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好最後的路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三日】尊敬的師父好,各位同修好:

下面談談自己的一些修煉心得。

一、處處是有緣人

在一年前,在我們這中文學校工作的一個常人打來三次電話,希望我能帶孩子上中文學校。我當時還沒有這個想法,因為兒子在上明慧學校。不過我想一個常人,在我告訴她真相後還能打三次電話,無論她是甚麼想法,大概就是我該去,於是我帶兒子開始兩個學校都上。

到了中文學校才發現,我在本地呆了十幾年,所有自己已經很久沒有聯繫過的各個時期認識的常人,在這都見到了,全哥倫布市有孩子的常人在這裏可以說是個大聚會。我開始嘗試如何和另外一個學員配合,怎麼講真相。小孩上學,大人們就去看報借書聊天。於是我們開始定期把新唐人的晚會等書捐給圖書館。

一次我聽到一個工作人員拿著我們晚會的圖冊在說,這裏怎麼有新唐人的東西?另外一個說這也沒甚麼。同修不修煉的丈夫就從那裏借了我們送的雜誌。同時為推廣新唐人舉辦的大賽,我們也偶然看到,中文學校基本上也是在華人中請老師,那裏有一些老師還是有這方面技能的,身在美國,無論自己辦學還是希望擴大影響,一般也都到中文學校兼職,雖然後來這些人沒去參加,但是我們因此也講了真相。其中一位是過去中國一個比較專業舞蹈學校畢業的,在我和她談到中國舞時,我能深深的體會到,她作為專業舞蹈學校畢業的,對中國舞的熱愛,對目前這個領域的迷失的痛惜和無奈以及對新唐人辦這樣傳統的大賽的欣喜。

後來我們看到常人去放常人報紙,於是我們也開始把大紀元送到這裏。中文學校確實是潛移默化講真相的好地方。

二、在發退黨材料上看到自己的怕心

我過去並不知道自己的怕心有多重。去年,從常人發廣告得到啟發,因為中文學校有四百個學生,算上家長,上千人,包括我們這裏的很多常人,而且有些人並不去中國店,也就見不到我們放在那裏的大紀元報紙。中文學校期末那天,我們印製了不少退黨傳單,準備一個車一個車的放。那天我和一個台灣學員一起分頭包兩個停車場,我才意識到自己的緊張,真希望每個家長都進去,看到有人來看我們放甚麼,自己一句話都不敢講,生怕如果遇到爭吵,很難堪,而且心裏想著如果爭吵不知如何以後帶孩子來,等等,就是人的一面的東西都出來了。後來那位學員發完後,和我匯合,由於我放的傳單沒有夾到車窗的刷子下,很多被風吹下,打算全部從來一次。我看到她來,感到大鬆一口氣,就說自己開車發正念。她是台灣學員,沒有這麼多想法和觀念,大大方方的給每個在外的家長送去我們的傳單,並告訴對方這張紙會給你帶來幸福。結果我看到凡是拿到的都說謝謝,我們在那觀察了一陣,很多後來出來的人,都拿著我們的傳單在看,表情都很好。我隨後進去參加他們的期末晚會,想到自己的怕心,都是自己的執著在做怪。在晚會上表演的常人,我們後來在交談時,有些因為知道我們煉法輪功而多看兩眼,其實也沒甚麼。主要我們平時這方面做的少,關係到自己的利益,執著心就出來了。就像很久不打電話,再拿起時,那個慌張的心就出來了。

現在,我拿著大紀元報紙,帶著兒子去中文學校,雖然面對很多人還是感到有些怕心,但是能夠鼓勵自己,沒甚麼,也看到大家其實都很喜歡我們的報紙。

再談談我兒子的一次經歷,兒子過去很喜歡和小朋友說法輪大法好,後來一個小朋友受他家長的影響,說兒子不信上帝,不上教堂等等。雖然我給兒子解釋我們相信神的存在,我們是按宇宙大法修煉,是最好的,兒子還是感到有壓力。一次他們班上給每個小朋友幾分鐘時間介紹自己的愛好,他想介紹大法,又擔心同班的那個小朋友不理解,在家哭起鼻子。我們不斷鼓勵他,兒子有一點怕,但是覺的自己是小弟子,就是應該做。第二天我見他時,他一下跳起來抱住我,那天他不僅演示了功法,給大家看了圖冊,那個小朋友還專門問能不能多說點法輪功,老師和同學都很高興。只要自己能克服怕心,師父是一直在看護著每個弟子。

三、在當地證實法工作中看到自己的執著心

我們這來了幾位其它地區的學員,我也想談談在一些事發生後認識到自己的執著心。

我知道自己很少能做到忍,新來的同修,不熟悉,處事方式不同,對自己的心就又帶來一個魔練的機會。幾次事情之後,能看到自己很多的執著心。

我過去一向認為自己爭鬥心很多但嫉妒心不重,不過後來很多事讓我感到不是這樣,有些心很容易被表面所掩蓋住。前一陣由於種種原因和一些誤會,我因為自己的執著心,加深了這種不和諧。其實在過去在其它項目中,我也遇到其他人在這方面的類似問題,但是因為自己都是局外人,所以當時並沒深想。後來一個看似偶然的機會,我們這的老太太因為坐車了解到事情的方方面面,來跟我談時,我才意識到自己的問題,其實本來是一個比較好的想法,只需要好好加以利用。但是提出的學員自身的一些障礙,和聽的學員對這個障礙的執著,在加上學員自己的執著,反而就很難看到真正好的那部份。我很執著於別人能聽自己的,事情不順就把責任怪罪於人,這些糾纏到一起,就產生了很多矛盾。

