼法律實施了?這到底是哪跟哪呀!

為了弄個明白,賈燕去深澤公安局詢問情況。可是沒有誰能告訴她到底是怎麼回事?後來經多方打聽,才知道一些消息,說甚麼「張朝峰承認自己是煉法輪功的,自己印資料、發傳單」,並且公安局單方證明抄家時從家中搜出一千五百份印好的傳單,並且說還要憑這判他七年徒刑。

張朝峰的家人無法相信這一事實,公安局究竟用甚麼方法讓他如此「招供」呢?還是公安局硬是給捏造的?因為張朝峰根本就沒有修煉法輪功,這在小堡村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實。至於印資料、發資料更是不可能的事,「搜出一千五百份資料」根本就是公安局的毒辣手段。

拒絕當事人請律師

正當張朝峰的家人心急火燎還理不出頭緒時,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日,公安局把案卷移送了檢察院,檢察院當天就快速的遞交到法院,沒進行必要的審查核實手續。

張朝峰的妻子賈燕到法院打聽,向一姓賈的庭長說明要請律師。而這位賈庭長卻說:「找律師也不管用,該怎麼判就怎麼判。」為甚麼平民百姓就不能請律師?況且這也是法律賦予中國公民的權利。賈燕據理力爭,姓賈的庭長才勉強答應。於是家人請來了律師,律師在家人的陪同下去法院見了那位賈庭長。賈庭長讓張朝峰的家人迴避,單獨會見律師。會見完畢,律師對家人的第一句話就是:「我不能給你管這事了,你想辦法另找別人吧。」很顯然,律師受到了賈庭長的恐嚇。此時,離法院開庭只有三天時間了。家人後來終於又找到了一位有正義感的律師。由於律師的介入,開庭時間推遲了一星期。這說明一切都在預謀之中,一切都是他們各部門事先串通好的。因為律師介入,會給他們帶來麻煩,因此想草草結案,為達到他們不可告人的目的。

故意製造冤假錯案,拒絕當事人請律師,同時對律師進行恐嚇。這就是中共法院的真實形像。

第一次開庭

二零零七年七月十日,法院進行了第一次開庭。經律師辯護,強加給張朝峰的罪名不成立。法庭當庭沒有宣布結果,而是休庭合議。按照法律程序,七月二十日應該出判決結果,卻一直沒有音信。後來得知法院把案卷退回了檢察院要求補充證據。作為法院,應當依法辦事,真正做到公平、公正。既然張朝峰無罪,就應該釋放,為甚麼一定要補充證據非要把張朝峰定罪呢?這本身就是違法。其中必有蹊蹺。

第二次開庭

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日,經過一個月的時間補充證據後,案卷由檢察院又一次送到法院。於是九月十一日法院進行了第二次開庭。在幾個月的等待中,家人的心情很多人是有同感的。本次開庭時,法庭宣布的所謂證據是:「張朝峰是法輪功煉習者」,並且說深澤縣「法輪功轉化小組」可以證明。對於補充的證據,張的家人聽後覺得不可思議:因為張朝峰根本就不是法輪功學員,關於這一點,村幹部已經為本案出示了親筆信給予證明。

由於律師的辯護,檢察院補充的證據仍不成立。按照法律規定,單位是不能作證的,作證的應該是證人而不是哪個單位。

因證據不成立,法庭對張朝峰的迫害陰謀仍未得逞,按理說應該宣判無罪,當庭釋放。法庭卻強找理由,說甚麼要再延期一個月,要請示中級法院和市政法委。由此看來,法院根本無權獨立辦案,受人暗中指使。在此以前,深澤縣法院曾兩次請示中級法院,但證據不足,沒能批示。當再次請示中院時,中院列出了幾條,並交代說:「你們把這幾條補充上就可以批判」。

可見中國的執法人員也只不過是利用法律在整治老百姓罷了,根本不可能為民做主。

法院為甚麼一定要對張朝峰定罪?這其中又隱藏著甚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為了進一步搞清楚「深澤縣法輪功轉化小組」到底是怎麼回事?張朝峰的妻子賈燕去深澤縣委大院找「法輪功轉化小組」。當向縣委大院的工作人員打聽「法輪功轉化小組」時,引起了很多人哄堂大笑,說:「哪有甚麼轉化小組呀,可能是‘六一零’吧!」

