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輩有幸觀神韻 鈞天廣樂璨星辰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五日】回憶神韻演出,依然震撼於心,為其光芒四射的神傳文化所驚嘆,為其純美純善的境界所感染,當時真是流著淚看完每一個節目,感慨萬千……

「一曲找真相,聲聲肺腑言。滿腔慈悲意,切切動長天。分明淚欲滴,強抑淚又咽,淚雖未流出,滴在心裏邊。」這是我在觀看《找真相》這首歌的演出時,含著淚寫下的一首詩,這分明來自天宇的呼喚,震盪著廣袤洪穹,撼透到人的心底,復甦著生命的本源……歌唱家白雪用她高遠蘊徹的歌聲,以滿懷深切的慈悲將她播洒在茫茫人間──那滿懷的期待,那心靈的呼喚……當她唱到:「貧富都一樣,大難無處藏,網開有一面,快快找真相」時,我看到她的淚水都要流出來了,面對台下的觀眾,盡力抑制,才未讓淚水流出,但我分明感到那淚水滴滴都滴到心裏去了。那是慈悲的淚水,那是關切的淚水,那是擔憂的淚水,那是心之淚水。面對無數的世人,面對能聽到和還聽不到她歌聲的人們,面對她能想到卻看不到的人們,面對無數被中共邪黨造謠毒害而對大法心存惡念而處於危險邊緣的人們,面對千千萬萬她牽掛的同胞,她都是用心唱給了他們……

「法輪聖王下世來,救度眾生慈悲為懷……」,曾在九十年代就以高廣美妙的歌聲享譽中華大地,至今仍以他獨特的歌聲,高超的技藝,高尚的藝術人格而能名副其實領冠中國歌壇的關貴敏先生,在歌唱《法輪聖王》這首歌時,其藝術造詣已經完全昇華到難以形容的境界了,當唱到「萬王之王,覺者風采,踏著如意真理而來」時,我感到他不只是用心在演唱了,而是用整個生命在演唱了,那莊嚴的神情,那無限的景仰,那源自內心的頌讚,那我從未聞見過的敬頌與莊嚴,那完全是整個生命、整個身心的頌唱了,那是感天動地、震撼生命的頌唱了,那是凝聚了洪穹浩宇、芸芸眾生共同心聲的頌唱了──對萬王之王──法輪聖王臨凡降世、慈悲救度的無限景仰與感恩!

「茫茫天地我是誰?記不清多少次輪迴」在關貴敏先生寬廣遼遠的歌聲中,《我是誰》這首歌一下把人帶入到蒼茫時空中去了,當聽到「直到我看到真相的那一刻,直到我追尋到大法貫耳如雷」時,我的心底都在顫動,淚水潸然而下,我覺的我生命的最深處都在隱隱而泣,那漫漫生命的追尋、那滄桑紅塵的迷茫都在這一刻找到了答案……

從《找真相》到《為何拒絕》,都使我想起了古代的仁人志士,俠肝義膽,他們秉持正義,俠義熱腸,除暴抑惡,呵護善良,歷來為中華民族所推崇,為世人所敬仰。然而當我在看到神韻演出,聽到那真誠的表白,純善的表演,高尚的心靈,慈悲的呼喚時,我就覺的那些為民請命、見義勇為的豪俠義士們又浮現於眼前。然而今天追尋真、善、忍的這些人的身影卻更高大,更祥和純善。古之仁人,或有其官位;豪俠義士,或武藝絕倫,就是他們都有著比流氓惡棍更有利的條件,或用職權謀福於民,或仗武藝除惡懲霸,自己快意而為,世人拍手稱頌。然而像今天我們在《善惡有報》和《燭光》中看到的法輪功學員,完全是一群被最邪惡的流氓政權以傾國之力殘酷鎮壓的最樸實善良無助的民眾,對他們沒有任何法律可言,沒有任何人身自由可言,甚至連生命的保障都沒有,他們面臨的是「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拖垮,肉體上消滅」的群體滅絕迫害,在這種鋪天蓋地的造謠誣蔑和瘋狂鎮壓下,他們依然堅守著正義真理,秉持著捨生取義的精神「仗義勇為」著。這群因掌握了真理而心性昇華,從而能洞曉真機的人深知法輪大法──真、善、忍是一切生命賴以生存的標準,任何對其心存惡念的人都是極其危險的,所以他們才不顧個人安危而仗義執言:莫信邪黨的欺騙宣傳,要明辨是非善惡,生命才能有保障,才能免除隨邪黨滅亡的危險。這種善良平和的「雖千萬人吾往矣」的精神,恰是中華民族的脊梁所在,而他們這種至真至善的境界和行為又超越了歷史上的一切志士仁人,他們沒有任何政治的訴求和個人目地,他們所做的一切就是兩個字:救人。「天要滅這邪黨……神叫我救度這一方」這催人淚下的歌聲正是他們心聲的傾訴和對世人深切關懷的表達。

他們只是為了把美好和希望帶給人,他們用他們高尚的心靈境界和無量智慧重新演繹著中華五千年璀璨的神傳文化和傳統美德,將華夏民族在以神傳文化為核心的歷史積澱中的美好樂章,重新拾綴,編織出神韻晚會最光彩奪目的光環,譜寫出神傳文化最撼人心靈的詩篇……神韻的美好還在於她再現了中華文化博大精深的內涵和兼容並蓄的包容,而能使各具特色的民族民眾快樂生活,相容相處,這在東北風格的《彩虹》,傣族舞蹈的《傣族少女》,高山雪原的藏族舞《雪山白蓮》及蒙古風格的《草原牧歌》中都有充份的展現。兼容並蓄的中華神傳文化和至今仍肆虐在中土大地上的外來邪靈──馬列一黨天下有著天壤之距和本質的區別。

當聽到高亢遼遠的歌聲響徹在廣袤的草原,當看到矯健的蒙古少年在歡快的樂聲中奮馬揚鞭,萬里雲天,在美好歡快的感受中曾賦詩一首:「胸懷碧原闊,心由藍天徹。長歌天邊雲,豪情馬上客。神傳容並蓄,民族自其樂。一旦神韻觀,立羨青史冊。」詩雖不工,幾可說明當時的歡快心情和美好感受。

回首神韻,依然有著無限的感嘆和眷戀!當五千年的神傳文化被外來邪靈的瘋狂入侵盡毀邪黨,君子之國、禮儀之邦的華夏民族卻被打、砸、搶的外來流氓強售其奸,「五千文明焚一炬,萬里河山血色染」,炎黃子孫,能不扼腕悲歌?哀嘆悠久民族的斷根,淚看古國文明的消殘……或許是神對中華民族的特別眷顧和愛護,神韻的璀璨光芒又將中華傳統文化的輝煌重現,訴說忠義,再現神傳,實乃華夏民族之萬幸,對炎黃子孫之恩典,芸芸的華夏兒女呀,難道我們不應懷著無比感恩的心珍惜這來之不易的機緣,翹首神韻演出的到來嗎?

「我輩有幸觀神韻,鈞天廣樂璨星辰。炎黃淚斷半世紀,重現輝煌是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