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求名之心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三日】在大法中修煉,直接就感到自己脫胎換骨,體會非常多。這裏主要從修去求名之心的角度彙報一下我修煉中的一些體會。

師父說,「你看他平時挺好,在常人社會中沒有甚麼本事的時候,他名利心很淡。一旦出人頭地的時候,往往就容易受名利干擾」(《轉法輪》)。

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的前幾年,我沒有覺的自己有求名心。參與講真相的活動都覺的很自然就去做了。後來開始參加了一些需要一定常人中的技能的項目,這方面的考驗開始多了起來。

有一次,我想清楚了為甚麼一位同修正在做的辦法不好,應該用另一個辦法做。我很高興的寫了一個電子郵件給大家解釋這些想法。寫的方式是學校裏學的那一套寫科學論文要客觀嚴謹的思路。後來協調的同修告訴我,那位被我說做的辦法不好的同修看了我的郵件很受打擊。嚇的我趕快給她打電話,好像她還好。我當時悟到的是要修善,說話要考慮別人會怎麼想。沒有意識到其實這裏邊有我求名的心。

後來有一位同修說我心性低,做的一件事情給證實法的項目造成了很大的損失,不能再合作做事情。我一開始想,修煉人不能動心,說我心性低無所謂。可是不停的有人對我講,他這麼說你了,我就解釋。後來我悟到了一點,別人說完了加一句「我知道你不是那樣的」,我心裏挺高興,還是求名。

再後來,另一位學員要找我一起做項目,問我這件事情。我說用不著澄清,無所謂。她挺生氣的口氣說「那要是真的話你真是太不像話了」。最後我們還是一起合作,原因是她覺的我做更合適。這件事情讓我悟到一點。大法弟子的人力是很珍貴的,別人找我做講真相的項目沒有甚麼人情是喜歡我或者是覺的我心性高,就是需要我能做的這點貢獻而已。大法弟子中做項目會有人情沒去乾淨,但拉幫結派是不存在的。

後來類似的情況還碰到很多次,很多時候自己能感覺到心還是動了,但是總體上越來越淡了。我悟到修煉以後把常人中的名看的淡了,在講真相的項目中,在修煉人中的名成了我的一大考驗。師父說大法弟子以後都在相距遙遠的天體中,說修煉人根本不在意常人怎麼說。我悟到在同修中也是一樣。大家在一起就是做救度眾生的事情,常人要來做我們都會歡迎。只要能達到救度眾生的目地,同修覺的你修的好和不好,貢獻大與不大其實是無所謂的。別人要都說你有本事,貢獻大,修的好,這反而是個大考驗。

一次,一位同修沒有指名的說有人有甚麼心。我覺的她應該是在說我,這麼說真是不公。後來想一想,我好像真有那個執著心,而且很容易發展出那個執著。所以從那以後我會留心不要有那樣的心。我悟到,別人提醒我有執著心可能誇大了一百倍,口氣很不好,我要是光想著別人的口氣不好,說的不準確,就失去了提高的機會。要是老想拿佛的境界看別人有甚麼差距,自己就別想提高了。

還有一次是在電子郵件中交流的時候,三位同修發了類似的內容,我在第三個人發了以後想起來要指出不合乎大法的地方。我意識到,我在日常做事情中夾雜了對人的不同的態度。別人對我好,或者滿足了我的求名之心,我就潛在的對他好。認識到這一點後,別人讓我做甚麼事情,我會提醒自己,我是為了講真相做,而不是因為他個人對我如何。誇我,求我,我才去做,那是把求名這心帶到了救度眾生的項目中,是修煉人的恥辱。這方面是我現在意識到的一個不斷往外冒的一個心。師父說,「男的特別是年輕的,一旦有功能了,他要顯示的心理是避免不了的」。我確實感到修去這個執著非常難。

後來我從另一個角度悟了這個問題。

我做的證實法項目經常會遇到非常困難的問題。漸漸的,我發現我在解決問題時沒有了以前思考問題時那種亢奮的感覺。

記的以前我想到一個好的辦法,當時是和同修晚上開幾個小時的車,我坐在車裏興奮的構思那個想法。這是我做學生時經常有的狀態。當時沒有想到這是考驗,很久以後才悟到。

我悟到那種興奮狀態,是有「自我」的心在其中。師父幾年前就開始明確講,技能都是師父給的。不是自己有本事。也講了常人中的文化都是神安排傳給人的。我覺的好比武打演員用一些鋼絲之類的辦法做了幾個高難動作,又不是真的自己做的,用不著興奮覺的自己有本事。

而且人都是從高層下來的。也許這個東西和你在的天體並不相容,或者層次還低一些,本來你對這些好東西是根本不在意的,不能暫時到三界中就成了沒見過世面的樣子。

另外我悟到,人在做事情,在清理舊勢力造成的干擾時,同時心很靜,很多驚天動地的事情自然會在另外的空間發生。後來又聽了今年師父的《美國首都講法》。我悟到,結果都定了,我擔甚麼心呢,舊勢力的干擾根本不配我去緊張。我們該做甚麼就做甚麼就是了。從那以後我再做事情,別人可能告訴我成敗關係重大,我也依然有信心,不會覺的壓力大了。

最後再交流一點對學法的體會。我從二零零五年底開始背法,做法是幾句幾句背,再逐步加長。背法以後覺的一下子看到了一個廣闊的天地,悟到很多法理,也打破了很多觀念。雖然悟到法理的時候不一定都是在學法的時候,但是悟到法理都是在學法的基礎上大法的展現,而不是人的思辨可以達到的。

以上是我在去求名之心方面的一些體會。請大家指正。

(二零零七年美中法會發言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