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小學生給老師的一封信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二日】

尊敬的老師:

您好!我很早就想給老師寫封信。

今年是我小學生活的最後一年,今天是我開學的第一天,我們發新書了。一向喜歡學習的我就迫不及待的一本一本的翻看起來,當我翻到《品德與社會》第七頁時,我怔住了:法輪功,劉思影自焚……怎麼書中寫的和我知道的不一樣?

記得我很小的時候,每天早晨爸爸、媽媽和奶奶在做動作,有時候是站著,有時坐著,面帶祥和,動作緩慢,優美。我就問媽媽:「你們這是在幹甚麼呀?」媽媽微笑著說:「我們在煉功」。每天晚上回到家,對於爸爸、媽媽和奶奶他們最重要的就是學法,看那本叫作《轉法輪》的書。媽媽說:「書就像是老師,必須每天看,要不就會忘記老師的教誨,幹事情達不到最好。」他們每天讀,我就在旁邊聽,不知不覺一本書聽完了。他們還在讀 ……慢慢的在我的記憶裏有了打坐、煉功;修煉、學法,修煉法輪功。我們家非常和睦,雖然少了興奮的大笑和喧鬧,但家裏每個人心照不宣,祥和的,寧靜的,甜甜的,其樂融融。

記憶裏,媽媽每天早上煉完功,就送我上幼兒園。每天在路上媽媽叮嚀我:要與小朋友和睦相處,見到老師要問好,要有禮貌。我大點了,爸爸送我上學,路上還要囑咐:要好好學習,細心認真,不辜負老師的教誨;要愛老師,愛同學,愛護班集體;和同學發生矛盾首先要找自己,要忍,要處處為別人著想;要誠實,不撒謊;要保護環境,愛護小動物、植物,……按「真、善、忍」做個好學生。

於是,我記在心裏。我看到同學有困難就主動去幫助;看到教室地上有垃圾就主動把它扔到垃圾桶裏;看到花壇的小苗倒了,我就把它扶好;有賴小子三番五次戲弄我,玩我的小辮,我忍了,也沒告老師,回家媽媽說我做的好,還說吃虧是福……

有一件事讓我記憶猶新,到現在我還非常後悔。就是五年級時上科學課,老師讓我們觀察水裏的生物,我就養了小金魚。我每天放學就抱出魚缸,把魚抓出來放回去,抓出來放回去,這樣結果把魚玩死了。媽媽說我殺死了魚。如果是修煉人那是很嚴重的行為,屬於殺生,是修煉人不允許的,而自殺罪更大。那劉思影和她媽媽是甚麼人呢?如果是修煉人會自焚嗎?我百思不解。

後來,爸爸給我講了岳飛的故事,我明白了岳飛是被陷害的。接著我想到了爺爺愛看的老戲──竇娥冤,竇娥也是冤死的;上學期我們還學了國外天文學家布魯諾的故事,他為堅持「日心學說」而被火燒死。我明白了,真理需要堅持,不能屈服於強權和惡勢,冤屈最終會大白天下。

因此,今天我想問老師:我們《品德與社會》第七頁的內容可否不講?如果講了,將來法輪功大白天下的時候,老師的形像是甚麼樣?對老師有沒有傷害?對同學有沒有傷害?我希望老師永遠偉岸、高尚!永遠值得讓同學們尊敬!永遠是點亮同學們正確航向上的明燈!

我還告訴老師一件事。今年過年我跟奶奶給一位老鄰居拜年,可看到的不是新年的喜氣和笑顏,而是冷清的家,沒有兒子和媳婦(為法輪大法說句公道話被非法勞教),只剩下爺爺和小孫子,孩子正哭喊媽媽。

奶奶說像這樣的家庭在中國還有很多……那些為法輪大法講真話的人,他們不顧自己的安危為的是全中國人民知道真相,不受矇蔽,為堅持真理,備受折磨,有的甚至失去了生命。

老師,我想問:我們能為他們做點甚麼?我們眼看著好人被誣陷,被殘害,黑白被顛倒,就在法律不是法律的時候,我們能把自己的眼睛捂住、把耳朵堵住,說不關自己的事嗎?我們的良心何在?作為一個人正義表現在哪裏?

爸爸說沉默就是縱容,其實也是犯罪。我們不能熟視無睹。我的良心告訴我:必須幫助他們!但我不知該怎麼辦,請老師告訴我……

您的學生
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九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