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電視的誘惑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五日】電視對於青少年的誘惑是很大的。我周圍很多同學的漫長假期時光都會耗在電視、電腦上,更有甚者,一天二十四小時除了吃喝上廁所就是看電視。而我前段時間幾乎和常人一樣(甚至不如常人),早上看電視,下午看電視,晚上還是看電視。爸媽(常人)或許因為我是大法弟子,就很信任我,相信我會在家乖乖的做功課,不會把時間浪費在電視上……我真的很對不起爸媽,更對不起慈父般的、無處不在的師尊。

寫到這兒,我淚如泉湧,幾乎握不住筆。我趁著爸媽去上班沒人管我時就肆意妄為。整個人就癱在沙發上,手裏的遙控器一刻也沒消停。就像一塊沒有靈魂的肉,對著無聊的電視劇津津有味的看著,就算偶爾會看看時針又指向哪個數字了,但我還是找藉口「再等一下」,這「一下」就是幾個鐘頭。

我很想狠狠的揍我自己一頓。由於我的懶惰、求安逸之心使舊勢力抓住我的把柄,讓我的佛性漸漸離開我的心,讓魔性控制了我。於是我變得愛打扮,愛看漂亮的衣服還偷偷用媽媽的化妝品,塗上透明的指甲油,吵著要剪個漂亮的髮型,讓長髮像洗髮水廣告中的一樣;於是我開始聽朋克音樂,那種變異了的音樂,還買了磁帶(後來不知為何不見了);於是,我又把抑制了的暴戾重拾,媽媽說我兩句就受不了,摔門、咆哮,弄的媽媽都怕我,不和我計較,對爸爸更是不耐煩、愛理不理,到了今日,還對婆婆(大法弟子)大聲吼叫、抱怨,僅僅因為她不小心把電腦弄出點差錯。曾經以為自己長得漂亮,就幻想和其它班帥氣的男生交往,不過後來經師尊點化,意識到我和他是兩個層次完全不同的人,就不敢再有此念頭。

遙想去年那個夢:黑得伸手不見五指的山坳上有許多人,我憑著一盞搖搖欲墜的燈意識到有很多人(有一些是我的同學),大家都很害怕,低聲說著甚麼,我腳尖一使勁就飄在空中,用我最大的音量喊:「不要害怕,我會帶你們出去,我會帶你們出去!」最後我帶他們迎來了無邊無際的光明。

那幾句話真的是一個誓言──一個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誓言。

所以當我被舊勢力操控想自尋短見時,我僅存的佛性告訴我自己:「你千萬不可以死,你一定要堅強的活下去,你還有很多人沒救,你一死會給大法抹黑。」放下手中的美工刀,顫抖的打開《轉法輪》,看看師尊憐憫的眼睛,慢慢讀《論語》……終於緩過氣來的我渾身無力,這時,天目看見一個面目猙獰的男子坐在離我不遠的地板上,忍受著巨大的痛苦,最後被銷毀。

剛經過這一難的我突然意識到,我要把這個感受寫出來,雖說感到很慚愧,但我還是希望跟我相同處境的同修們有緣看到此文,早日找回佛性,理智的去面對今後的一切艱難險阻,清醒的認識到自己是個煉功人,做好三件事。不要讓執著淹沒了真正的生命的光輝。

個人層次有限,有不妥之處,還請同修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