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心牢」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四日】當這篇文章寫到一半的時候,意識中突然出現兩個字「心牢」,真正束縛我們自己的是我們自己的那顆心。在很多問題上,我們都沒有站在法上認識法,沒有向內找、向內修,受了後天觀念的影響,走了舊宇宙的理。師父說:「靜思幾多執著事 了卻人心惡自敗」(《別哀》)修煉就是修煉這顆心,我們這一法門就是直指人心。師父的法講的再清楚不過了,而我卻麻木不悟,真是慚愧。

認識上的提高,也是心性的昇華,當晚我的修煉狀態就發生了大的突破。一直以來,我對煉功認識不足,夏天怕蚊子咬,冬天怕天氣冷,師父也多次借同修之口提醒我,我就是突破不了「心牢」。每天晚飯後就坐在炕頭上,丈夫是常人,他看電視,我不想看電視,看書被電視干擾也看不下去,煉功又不想煉,於是就只好早早睡覺,下半夜早起坐被窩裏學法,卻不煉功。今天晚飯後坐在炕上,覺的非常不對勁,心裏想應該去煉功。並且很堅定:必須去煉功,於是下了炕到北屋煉功去了。在煉功過程中,也是自己的心與心鬥,今天要有把五套功法一次煉完,一定要煉完。結果還真堅持下來了,打坐時,左腿很不舒服,終於堅持下來了。

一、家庭是修煉的好場所

法輪大法弟子是在常人社會中修煉的。家庭是社會中的一個單元細胞,是人類生命棲息落腳的地方,也是我們修煉提高的場所。修煉人很多的慾望、執著心、放不下的東西都可以在這個環境中磨掉、放下,否則你就修不出來,蛻不掉常人的這個殼。師父說:「這個情要是不斷,你就修煉不了。」(《轉法輪》

在邪黨株連九族的恐怖迫害下,家庭中的常人在魔的操控下對我修煉的干擾,使許多家庭成為一個束縛修煉人的「牢籠」,如果你在法理上認識不清,把它當成了「人對人的干擾」甚至認為他們是為你的安全擔心為你好,你就更難突破這個無形而又有形的「牢籠」。認識到這些後,我就想,我一定要突破這個牢籠。除了多學法,在發正念時加上鄉鎮、本村及家庭裏干擾我修煉的背後的一切邪惡因素,這樣家庭的干擾就少多了。

我丈夫可以無緣無故的罵我一頓,說我沒有人情味,沒有情,對家裏人不關心,特別對他很多事上都對不起他,並且顛倒是非舉出許多例子來。他越罵我對他沒情,我越不敢說我們修煉人不講「情」。記的一個夏天的晚上,他又罵我沒情,並且罵個沒完沒了。我想:說了吧,說了也可能會好一些。於是壯壯膽子對他說:是,我們修煉的人不要情,因為情是個最壞最不好的東西,一個人高興是情,愛是情,恨也是情,有的人為了情自私自利,無惡不做;有的人為了情他可以去殺人、放火;有的人為了情不惜一切的去爭去鬥,還舉了一些為情而做壞事的例子。轉而告訴他,我們煉功人講慈悲,師父教我們對誰都得好,對家中的親人更得好,師父教我要做個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好人,修煉人沒有敵人,沒有仇人,心中只有愛,沒有恨,師父說:「這樣的心就不是自私的了,是慈悲。」

我在說的過程中沒有了怕,把自己心中想說的一氣全說了出來,丈夫沒話說了,像轟天雷把他擊碎了一樣,從此他再也不提情了,跟別人說起話來還高興的說:「人家某某不講情」。

二、清除怕心的干擾

我是九六年得法的,得法後身心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沒病一身輕,這些丈夫都認可,對於大法的美好與殊勝,有機會就對他講。所以在家裏學法煉功他不怎麼干擾。可是做證實法的事,他是堅決反對的,他覺的現在的人太壞了,他怕有壞人告發。我講真相都是背著他做的。

師父一再講:「可是有沒有怕心,卻是修煉者人神之分的見證,是修煉者與常人的區別,是修煉者一定要面對的,也是修煉者要去掉的最大的人心。」(《學好法 去人心並不難》)

