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工作和生活中修好自己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八月一日】

一、在工作中修好自己

我所在的崗位是全公司的咽喉部位,三班倒,近幾年公司強化安全管理,規定不許上連班、不許睡覺,牆上裝有廣角鏡頭,督查員隨時親臨指導,違者重罰。在這種高壓下,大家依然堅持上連班,因為我們這些年輕女工除了上班,還要照顧家庭。如果不這樣,那就要天天跑路,費時又費力。作為一個修煉人我時時要求自己要盡心盡力做好本職工作。班中有位大姐家庭困難,怕扣錢不敢上連班,可是誰也不願意與她對班,工作中出現了一些不協調的音符。為了平衡好這種局面,想到要不由我來跟她對班算了。正權衡著,有人跑來告訴我:「哎呀,她們幾個正在商量叫班長將你調班,跟她對班呢,還說你最好說話的……」我沒吱聲,過去一看,果然正說在興頭上,怪裏怪氣的,等瞧見我時,立刻不吱聲了……望著這些被我救度的眾生,師父的教誨在耳旁響起。於是我主動提出調班並希望大家在工作上配合的更好一點。此後她們見了我分外小心,我沒怎麼搭理。又一想不對,這不是修煉人的狀態。師尊講了:「我們作為一個煉功人,矛盾會突然產生。怎麼辦?你平時總是保持一顆慈悲的心,一個祥和的心態,遇到問題就會做好,因為它有緩衝餘地。」(《轉法輪》)我問自己我這樣子祥和嗎?否也。師尊還講了:「因為度人是不講條件、不講代價、不計報酬、也不計名的,比常人中的模範人物可高的多,這完全是出於慈悲心。」(《轉法輪》)瞬間我的心又平和了。

既然不上連班,那就得吃苦了。我家離通勤車站點比較遠,得步行十七分鐘才能趕上車,到了公司還得走十五分鐘才到達崗位。尤其三伏天下午上中班時真把我熱透了。八小時下來再等一個鐘頭的通勤車才能下班。等車返回市區,又得獨自走十七分鐘的夜路總算到家,此時已是午夜一點多了。我一個女人還真有點不方便。可我是一個修煉人,不能這樣想,師尊講了「勞其筋骨,苦其心志」。我不就是怕等車嗎,怕走夜路嗎,怕上夜班嗎?這幾年夜班查崗查的特嚴。儘管有倆人值班,也不允許輪流睡覺休息,一分鐘都不可以。開始我還堅持著倆人輪流休息,認為有必要這樣做。後來我看到一篇同修寫的法會發言稿,文中提到了師尊講的毛巾頭的故事。是啊,雖然我們這裏沒有毛巾頭可拿,但在工作時間幹私活、睡覺不也是相當於拿毛巾頭嗎?常人有個生物鐘,是要犯睏的,可修煉人畢竟不是常人呀!師尊講了:「所以你煉功要按高標準,更高標準來要求自己。」(《轉法輪》)這時我發覺自己不再怕這怕那了,那些怕心不知不覺灰飛煙滅,不存在了。我真的感到自己已經跟別人不一樣了,值得補充的是,每次上完中班半夜回家時,我發現有一位和我住一個院的以前的同事也回家。她驚喜的問我:「你怎麼跟我同班了,調班了?」我點點頭,問她:「你怎麼中班也回來了?(她們以往上連班)」她說:「我們夜班取消了,剛好和你路上有個伴!」我感覺師父就在身邊:「師父呀,您太慈悲了,甚麼事情都替弟子考慮到了!」