賈燕找到了「六一零」辦公室。兩個年輕人接待了她,並講明他們沒有提供任何證據,其中一個人立刻給檢察院打電話表明了態度。

第三次開庭

一個月後,延期時間到了,這次按說應該給一個完整的答覆。可是張朝峰的家人等到的結果是:案卷又由法院退回了檢察院,說要「重新偵察」,結果白莊鄉派出所沒有接案。於是檢察院自己開始了「重新偵察」。直到十一月十二日,案卷又重新送回法院。一個月後,十二月十二日,法院來通知,說下午二點開庭。此次開庭,檢察院所補充的證據都與本案無關。最主要的一點是:把張朝峰的岳父因修煉法輪功而在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勞教的事拿出來,作為此次張朝峰的「犯罪證據」。相信任何人看後都會笑掉牙齒。同時也會看到中共法律的荒誕和株連政策。

此次開庭僅十分鐘就草草結束。十二月十九日,張朝峰的家人極不情願的拿到了張朝峰被強行判決三年半的判決書。判決書上對辯護律師的辯護,小堡村書記和村長的親筆證明都予以否定。而且那個「法輪功轉化小組」的證明仍然堂而皇之的存在。當張朝峰的妻子賈燕再次找到「六一零」的頭目時,此人說話態度極其惡劣蠻橫,強詞奪理,對這場冤假錯案毫無羞澀感。

並非結尾的話

幾個月來,家人在痛苦與焦急中的奔波,村幹部和老鄉們的證明,律師的辯護,這些眼睜睜明擺著的事實卻硬是讓邪黨法院顛倒是非後,成了張朝峰的「罪證」。

三次開庭就是為了使一個無辜的小老百姓被冤入獄。在中共的統治下,當權者在知法犯法,愚弄百姓,法律成了迫害中國百姓的合理渠道。法官失去了應有的道德和良知,成了邪黨迫害民眾的工具。

為甚麼深澤縣公檢法的一夥人非要對張朝峰製造冤案使他入獄呢?原來,深澤縣政法委和公檢法一些別有用心的人,想利用二零零七年「五一」期間對法輪功學員的大搜捕,搞出一個甚麼大案,向上級立功請賞。才想出如此卑劣的手段。

張朝峰一家人作為生活在中國社會最底層的普通老百姓,無錢,無權,無門路。為了討回公道,張朝峰的家人已向中級法院提起上訴。但在中共的統治下,在這個官官相護、徇私舞弊、貪贓枉法的年頭,能否得到公正的判決還是個未知數。

迄今為止,張朝峰已被關押九個月,妻子為了他能早日回家,東奔西走,生活沒有著落。家中的老人需要照顧,兒子惦念父親,已無心讀書,面臨輟學。好好的一個家庭被搞的支離破碎。人心都是肉長的,誰都有個家。張朝峰的妻子賈燕,一個柔弱的鄉村女子,有苦無處訴,有冤無處申,有理無處說。作為社會中的一員,呼籲所有善良的人們,請給予道義上的支持與幫助,向政府討個公道,無罪釋放張朝峰。

良知不會沉默

通過張朝峰的冤案,可以看出,中共對法輪功迫害的肆無忌憚,使很多人徹底看清了中共是如何栽贓法輪功的。以前可能很多人都不相信中共栽贓迫害法輪功,通過這件事,我們可以清晰的看到,為了迫害法輪功,中共和被中共利用的那些人,是甚麼辦法都想得出來的。同時也可以看出,中共的法律完全是為統治者服務的。在權力、利益面前,道德、良知、人格和尊嚴已經蕩然無存。而這一切,都是多年來中共教育灌輸的結果。這場實實在在的冤假錯案,真實的告訴了人們,中共的本質是邪惡的。相信很多人會聲援他們一家人。那些有道德和良知的人們才是這個社會的「脊梁」。有人曾經聽到「退黨」就不愛聽,甚至是怒氣沖天。通過這件事,我們可以看到,一個根本不把老百姓的死活放在眼裏的中共,還有甚麼存在的理由。如此看來「天滅中共」的確是天意。希望中共變好已是「竹籃打水、畫餅充飢」,而改變自己已成為當今的一大轉變和潮流。通過這家人的遭遇,相信會有更多的人來同情法輪功,會有更多的人看透中共的本質,同時也會有越來越多的人聲明退出中共的一切組織,從而得救。而最可悲的是那些被利慾熏心的人,他們才是中共最直接的真正的受害者。

「神」也決不會無視人類的所為,善惡必報,是從古至今的天理。迫害法輪功這八年間,深澤縣各部門遭到惡報的人已不在少數,仔細回想起來,能說和迫害法輪功無關嗎?同是中華兒女、炎黃子孫,如今有人卻甘願放棄自己的祖宗,做忠實的馬列子孫。心甘情願的維護這個外來的邪靈。隨著中共本質的不斷暴露,人也會越來越明白。相信這件事會使更多的世人覺醒,從而作出自己歷史的選擇。如此看來也是一件好事,最後弄巧成拙的是中共,而受害最深的是甘願被中共利用的那些人。如不及時醒悟,對大法迫害的罪惡將永遠在無盡的痛苦中償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