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與修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三日】寫修煉心得體會真是一個難得的修煉過程。平時會由於各種各樣原因和藉口不去靜下心來想想自己的修煉歷程和狀態,由於這次法會才強迫自己坐下來反省。儘管花了不少時間精力,卻覺的對自己的認識和修煉提高有相當大幫助。

修煉十多年了,風風雨雨幾多事。但靜下來最讓我反省的反而不是轟轟烈烈的事,而只是兩個字:一個是信,一個是修。

關於信

這些年來,自己在修煉路上不足之處太多。想來想去,唯一覺的自己還可以的地方就是對大法的理解認識和堅信。在認識大法過程中的一些感悟還是很讓我回味的。

在一開始讀大法書時有種感覺,不知別人是否有同感, 師父在書中講了很多內容,從不同角度講了許多事和現象,但不管講甚麼好像都是在告訴我們一件事:就是要修心向善:比如,要想病好,身體健康,只有修心向善;要想長功過神仙日子,只有修心向善;要想有神通、通周天、三花聚頂、出搬運功,還得靠修心向善;等等。正是這讓人修心向善的根本道理打破了我的許多人的觀念,堅定了修大法的信念。是啊,不管怎樣,讓人修心向善的大法絕對是好的。

另外,自己所學的現代科技知識也幫助我更加確信了無神論是錯的,大法是真實的。我的研究方向是微觀領域科學,如納米技術等。進入到這個領域才深切感受到人類是多麼渺小和無能,因為在微觀領域的理論幾乎是空白,不是沒研究,而是實在沒能力。大家知道有牛頓定律、愛因斯坦理論等,描繪了我們看到的這個空間及天體空間的物質運動規律,從而有了汽車、火車、飛機、宇宙飛船等。可是人類從來沒有一套完善的理論來描述微觀世界的物質運動規律。大家知道宏觀世界是由微觀世界所決定的。微觀世界不是指一個微小的點,是指微觀粒子能被觸及到的整個一個境界。我們宏觀世界的一切物體都是由微觀粒子以不同的排列組合方式組成的,而所謂宏觀世界只不過是淹沒在浩瀚的微觀境界中的人能看的見的一部份而已。在微觀境界,如果誰能掌握那個境界的科學,就能控制那一境界的微觀粒子。大家想想那將是一個甚麼情形:比如這個方桌子是由於微觀粒子排列組合成這個方形狀,如果我們能操控微觀粒子,我們就可以讓他們改變排列組合形式,使桌子變成圓形,橢圓形,或其它形狀。同樣原理,一棵植物可以一下把它變成動物;看不見的東西可以一瞬間給變出來;孫悟空的七十二般變化也就不難理解了,不再迷信了。所以微觀決定宏觀,越微觀,層次越高。而我們生活的這個宏觀世界,其實是最表面最膚淺的地方,我們人類科學也就是在這個最容易的地方做了一些而已,就認為多了不起了。真正觸及到本質的地方,如微觀領域,人類就束手無策了,沒有能力了。

如果哪個生命掌握了微觀領域的科學,他不就掌握了我們生存的這個世界了嗎?人們看他們,不就像看神佛一樣嗎?這裏沒有任何迷信。但是,要想達到那個科技水平,靠人的刻苦鑽研是永遠都達不到的。而大法就給我們揭示了一條能達到那個境界的最佳理論和方法:修心向善,修大法!這裏沒有任何迷信,也使我更加堅定大法是宇宙真理的信心。

真正從理性上認識到大法是宇宙的真理,師尊在領著我們走一條對任何生命來說都是最正確的路,那就是從感性上認識法昇華到理性上認識法了。這時你不會再去以表面現象和感覺來判斷大法了,大法的好不是靠表面的感覺來認定的,而是在道理上堅信大法就是好。任何表面的表現:好的,不好的,身體的這個感覺,那個感覺,今天這樣,明天那樣,等等千變萬化的表面形式,都不會再影響和動搖內心的認識,都不起作用了。宇宙的真理永遠是宇宙的真理。

