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滅中共在即,你退了嗎?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二日】我們大院的政委和司令在市郊都有別墅,卸任後,見面時對我說:「你家也安個鍋吧,能看海外台,可清楚了。」一次,飯後散步,政委和太太與我迎面而過,五步過後,政委對其太太說:「共產黨長不了,你看著。」其話清晰入耳。

我想這個中共政委也許早就把黨偷偷的退了,只可憐那些不知真相、無故受害、有時還推波助瀾的中國百姓了。中共一直控制老百姓安裝接收海外衛星的鐵鍋,惟恐國人看到海外新聞,聽到國門以外的聲音。我和熟人說道:安個鐵鍋吧,能看海外台。有的人馬上說:不安,國家禁止,國內台還看不過來了,還看那些「反動宣傳」。

是誰在愚弄中國百姓啊!是政府還是百姓自己?在大是大非面前,中國人都要看看自己的心放的位置對不對?不是為別人,是為自己。中共這個所謂的「政府」幾十年來說這個「反動」那個「反動」,最後不都「平反」了嗎?這些歷史不正好說明中共一直最「反動」嗎?中共在篡政的半個多世紀裏,從土改、三反、五反、鎮反、四清、文革到六四屠城、迫害法輪功,瘋狂的窮兵黷武、殘酷的打壓迫害,導致了八千多萬中國人非正常死亡。僅大躍進後的三年大飢荒就整死、餓死了三千多萬人。

天津前市委書記張立昌於前一段時間死了,天津市民都知道張立昌得肺癌而死,這幾年一直靠透析和換血維持生命,在痛苦中償還其惡業。但是,大部份市民不知道張立昌與天津大悲院寺廟有著非一般的關係,每年正月初一大悲院的第一炷香是留給張立昌的,如果你留心以往的天津會議張立昌的講話也能聽出其到大悲院上香後的一些所謂「感悟」。共產黨是無神論,張是中共書記,他頻繁光顧寺廟,到底信神不信神,如果他真信,為甚麼殘酷迫害天津的法輪功學員和信教人士?不想而知了,他拜的是甚麼佛,燒的是甚麼香,許的是甚麼願。

您可能不知道前中共總書記江澤民在位期間兩次上泰山拜廟,在山下時陽光明媚,行至山腰天氣大變,風雨交加,被迫下山。跟隨上山的警衛和公安人員在自家的餐桌上與家人議論起此事時,都說其不是好人,沒幹好事,所以蒼天不讓其如願。

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實行「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的群體滅絕政策,使無數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被抓進監獄、勞教所、精神病院,被勒索罰款,失業,流離失所。中共邪黨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亦從酷刑加電棍,注射不明藥物,強制轉化,到活摘器官牟取暴利,其邪惡本質早與魔鬼沒有兩樣了。

2002年6月在貴州境內平塘縣掌布鄉桃坡村掌布河谷風景區發現了「藏字石」,此石是從五百年前石壁上墜落而下後分為兩半,右石裂面清晰可見「中國共產黨亡」六個橫排大字,其中那個「亡」字特別的大。字體勻稱方整,每字近一尺見方。中共媒體報導時省去了那個「亡」字,當地政府看準了這個發財的機會,開闢為旅遊點,並附上一些為邪黨歌功頌德的文字說明。

天意不可違啊!《九評共產黨》的橫空出世及其所引發的退黨大潮,在中國大陸早已風起雲湧、勢如破竹!截至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已有超過三千多萬中國民眾在海外大紀元的《退出共產黨》網站發表聲明「三退」,即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這裏面包括了中共黨、政、軍高層幹部黨員和各界知名人士。你退了嗎?面對這樣一個毫無人性而又滿口「偉光正」的邪惡政黨,善良的朋友,身為它任何組織的一員,難道不是一個生命深切的悲哀和恥辱嗎?那些發誓把生命獻給它的人,在天滅中共的時候將真的隨它的滅亡而痛苦的失去生命,為其殉葬。歷史如舞台,一幕去了,一幕又來。天滅中共在即,你退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