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孩子被自行車撞倒後想到的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六月三十日】早上送孩子(三年級)上學,自行車停在路邊,孩子下車後,我給他背上書包,他就往旁邊馬路牙子上的人行小道上走。這時,前面來了一個騎自行車的人直衝向孩子,一下就把孩子撞倒了。孩子被撞倒後半躺在地上,嚇的過一會兒才哭出聲來。我張口就埋怨:「你這人咋這樣啊?」這人也嚇壞了,趕緊扶起孩子,我一看是個五、六十歲的大叔。他不住聲的說「哎呀、哎呀」,邊抱著孩子。

孩子一直在哭,我問他哪兒疼,他說:「嚇壞了,這兒疼。」指著大腿,我替他脫下褲子,看看沒事,又看看兩個胳膊肘破了皮,沒出血。那人一個勁的表示歉意,後來從兜裏掏出五元錢,塞給孩子,說:「我去市場著急,這錢你拿著買冰棍吧。」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怎麼能要人家錢呢?我說不要,又塞給他,他說他心裏不得勁,推來推去,他到底把錢塞給孩子,騎車走了。

我告訴孩子,你是煉功人,有師父保護沒事,不能要別人的錢,沒事的,那個爺爺不是故意的,不能要別人的錢。安慰了一會兒,孩子擦擦眼淚走了,我剛想叫住孩子,中午讓姥爺給擦點紫藥水,話又嚥回去了,想著孩子沒有事。

我心裏很不是滋味,一邊往回騎,一邊各種念頭上來:要不是師父保護,不知會怎麼樣,想到這,真要流下淚來,想了很多。

我回到家,坐在那想想為甚麼會發生這件事呢,得向內找找。首先,我出門時走到樓下,想:早走好,早走人少,潛意識裏有怕出事的想法。心裏還想著趕緊送他走,我好干我的事,收拾東西,有好多事,總覺的時間不夠用,可是早起晨煉沒煉過幾天,總是把覺睡夠才起床,這幾天每天背一兩段法就滿足了。還有我對孩子的情特別重,孩子從小到大沒離開過我,最近總是親我說「愛媽媽」,我嘴上說「愛是情」,可心裏還是挺高興,潛意識裏怕孩子不愛我,孩子對他爸爸好一點(孩子從小到大,他爸沒帶他幾天),就生出妒嫉之心。還有昨晚帶孩子學法,只學了一個來小時,我去發正念,發完正念就沒再學,他看起了《九評》,我唱起了常人歌曲,本來應該發資料,可是覺的沒有勁,就生出惰性、安逸心來,沒出去。還有這幾天搞「七一」大合唱,讓我去了。我一直在發正念,讓這件事解體,第一天看見兩首歌都和惡黨無關,生出歡喜心,被邪惡鑽了空子。還有虛榮心、顯示心、愛美心不斷往出冒,這麼多私心雜念,空間場不純淨怎麼救度眾生呢?想想自己有時好像為了不被迫害才去做好,而不是為了同化法,救度眾生,為了師父正法的需要,為了證實法。

邊寫文章時,又想起孩子,有沒有事啊?想像他可能有事,馬上就清除這種不好的想法,去掉對孩子的執著的情,一切聽師父安排,有漏也不允許邪惡迫害。睡覺前孩子說難受,像常人發燒一樣,手涼身上熱,我讓他發正念,睡覺前我也發正念。不讓邪惡在他空間場干擾,他不該承受的就應該清除,結果早上他起來說不難受了。

想想自己,執著心還很多,可是我始終抱著一念:我一定好好修,勇猛精進,救度眾生,跟師父回家。

寫這篇文章時,顯示心又冒出來,想著能不能發表啊?又想其實發表與否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如果同修看到的話,要吸取我的教訓,走好正法修煉之路。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