也許自己在這方面認識的好一點,九九年開始的中共對大法的迫害、造謠、歪曲、攻擊等,沒有影響我對大法的信念。我曾專門收集邪惡媒體攻擊大法的文章來看,越看越覺的邪惡的可惡,越看越覺的大法的美好和師尊的偉大。這過程中還證實了一個理,當你在某方面做的很正、念很強時,邪惡在這方面的干擾也少,因為它干擾沒有任何用,也就不存在甚麼考驗了。所以前幾年出現的不少擾亂人思想的事情,如誤導人的網站、自心生魔的亂法行為、攻擊大法的一些言論等等,都是在事情過去了之後我才知道有這些事,當時還覺的自己消息怎麼這麼閉塞!

理性上認識法也使我能更容易的理解現時的一些事,比如,迫害還沒有結束、法正人間還沒有到、一些學員還出現嚴重消業、個別學員提前離去、還有其它不如意之處等。一方面這些各種形態都是表面現象,大法是宇宙真理,是內在的本質;另一方面也感悟到師尊巨大的慈悲:盡一切可能和方式救度一切能救度的生命!對於一些嚴重的消業甚或提前離去的現象,或這樣那樣的不如意,都是我們修煉個體自身的問題。如果我們真能做到大法對我們的要求,念很正很強,沒有任何漏洞可鑽,那情形將會根本上不一樣。並且果真能做到的話,不管歷史上曾經有何安排,師都有回天力!

關於修

不管看起來有多信,但是在修煉上做不到還是白搭。因為修煉的心性是決定層次高低的關鍵。可是修心最難過!但不管如何難過,都得過。

在修上自己有太多的不足和內疚。

修煉中去執著心不容易,經常是明知故犯。還有一些執著心自己覺察不到,更談不上去執著了。舉個例子,在和同修交流中我經常談論要把大法放在第一位,要放棄自我、放棄自私等。也許我表面不太看重一些個人利益,平時也覺的自己在這方面能放的下,所以和別人談這方面也比較輕鬆,說別人時也比較容易。可是有一天我所在公司突然大裁員,我被裁了,一下子沒工作了,這下慌了。人在難中很多心就會暴露出來。應該說這只是生活中的一個小插曲,一個表面現象而已,應該坦然對待。不管在任何情況下都要把大法、把修煉放在第一位。沒了工作,正好有更多時間做證實法的事,多學法修煉,平時還沒這機會呢。生活方面不是不管,正常的花些時間去找工作、謀生路就可以了。但是我當時的真實心態是心慌、失落、為生活發愁、覺的活著好難。證實法的事情不僅沒有去多做,反而大部份時間把自己關在家裏發愁;學法修煉不僅沒有多下功夫,反而整天抱著武打小說讀,以減緩心理壓力,把家裏的多套小說都讀了一遍;滿腦子不是積極的去想如何能更好的助師正法,救度眾生,而是如何能找到工作、如何能賺到錢等等。這些都是當時的事實,許多同修並不知道。

就這樣越發愁去找工作,越找不到;越想方設法去賺錢,越賠錢。一直持續了八個月。按理說我的專業背景沒那麼難去找工作,可是自己在其中就是不悟。而從生活的角度來說,太太一直有工作,維持生計不成問題。這裏面反映的就是修煉的問題。遇到問題,身處難中時,首先想到的是自身利益,為自我發愁,大法和修煉都退到次要了。甚至過程中還會為自己找出一些理由,如:只有先保證了自身生存才能去做好證實法的事,如果賺了大錢就可以更好的支援大法項目等等。自我自私的心真實的顯露出來了,但身在其中的我根本沒察覺,更談不上主動的去執著心了。其實真的能放下自我,圓容好常人中該做的事,我相信結果將會根本的不同。

現在證實法的項目越來越多,要做的事也越來越多,學法修煉方面就容易被疏忽,陷於事中就容易忘了修煉。特別是協調人,需要在修煉上更高的要求自己才能在這複雜的情況中做好工作。否則,就會出麻煩。我在協調一個項目時需要面對許多地區,要和許多不同的人和事打交道。有一天突然發現有個地區的學員寫信給其他協調人把我告了。然後信轉到我手裏,我想自己也沒有甚麼大不了的問題,能告我甚麼呢?就簡單的想看看信裏能寫些甚麼。誰知讀起信來,我頭就大了,頭髮也立起來了。信裏把我說的很壞,就差說我是十惡不赦了。這件事給我上了一堂令人難忘的課,我仔細反省到底哪出問題了。