當時我記的一位老年學員說的話挺好,她對那個學員說:「不能用常人的理看待修煉的事。為甚麼很多誤會?很多大家的看法,本來很簡單,多解釋一下就好了,用常人的理覺的沒必要,那不是修煉人為他人著想。不能體諒和理解他人,引起很多隔閡。」後來看到自己的過失,我把自己的一些想法發到本州的電子郵件小組上,同時我把這個學員當時對VIP(政要)講真相的一些好的建議,自己再補充發揮了一下,和相關同修作了交流,就是能夠用電子郵件的方式給更多對中國問題感興趣的人發電子雜誌。

這麼多年,我自己非常感謝在俄亥俄州和哥倫布市這個大家庭,我們走過了很多,我也給大家帶來很多魔煉心性的機會。但是在證實法上,我們都基本上能做到放下自己,有執著時相互關心、相互幫助、互相圓容和配合,在這表示感謝。

四、修掉情色慾之心

談到這個問題,是比較難以啟齒。我在沒修煉時,是個言情小說迷,腦子裏灌輸了不少東西。前一陣因為搬家,所以對學法放鬆了很多,正好裝上新唐人後在放一個韓劇。一個常人的電視劇用很華麗的外表包裹了很多東西,又都是我過去的喜愛,一下勾起很多我對以前尤其是大學和先生談戀愛時期的懷念,人情都上來了,由情而生情慾,夢中過關。自己對電視劇中人物的喜愛也是色心,我知道一個修煉人該去此心,但是陷入這個電視劇中一下難以自拔,而且很惶惑,覺的常人情也蠻好,等等。學法不夠的一面和自己這方面的執著心全出來了,再加上自己平時好逛逛常人網站,不好的東西也日積月累。

我把師父在情方面的講法和明慧的《修心斷慾》的小冊子全部調出來看,同時看看有沒有同修有對這個電視劇的同樣修煉心得,一下真找到。那個同修也是被一些表面所迷惑,但是她能馬上反省,把這個電視劇裏不好的變異的東西都很好的指出來。其實這些我明白時都很明白。我上班時間比較自由,寫程序時累了就一邊聽音樂一邊做,那段時間我就把這個電視劇的音樂放出來,結果發現音樂也對人有很大影響,我去查音樂的起源,在九評上看到音樂最開始是為了敬神祭天地,後來加了人情的東西自然會影響人。我意識到自己是要修煉,要知道約束自己,不能去聽看這些常人的東西,這些外在的東西勾自己的執著心。後來我把天音設成音樂在聽,就能感到神佛和天國世界的神聖。

走過這一段,究其原因是學法的放鬆,在這方面法理不清,還有三件事沒做好,因為當時並沒有甚麼任務壓的緊,就給自己找藉口放鬆放鬆。在國內很多學員因為這個心被舊勢力抓住死死迫害。過去師父在夢中給我點化過,這次摔這個跟頭,讓我好好正視自己這方面的執著。正法到最後,自己該去的執著心,都該去了。

五、師父對修煉者親人的慈悲

在這裏談談發生在我和我們這裏同修的親人身上的事。

有位親人,過去很抵觸大法,後來慢慢在了解真相的過程中明白了,尤其是還有機會看過新唐人晚會。去年他找在老家一個很會算命的老太太(常人算命的人能看到一些低層次上的東西)給他算命,結果對方說這位親人在六十六歲(也就是去年)就該去了(死了),因為有個家在等他轉世,並把名字都說出來。為甚麼沒去,就是因為我們家有個大佛保著等等。這事對我震動很大,我一直以為救了這個親人就好了,沒想到他們有這麼大的福份和緣份,師父對修煉人的親人都給了很多機會。實際上這個親人在不知不覺中用他的所見也給一些我沒法講真相的人講了事實,為自己奠定了好的未來。而他也親自見到一個老闆,收到我們真相傳真時罵罵咧咧,半年後得癌。這些親人雖然不煉功,但是他們知道大法在保護他們。

另外一位同修的父親得了鼻咽癌,在打算回國時,我們幾個同修一起去講真相,把黨給退了,後來很多奇蹟也是一點一點發生,比如馬上美國醫院就開始給他治療,打消了他回國的心,從而有機會多了解真相,等等。

我知道自己修大法得到很多福份,但是自己從來也沒想過。一個偶然的機會讓我知道這點。我的一位親戚因為自己的緣故要去算命,為了看看對方準不準從我母親那把我的出生時辰也拿去,結果對方算準我在修大法前的一切,包括大學、研究生、結婚、出國,甚至時間都說出來,但是後面說的是我以後會離婚,日子很不幸等等。我的親戚告訴他我現在有個兒子,過的很好,對方怎麼也不信,兩個人都很納悶,因為畢竟前面太準。我的親戚聽過我說真相,也知道一些修煉的事,就說,她是個修煉人(但不敢說煉甚麼),對方大悟,說修煉人我算不准,並再三追問是甚麼,非常羨慕。可惜我親戚害怕始終不敢說,只答應對方以後自己能得,就來告訴他。後來親戚告訴我此事,我給他講了道理,但是我那時才知道自己因修大法得了這麼多福份,想像自己如果不修煉,在常人中下滑確實很可怕。

在此希望和同修共勉走好最後的路。

謝謝師父,謝謝大家。

(二零零七年美中法會發言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