二、在生活中修好自己

修煉以前,我是一個時尚女孩,一年四季衣櫥裏全是裙子。修煉後,這些心也就逐漸放淡了。記得在資料點最缺乏資金的日子裏,為了確保資料點的穩定運行,為了同修少一分辛勞,為了救度更多世人,我整整穿了二年的工作服,這在以前是不可思議的。說來也巧,那兩年公司特別強調穿工作服,否則不許進公司大門,而且每個月總是獎金多多。現在更好,各方面條件越來越寬鬆。我又開始愛美了,跟同齡人比起來顯的很年輕。別人都很羨慕我,常常會有人問我保持年輕的秘訣是甚麼。我就借題講真相,做我該做的。這個辦法挺管用,於是我就更加註重自己的儀表,也時常關注一些時尚信息。這樣一來,我發現一個奇怪現象。比如我喜歡買鞋子,我住的那條街馬上開幾家鞋店;我想買衣服了,馬上又有幾家時裝店;我想做頭發了,動感發屋的廣告隨處可見;我想買美容霜了,護膚品專賣店悄然而生。剛開始,我還覺的挺好,心想:這下可省時間了,也不用到別處逛街了。回家路上就可一覽無餘,真好!就這樣,我住的這條街很快成了時尚街。幾十家各式專賣店從我家樓下一直浩浩蕩蕩排到我母親家門口(我每天的必經之路)。我知道這是另外空間的因素安排的,是誘惑。開始還能做到視而不見,後來又想要不看一下吧,不買就是了。於是經常「順便」看一下,一晃一小時過去了。覺的這件挺好,買下了。那件也不錯,買下了。又想頭髮也得弄弄呀,還有皮包也要換一個了。這時母親(同修)說話了:「你這是嚴重的執著!」緊接著,「糟糕」的事情來了。有一天,我突然覺的眼睛很不舒服,總感覺眼前濛濛的,仿佛被甚麼東西障礙住了。往鏡中一瞧,嚇我一跳。鏡中人的目光渾濁,整個面孔無精打采,沒有一點生氣。平時我的眼睛又黑又亮,朝氣蓬勃,充滿陽光。俗話說眼睛是心靈的窗戶,我的心怎麼了,到底哪裏不對勁了呢?我開始反思自己。追求時尚了嗎?還不至於。我知道末法時期許多方面的文化都是變異的,只能是選擇性的用,正用。我的目地是想向世人展示大法弟子的風貌:青春、活力、祥和、純真。讓人們真實的看到大法帶來的美好。可為甚麼還出問題呢?我靜下心來學法。師尊的話再次點醒了我:「還有一部份人追求開天目,卻越練越不開,甚麼原因呢?他自己也不清楚。主要因為天目是不能求的,越求越沒有。越求呢,它不但不開,反而從他天目裏邊還要溢出一種東西來,黑不黑,白不白的,它會把你的天目蓋住。時間長了之後,它會形成一個很大的場。這個人要是天目真的開了,他也看不見,因為他被自己這種執著心給封住了。除非將來他不再去琢磨它了,完全放棄這種執著心的時候,它會慢慢的散掉,但是要經過很艱苦的很長的一段修煉過程才能去掉的,這就很不必要。有的人他不知道,師父告訴他不能求,不能求,他就不相信,一味的在求,結果適得其反。」(《轉法輪》)這不是在說我嗎?我想向世人展示大法弟子的風貌,目地沒錯,可是基點發生了偏移。大法弟子的風貌是修出來的,是由內而外的。而我卻過於依賴外表的東西。這就沒有做到向內去修,反而向外去求了。所以越求越沒有,結果適得其反。

《憶師恩》我看過了,感謝那些同修將自己寶貴的經歷奉獻出來與大家共享。師尊的言傳身教給我們留下了最正的榜樣。隨著正法進程已近尾聲,師父對我們的要求也越來越高:「我希望新老學員,都能在大法中修煉,都能夠功成圓滿!希望大家回去抓緊時間實修。」(《轉法輪》)我理解到只有將自己溶於法中,以法為師才能真正做到在大法中修煉。這就要求我們要修好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不但不能放縱自己的行為,同時也不能放縱自己的思想。

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與圓容。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