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著於名給我在修煉中帶來的阻礙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二日】我是一九九九年得法的老弟子,得法之前就想拜一個大佛,越大越好。抱著這種想法走進了大法的門。剛一進門時只知道法好,卻不知道這是修煉。學法之後才知道本著這本大法就能修上去,能返本歸真。原先只知道做好人。按師父要求的去做一個更好的人,知道這是高深大法之後就全身心的投入到修煉中來了,學法背法,對常人的事情甚至工作都不感興趣,就又走入了極端。但是本人在當常人時就願意幫助別人,所以一進入煉功點時就願意幫助輔導員做一些事情。後來煉功的人多了以後,就又建立了一個煉功點。大家就讓我當了輔導員。在迫害之前輔導員只是組織大家早晨煉功,晚上學法,白天工作。當常人時自己就愛面子,寧願身體受苦,不願臉上受熱。,所以甚麼活都搶著幹。一天忙忙活活的覺的很充實。一直都聽到的是讚揚和表揚的話。所以有很多心沒有去。而且幹事心一直很重。當時這些心藏的很深,一直都沒有察覺。

一九九九年遭迫害之後又幾次跟大家上北京上訪。幾次被抓被勞教也都沒被轉化過,因此自己沒被修去的心越來越重,自己還察覺不出來,同修曾經給指出過,但是由於執著太重根本聽不進去,甚至不想見給自己提意見的同修。修煉時也經常囑咐自己向內找向內找,可是一直被執著心掩蓋著不挖心痛苦去找,潛意識中總覺的自己比別人幹的多,比別人都強,別人不能幹的我都幹了,而且很多事情我都先幹了,聽到別人說甚麼好的就是說我,壞的就是說別人。這些心到後來越來越重。所以發正念一直不強,多數發正念時手都立不起來。直至被邪惡又一次鑽了空子又一次被綁架被迫害勞教一年。

在被迫害勞教期間,由於執著心阻擋,不是真正向內找,而是一味的抱怨,怨自己不注意安全,怨邪惡沒完沒了的迫害,把修煉當作人的事情來處理。不想承受痛苦心理變相向邪惡妥協,認為我也沒想修的太高你為甚麼還迫害我。邪惡還利用別人的嘴加強我不去掉的心,說你修的好,(因為我幾次被迫害都沒有配合過邪惡大家都認為我修的好)這樣我的心裏就更不平衡了。心裏更怨了,而且邪惡一直往我腦子裏打,「你修的好你還進來」。在黑窩裏由於自己正念不強,一背法思想業力就上來,弄的我求生不能求死不能的感覺,感覺很痛苦。有時覺的這是對自己的不公。其實在被非法勞教期間有好幾次師父點化我,自己也知道就是差那麼一點就是突破不了。

回來之後由於根本的執著沒有去,又產生了更不好的執著,認為自己做的不好才被勞教的,所以就更沒臉見同修了。這種執著心很多在後期被綁架的同修當中不少人中都有。同修們見到之後都很著急,(其實是師父著急)不斷的找我幫助我學法發正念向內找。在此我向一直幫助我的同修們甚至全世界的同修們表示感謝,因為我每次遭迫害似乎全世界大法弟子都在為我發正念,我也感受到了,所以在我雖然有執著心沒有去的情況下也能不配合邪惡。通過向內找同修們指出我不想見同修的心是不是愛面子的心,是不是求名的心。聽到這是求名的心我心裏一顫,因為師父說:「執著於名,乃有為邪法,如名於世間則必口善心魔,惑眾亂法。」(《精進要旨》〈修者忌〉)這才看到了修煉這麼多年自己的根本執著一直都沒有去是多麼危險啊。這是一顆很強的人心,常人也能做大法的事,可我是個修煉的人,如不按照師父要求去做那不就是惑眾亂法嗎?這是一顆很可怕的心修煉的人必須要去的心。通過學法我還找到了很多人心如:幹事心、顯示心、爭鬥心、妒嫉心、疑心、怕心 等等。還有根本上對師對法信不信的問題。

通過學法使我更加認識到修煉的嚴肅性也更加知道了法難得,今後我要時時刻刻嚴格要求自己,時時刻刻用法來要求自己,去掉從舊宇宙帶來的為私為我的一切物質,把自己完全同化到新宇宙當中去,雖然我現在還沒做到,但是我相信通過學法和師父的加持我一定能做到。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