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觀眾反饋看中共干擾之荒唐(中)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一月十四日】

三. 神韻體現了中國傳統的價值觀

「剛開始時,覺得非常有藝術性,就好像看一道帶有音樂背景的美麗風景,然後越來越多的內涵呈現出來,當真善忍三個字出現在天幕上時,我覺得達到了最高潮,這把古今都聯到了一起,我感受到了一種輝煌的勝利。(費城心理學家Kathy J. Segal)」

「每一個節目都極優美,使觀眾心靈有深刻感受。最有意義的是,弘揚「真善忍」的真理及其帶來的感染力量。(紐約資深報人黃玉振)」

「從第一個節目「萬王下世」到最後一個節目「鼓韻」,整場演出給人一種細膩委婉而又磅礡輝煌的氣勢,展現純善、敬神、重德的內涵,給人一種新生、光明的力量。(紐約戲劇評論家郭靜子)」

「如果人們想看一場非常專業的演出、服裝非常美麗的演出、舞蹈演員非常有技巧的演出、一個有好的道德理念的演出、一個令人享受好的故事的演出,這場表演就是人們應該看的。(喬治亞州Johns Creek商會董事會成員並擔任音樂和藝術委員的Edward Charles)」

「當真、善、忍三個字展現在天幕的牆上時,我們都感到很震撼,覺得那三個字意義非常大,帶有很強的信息。(德州達拉斯印度裔老年夫婦Lou Young和Barbara Young)」

「晚會開闢了一個新的時代,向華人和西方觀眾充份展現了完全沒有黨文化痕跡的中華文化的狀態。而這正是人們目前所需要的。(著名社會經濟學家程曉農)」

「晚會中傳遞的真誠、善良的信息跨越種族,是所有人都應遵循的美德。是東西方共同的價值觀。(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心理學教授Roderic Gorney)」

……

二零零七年末中國某知名電視主持因同為電視主持的丈夫在外亂搞而大鬧中央電視台,成為大陸網絡上最熱門的話題。當事人在過程中反覆引證了一位法國外交官說過的話──「如果中國不能輸出價值觀的話,是不可能成為一個大國的。」──從而,也引出了關於「價值觀」的討論。作為一個整體,這個社會喪失了傳統的價值觀。充斥世界的廉價產品的出口,並不能給中國帶來一個真正大國的形象。

雖然中共竭力想要樹造一個大國盛世的崛起形像,但是在表面經濟發展的幌子下,中國正面臨著日益嚴重的道德危機。華爾街時報曾在一篇文章中描述共產主義破產後的今日中國,說「賺錢(Getting Rich)」成為了中國人的信仰。那麼,沒有道德、信仰和法律約束,沒有媒體言論自由監督的中國,而物慾橫流的「金錢拜物」成為主旋律,成為「國教」,其發展走向能不可怕嗎?

中國的價值觀在哪裏?就在被中共「揚棄」的傳統文化之中。五千年的文化,留給了中國人真誠、善良、忍讓、仁、義、禮、智、信,等等美德。神韻的努力,正是要再現中國的傳統價值,復興中國的傳統文化,這是中華民族復興之根基所在。

四. 神韻體現了中國傳統文化中的「神傳之韻」

「神韻演出百看不厭。晚會分享的精神力量,令我在觀看的過程中產生一種感恩的心態,就像從神那裏獲得一樣。(躋身三十位國際頂級大提琴師之列的Christine Walevska)」

「從莊嚴殊勝的天國神界,到富麗堂皇的大清庭院,再到當代上演著正義與邪惡較量的中土之邦;從旌旗翻飛的大唐疆場,到繁花滿園的江南水鄉,再到西方小夜曲裏的夢幻之鄉……神韻有何魅力能吸引我一次次的觀看?並能如此深的觸動我的靈魂?神韻晚會帶給我的是靈魂的洗禮。(中國著名「大右派」、前《中國青年報》特約記者林希翎)」

「整個演出是富有高度靈性,能感覺到更高層的能量。舞劇所表達的內涵穿透心智和靈魂,觸及到人性中最好的一面。(紐約職業演員Fred Kaminski)」

「演出中巨大的能量好像隨時可以觸摸到。我看到了人、神與生命在人神之間的掙扎。演出中的歌詞非常有智慧。(來自費城的脊椎按摩師Peter Redmond)」

「這場晚會可用八個字來概括:神形兼備,盡善盡美。(德州達拉斯老華僑江威年先生)」

「晚會太出色了,跨越時空和文化,有靈性和詩意,視覺效果非常美,簡直就好像來自另一個世界。(費城的心理學家Kathy J. Segal)」

「整台晚會都很精彩,令人開心;很平和,使人心情寧靜;同時也很感人,觸動內心深處。(紐約一家公司任職執行監理的Carolina Escobar)」

「喜愛整個晚會的主題,當聽到《機緣一瞬間》,我很感動,只感到那首歌專門為我而來,覺得神下來了,來到我身邊。(前美國海軍船長Woody Hunder)」

「晚會貫穿著中國文化中天人合一的精神,節目意境純淨,所展現的精神境界清奇瑰麗,令我最為感動得是,在當今世界道德墮落,社會出現問題的時候,晚會中能表現出這樣一種精神:神能放棄自己,去救這個世界。(著名民主人士,中國憲政協進會理事長,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王軍濤)」

……

中國也叫神州,神韻晚會的主題就是再現中國五千年的神傳文化。許許多多的觀眾都感受到了晚會中展現的中國傳統文化中積極的「靈性」,這本是中國傳統文化的精華。中共現在也搞所謂的「恢復」傳統文化,然而,繼承外來共產主義衣缽的中共,把「無神論」和「唯物論」當作審視中國文化的絕對標準,把傳統文化中的敬天畏神都當作了「封建迷信」而加以批判,甚至把儒家的「天人合一」和道家的「道法自然」歪曲宣揚成是古代的「無神論」,完全破壞了儒家和道家的本色。

人為甚麼要做好人呢?為甚麼要真誠善良呢?中國文化中的「天」或者「神」,是幾千年來一切道德的最終依據。如果否定了「天理」,道德也就無存了。共產主義也宣揚在「物質極大豐富的情況下」要求「人類道德極大的提高」,實踐早已證明,在以「無神論」為終極信仰的共產黨社會,有多少人願意去做第一個吃虧的好人呢?所以,在這樣的社會,道德只能是日益千里的下滑。今天的中國不正是如此嗎?無論中共花多大力氣去炮製沒有神的所謂「文化」,是不可能阻擋整個社會道德的墮落的。

只有來自對神的信仰,來自對天的敬畏,才能有重建道德的最終依據。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