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韻晚會中國舞的意境與內涵(圖)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二日】二零零七年神韻藝術團的全球巡迴演出,以美好純正的舞台藝術展現出中華神傳文化內涵,喚醒著人們封塵已久的記憶,帶給二十多萬東西方觀眾心靈的震撼,創下了世界藝術的奇觀。當心緒隨時光流逝而回覆寧靜明澈,再去感受、體味神韻晚會中國舞的意境與內涵,內心充盈著一種對珍寶失而復得的慰藉與喜悅,更對即將拉開序幕的二零零八年神韻巡演滿懷期待。


2007年3月,神韻藝術團在柏林的演出獲得一貫嚴謹的德國觀眾的熱烈反響


2007年中國新年前夕,神韻在紐約無線電城的演出獲巨大成功,場內掌聲不斷


神韻觸動韓國觀眾心靈深處


當大幕一拉開,《創世》音樂響起,很多東京觀眾都感動流淚

* 找回華夏文明遺失已久的神韻

海倫•凱勒曾說:世界上最真、最善、最美的事情是摸不著,看不到的,必須用心去感受。而許多觀眾感言,神韻晚會帶給人的是「不只看的到,更值得用心去感受」。

神韻晚會的基調是含蓄、內斂的,在平和中又有高潮。這些舞蹈中沒有對世俗的迎合,沒有令人喪失理智、歇斯底里的扇情,也沒有為刻意表現舞者技術的高難度動作的堆砌,讓人在清醒的內心中去體悟那些無私無我的舞者用純淨的舞蹈所承載的深邃內涵,讓這冰清玉潔的真美沁透人心靈深處、與善良本性連通並激發共鳴。對此,觀眾讚歎:演員是那麼純淨,有很深的精神內涵,他們真正把那神韻跳出來了!

像人們耳熟能詳的《木蘭》傳奇,舞劇的開場是在桃紅柳綠的小山村,木蘭侍奉著老父,撲面而來的是安寧祥和的氣息。當天幕中由遠而近的烽火打破寧靜,沒有「英雄」式的拔高與誇張,孝順女兒作出替父從軍的抉擇是那樣合情、自然。而接下來,在群山峻嶺中,木蘭獨騎赴邊關的單人舞,則淋漓盡致的呈現出其複雜心境,《木蘭詞》中「旦辭黃河去,暮至黑山頭。不聞爺娘喚女聲,但聞燕山胡騎鳴啾啾」的詩句已不再是抽象文字,而成為有靈有血有肉的鮮活生命,在向人傾述英雄女兒的千秋大義。

又何止是木蘭?從史前主佛引領眾神下世救度眾生、傳承文化、開創奠定大唐盛世,到南宋岳飛精忠報國,再到當代法輪功修煉者護衛正信,貫穿在華夏正統文化中的敬天知命、返本歸真和「忠孝節義」的核心價值,都通過神韻晚會至純至美的舞台藝術生動直觀的呈現出來了。

當中華神傳文化的神韻被那西來幽靈摧毀殆盡,華夏文明成了博物館裏失去生氣的文物。神韻晚會猶如洒向乾涸凋零世界的甘露,為華夏文明找回了遺失已久的神韻。

* 《雪山白蓮》的啟迪

每當二零零七年神韻巡演的帷幕在悠揚婉轉的笛聲中徐啟,一群盛裝藏族少女的婀娜背影靜立在藍天雪山之下,宛如一幅純淨高遠的風景畫,劇場裏便掌聲四起。伴著濃郁藏族風格的優美旋律,笑容燦爛的少女揮動潔白水袖翩翩起舞,時而嫻靜柔美,時而明快奔放……。無數觀眾為這《雪山白蓮》呈現出的雪域高原的清純、質樸和雄渾之美而折服,為這方水土養育的能歌善舞的藏族少女充滿生命活力的律動及其豐美的精神世界所傾倒。

當提起青藏高原,迴響於耳的是飄揚在那片聖潔的信仰之鄉上的五彩經幡,在風的吹拂下誦念對佛的禮讚,浮於人腦海的是那些善男信女頂禮膜拜神明的虔誠身影,縈繞於心的是那高聳入蒼穹的雪峰不絕吟唱著的對生命本源的悠遠、深邃的天問……。

該舞的編導李金曼女士在談及創作構思時說,淨蓮在佛家是修煉昇華、返本歸真的象徵,而在嚴寒艱險中綻放的雪蓮,更喻指那任何高壓都無法摧毀的根植於心的堅貞正信;雪蓮還是濟世救人的良藥,象徵無私的奉獻與犧牲,是純真、善良與堅韌的化身。舞蹈中,如雪蓮般聖潔的少女舞動哈達水袖獻上對神的敬仰,舞出對心靈家園的眷念和回歸的祈盼,舞出找到心靈歸途後的愉悅與感恩,也啟迪著人們探尋那亙古之迷的答案。

* 神韻喚醒神性

二零零七年神韻晚會的開篇《創世》就揭示了這天問的答案。

《創世》大幕的拉開如同天門的開啟,伴著神韻天音,人們被帶回那史前莊嚴殊勝的天國。雲海飄渺,天庭巍峨,佛、道、神雲集,天女撫琴、弄瑟、吹簫、曼舞,安琪兒振翅飄飛、嬉戲……。那超人想像的真實不虛的神界仙境,帶給心靈以無法訴說的震撼,顛覆著人的無神論,開啟著人們塵封已久的記憶,原來那裏曾是自己的家園!

在宇宙面臨大劫之際,主佛從穹外降臨。眾神立下誓約甘願拋下神的光環,隨主下世救度眾生的真切場景撥動著人生命最深處的弦,令人為曾在紅塵迷茫中遺忘了誓約使命、為主佛的不離不棄的慈悲苦度而熱淚奔湧……。

不再是虛無縹緲的傳說,不再是縈繞腦海的迷離夢境,這神韻讓曾經在人靈魂裏延綿千年的鄉思終於聊以慰藉,這神韻揭示了「我們都是來自天上的客」、在那九天之上才是我們莊嚴神聖的真正的家,這神韻在呼喚著遊子:流落塵世已久,該回家了。

人尚有語言描述世間的滄海桑田,但更高境界的神給人的震撼、人對生命來源的徹悟和返本歸真的神性覺醒卻難以言表。而神韻晚會卻真切的唱響了那首無言的歌,帶回給人那遠古的呼喚、不能忘懷的眷念和千年的祈盼……

神韻喚醒著神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