怕心是堅決得去,又突破不了丈夫這一關,怎麼辦?通過學法,師父說宇宙中有個理叫相生相剋。我想:甚麼物質都不是一成不變的。我為甚麼不把「怕」形成的物質轉化了呢,用正念,智慧取代「怕」,「怕」不就滅了嗎?想明白了,做事自然就順手了。我一般都是中午出門送真相資料,貼粘貼,有一次丈夫午飯後去睡了,我以為他睡著了,就準備去臥室取資料,一推門,他兩眼正睜著呢。我立即退出來,給師父法像上香,對師父說,快讓他睡了吧,回到那屋一看,他已經沉沉的睡著了,一直到我發完資料回來,他還睡著呢。

剛開始發《九評》,不敢面對面送,只是放在人家大門上。有一次中午,想出門送九評,我也是在師父法像前上香,求師父加持,然後就出門了,出門時俺村上做買賣的人很多,可是到鄰村一看,街上甚麼人也沒有,家家戶戶的狗也不叫,我當時還以為這村人沒養狗,其實農家都有狗,過後我才悟到,是師父給清了場。

農村人辦喜事喪事,是人最集中的最多的時候,也是散資料和講真相的好環境,這種場裏不存在危險。鄰村有這種事我一般都去,但是和丈夫在一起就不好做。隨著修煉的成熟,心性的昇華,我就想,和丈夫在一起也得做,智慧的做,不能放棄一切救人的機會。前幾天,有人送來請柬,是丈夫舅家的孩子結婚。我想,大法弟子修的是佛、道、神,常人怎麼能干擾的了。出門的前一天,我在棉衣裏面縫了一個大口袋,正縫著,丈夫回來了,他像沒看見,沒吱聲。去的那一天,我懷裏揣上資料,護身符,粘貼,然後套上一個外衣,誰也看不出來。我心靜如水,車停到舅家門口,大家下車了,陸續進了舅家門,我裝著看熱鬧,站那沒動。當時街上人很多,正好是個星期天,學生也多。我看他們都進了門,我馬上從懷裏拿出資料來發,眾人也搶著接,甚至有的小學生還要替我發,瞬間資料和護身符被搶光了,我又把粘貼貼完,才進了門。

三、堅持集體學法

零六年春天,由於同修做資料出了事,在她家的學法小組也就得另找地方了,特別是該同修是大家公認最精進的,她一出事,影響挺大,特別是老年同修,又沒文化,只知大法好,對法理認識不清,覺的非常害怕。我就挨個找到她們,告訴她們:師父說,「修煉中無論你們遇到好事與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為那是你們修煉了才出現的。修煉者不能帶著人心、帶著業債、帶著執著圓滿。」(《芝加哥法會》)師父還說:「不管出現甚麼情況,一定要把握住心性,只有遵照大法做才是真正正確的。」(《轉法輪》)

去掉了她們的怕心,又告訴她們,學法小組要堅持下去,她們也同意,最後定下在我家學法。開始,丈夫見人都來我家學法,覺的很奇怪,我也沒把同修出事的事告訴他,後來,他終於知道了,很害怕,他說:「不能在咱家學法,我害怕。」我說:「你怕啥?她們都是好人,是修佛、道、神的人,那麼多修煉人到咱家來,這是你的福氣。」隨之在心中加上一念:「你說了不算,誰也甭想動。」在丈夫的反對中,學法小組照常運轉。

有一次,同修走後,丈夫問我:「你給她們說了沒有?」「說啥?」「以後別來了」,「我張不開口,沒法說。」我這一說,他啞了。我想,這是人的這一層法理抑制了他,人情面子,都是好老鄉親,以後他也不好意思說了,最後接受了這個事實,甚至有時還給來人提供一些方便。

修煉十幾年,我很少寫修煉文章,總覺的自己沒甚麼好寫的,最近在幾個同修的一再督促下,才下了決心,拿起了筆。謝謝同修,家庭是修煉的好場所,但你得正念對待。時時事事正念正行,你就無所不能,無事不成。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