事情的經過是這樣,這個地區在完成這個項目中一直不順利,一直在拖其它地區的後腿。但我想還是盡可能的照顧他們把事情做好,所以特別的給他們延期兩次,增加一個多月的時間讓他們來做這件事。可是感覺還是不順,也不斷的出麻煩,自己的心態就開始煩了。但是當地的學員這時候確實在下功夫做,好像有一定的希望,只是還需要多寬限幾天才能知道結果。再一次延期,但我心裏的煩躁已經快壓不住了。終於有所突破,學員興沖沖的打電話要告訴我,可是電話我沒接到,留言又沒及時聽,我還不知道發生的事。碰巧我正在一個電話上的時候他們又打來電話,所以我就沒好脾氣的告訴他們去找當地負責人去談,我正忙著呢。說實話,當時心裏還真煩。更不巧的是,晚上看到他們發來的材料,首頁上有個圖片,而圖片上反映的情況正好是不符合我們要求的情況。所以其它的我也不看了,就簡單的告訴他們不行。後來才知道,首頁上的照片只是一種情況,符合我們要求的情況是有的,只是沒照而已。也許這個過程打擊了當地一些學員的積極性,於是就認為我存心和他們做對,就是不想讓他們做成,態度惡劣,問題嚴重,要發正念去除干擾我的邪魔,等等。那封告狀信也許是在這種背景下出現的。

但不管怎樣,這件事讓我深刻認識到修心的重要性。我們不管在做甚麼事其實都是修煉,要時時刻刻記著自己是修煉人,任何事情都是修煉提高的機會,任何事情也都不是簡簡單單的事情,都有修煉的內涵在裏面。而作為協調人,一言一行更要注意,要求更高。客觀的說那封告狀信是有許多誇大和不符合事實的地方,甚至與寫信人自身修煉狀態和心性有關,但我非常感謝這封信和寫信人,讓我及時的反省自己,找出自己的問題,並且在隨後的協調工作中一旦遇到煩心事時都會想到這件事,從而能及時高標準要求自己。

陷於事中,放鬆學法修煉,不好的心態還會直接反映在與常人打交道中。最近就有幾次在公司裏和同事討論工作時忍不住而發脾氣。事後一位常人同事給我講,他以為煉法輪功能讓人變的很好呢。一句話也是當頭一棒把我打醒。是的,我可能要協調的事很多,接觸的面廣,要負責任的地方也多,壓力很大。可是這些都不能成為任何藉口讓我不用修心去執著,否則,我就是在做常人中的事。相反,只有修煉上做好,大法的工作才能真正做好。

最後階段的修煉

師尊已經明確告訴我們越最後越要精進。也說明我們在這最後階段還存在不精進的現象。

不時聽學員說,現在好像是忙的更忙,閒的更閒。

一方面,現在證實法的項目越來越多,要做的事也是越來越多,有些學員工作量越來越大,越來越忙,也就越來越陷入事中,修煉精進上就會放鬆;另一方面,現在環境越來越寬鬆,人的生活內容越來越多,加上長時間的正法修煉還沒有結束,也容易使人懈怠,有些學員就越來越沉浸於常人的生活裏,離集體修煉環境越來越遠,證實法工作也越來越少,修煉上越來越放鬆。

不管怎樣,有一點是清楚的,越到最後,對修煉人的要求越高,難度越大。我們若再不精進,恐怕將在這最後時期留下無限遺憾。

正法還沒有結束,肯定有其背後洪大的原因。但宇宙的大法也不可能無休止的受邪惡迫害,留給我們的時間也決不會無休止的延續下去。萬古機緣就這一次呀,在這最後的階段,更加精進吧,我的同修!

(二零零七年美中法會發言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