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動情」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三日】「不求名悠悠自得 不重利仁義之士 不動情清心寡慾 善修身積德一世」(《洪吟》〈做人〉)。

這一天下午兒子放學回來,聽見我在背《洪吟》他也一起背〈做人〉。剛一背完他馬上說:「不對,不動情?你能放下嗎?你放下了你還能對我好嗎?」我一愣馬上說:「怎麼不對?放下情,修出慈悲,對誰都好了對你也更好。」他聽了又說:「沒有了情還是人嗎?人間最動人的就是親情,對誰都好你能嗎?」我無言以對。過了一會我才說:「能,一定能,這是修煉人的標準。」「算了吧,不和你說了。」他說完就看電視去了。

當晚,我做了一個夢,夢中我和四個姐姐還有母親在一起,我給母親織了一件紅色的毛衣,有點小,四姐說我:「怎麼織的這麼小?」我說:「這就不錯了。光買毛線就花了七八十塊呢,還好不容易織上。」夢醒了,我再也睡不著了。我想起了下午和兒子的對話,又回想夢中情景,我猛然覺醒,是師父在點悟我,師父慈悲,費盡苦心,我卻不爭氣,糾糾纏纏解不開的情結,掙不脫親情這張用私心結成的網。

母親和姐姐們都先後由我引導得法修煉而且受益良多。尤其是母親,一身的病,五臟六腑沒有好的。修煉後全好了,就連消業都很少。每次消業,她都清楚的看見法輪圍著她上下旋轉,給她調整。我每次用這個例子告訴人大法的美好時,總是說:「老人沒有病,我們做兒女的少花多少錢,少操多少心哪!」現在想起來,親人們修煉後的點點滴滴卻從沒離開過私心,和對親情的執著。就連每次用師父的講法鼓勵她們精進的時候都是為了這個情。從最初得法到現在也有六年了,我整天也說放下執著‚可我放下了嗎?如果她們不是我的親人,我會用同樣的心去對待嗎?我每次告訴她們好好修煉的時候,是不是都是因為她們舒服了。我就會高興、就會少操心了?還有我婆婆修煉前脾氣很大,身體也不好,這幾年我一直提醒她「以法為師,放下執著,要忍!」都是為她好嗎?是不是為了讓她好好修煉就脾氣好了,身體棒了,我就會少許多麻煩。

每次聽到別人誇我有孝心脾氣好、批評婆婆的時候,我總會說:「哎呀!多虧她修煉了。」這時總難免有點沾沾自喜。我震驚,我不完全為了圓容大法,不是全心為了別人好,都是為了自己,為了私心。我做好不是為了證實大法是為了證實自己。為了名、利、情,不願割捨,卻又一直在利用大法掩蓋著我那隱藏很深的,根本的執著。師父啊!弟子錯了。

天亮了,我又開始背《洪吟》〈圓滿功成〉:「修去名利情 圓滿上蒼穹 慈悲看世界 方從迷中醒」。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