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吉林省臨江森林公安局迫害法輪功的惡行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三月三十日】

善良的鄉親們:

共產黨對法輪功迫害八年了,法輪功不但沒有被迫害倒,反而在全世界得到了更廣泛的傳播。中國大陸人民也都在覺醒,真相越來越廣為人知,真、善、忍的光芒越來越照亮了世界,邪惡對法輪功的迫害也越來越走入窮途末路的時候,臨江森林公安局政保科科長於海濤在迫害法輪功上仍然非常賣力。

近日三公里河南大法弟子王永華朱明娟夫婦,因家門前的「真誠善良忍為上,重德行善做好人」的這副對聯等原因受到臨江國保大隊的非法搜查,但他們的住地為臨江森林公安局所管轄,所以臨江森林公安局的於海濤也得陪同參與。既然是陪同那也就是配角,但於海濤在搜查這戶大法弟子家卻是十分賣力,他以政保科科長的身份翻箱倒櫃、竄上竄下有一張不易發現的相片被他翻到。或許於海濤覺的找到的那些「罪證」還無法加重對王永華朱明娟夫婦的迫害,於海濤居然將手伸向朱明娟的衣兜,真是被權欲沖昏了頭腦。

由於搜到一些東西王永華朱明娟被臨江國保大隊帶走,在幾個小時的對質中臨江國保大隊的人知道煉法輪功的人都是好人,法輪功是受迫害的。人還都有善的一面,臨江國保大隊也沒有太難為他們,但在經濟上還是受到了一定的損失,如果沒有於海濤搜到的那點東西,他們所受到的損失也許會更少一些。

事後很多人知道了於海濤的所作所為,大家互相說「以後於海濤再去你家別給開門」「以後再見到他躲的遠遠的」……警察是以懲兇除惡、除暴安良為己任,是正義的化身,但現在的警察好人見了怕,好人見了要遠遠的躲,這是哪門子的道理?

大法弟子遲民寶家一直租房住,2006年底買到了合適的房子。搬家是公民的權利和自由,無須告訴任何人。但三公里派出所不知受誰的指使幹了一件不光彩的事。遲民寶有個姪子20歲左右有些弱智,沒上過學,簡單算術都不會,和他的奶奶一起生活。在2007年初,在家人不知道的情況下三公里派出所將其抓去威逼、恐嚇讓他說出他叔叔的家搬哪去了,還強行翻兜,又問了其他一些問題,後來他都不太記得了。事後家人要去派出所理論,好心的鄰居說「現在上哪去講理,正常人的人權都得不到保證,何況這孩子又弱智,算了吧!」就這樣家人沒去找忍下了。

三公里法輪功學員孫運芝曾被判刑兩年半,在監獄被迫害的頭髮花白,身體虛弱。如果於海濤同意接收的話,在2006年孫運芝老人可以提前兩個多月回家,但於海濤就是不肯將人接回。三年前將孫運芝抓走只能說我們地區少了一個好人,把孫運芝接回只能說我們地區多了一個好人。不知道於海濤為甚麼就是不肯將人接回?

秦嗣英的丈夫高樹和因告訴世人法輪功真相被判刑兩年半。在後來送達家人的判決書上寫有秦嗣英作為證人的證詞,但證詞的內容秦嗣英根本就沒說過,到現在秦嗣英也不知道她的證詞是怎麼被於海濤寫上去的,作為證人的秦嗣英也不知道為甚麼在法院開庭時自己沒有到庭作證。

時至今日三公里看守所仍然關押著三名外縣的大法弟子。

我們只是祛病健身,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個好人,不去傷害任何人,不作壞事只做好事,按照自己的人生理念去生活。我們只是想要回作為公民基本的權利和信仰的自由。我們只是告訴世人真相和我們所受到的迫害,希望世人能夠理解、同情。我們也都是本著慈悲善念去做,不知道於海濤為何要如此下狠手。對個別不明真相的世人我們不說甚麼,以慈悲寬容去對待他,但是與法輪功打了這麼年交道的於海濤難道不了解法輪功麼?很多世人都知道電視演的那些是對法輪功的栽贓陷害,難道作為警察的於海濤不知道麼?

我們不知道於海濤為何要如此仇恨法輪功,迫害好人為何要如此賣力?在此我們希望於海濤親人、朋友、同事、鄰居替我們問一下,讓我們清楚,心裏有個底,拜託了。

當然於海濤也許會說:「共產黨給我錢,我就得去幹」。如果於海濤真是這種想法,那麼這裏我就要告訴你:「共產黨本身並不從事勞動生產,不創造任何財富,它只是大量搜刮民脂民膏拿出一小部份給了你。你拿的高額工資都是我們勞動人民的血汗錢。」拿著人民的血汗錢迫害起人民來卻不手軟。

這裏有必要把這些年來臨江森林公安局對法輪功的迫害揭露出來。據不完全統計八年來臨江森林公安局曾對近四十人次非法關押,二十人次被非法勞教、判刑。下面把我們所了解對法輪功個人的迫害情況說一下:

高守和,男,57歲,家住小西溝,曾先後被非法勞教兩次,判刑一次。在長春朝陽溝勞教所惡警慫恿犯人毒打高樹和,一根肋骨被犯人打斷,事後高守和不但沒有被保外就醫,勞教所甚至都沒有採取任何措施。2004年末高守和因向世人發放真相材料再次被非法抓捕,在惡警未通知家屬的情況下秘密開庭,被非法判刑兩年半。事後得知法官只是說了有多少份材料,但卻沒有說出材料裏的半點內容。判決書下發到其家屬時,其妻發現她作為本案的證人卻未到開庭現場,而且還發現判決書裏其妻的證詞皆為虛假。這就是江澤民實施對法輪功人員「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的政策下所出現的。

秦嗣英,女,55歲曾先後兩次被非法勞教,2002年第二次被非法抓捕時,警察對她家進行了抄家。手提縫紉機和錄音機被抄走,後被好心的鄰居要回。

劉洪才,男,33歲家住北山公園附近 在2001年4月末只因為他不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被非法勞教三年。2002年3月在朝陽溝勞教所,惡警為使其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將其雙手銬上,扒去外衣,五、六個惡警將其圍住,使用電棍、警棍、拳腳將其毒打,直打的他兩腳腫的像饅頭,兩腿黑紫,渾身青腫,頭髮電焦。但劉洪才始終沒有向邪惡勢力妥協。後來惡警怕出人命才住手。那次對劉洪才進行搶救的醫生事後遇見他時還說:「你真是死裏逃生啊!」

王豔鈺,女,40多歲曾多次被拘留。2004年9月份只因被懷疑二道站的醜惡黨魁像是她所毀,就將其抓捕,並抄家,將家裏的電腦等物件被抄走至今未歸還。在王豔鈺被非法關押期間,其女兒對惡警跪地為母親求情,但惡警仍不肯放人,之後王豔鈺被非法勞教兩年。

肖春國,男,60多歲,家住刨花板廠附近,在1999年就因他在北京的兒子家住一段時間,回來後即被非法關押,後來雖然將人放回,但仍然不斷受到警察的騷擾和恐嚇,精神上受到很大打擊。在長期的恐懼與憤懣中老人的精神現在已經稍有不正常。

家住北山公園附近一位姓趙的老太太,70多歲,在未煉功之前身患心臟病等多種疾病,煉功後病都好了。迫害法輪功後警察上門騷擾並威脅說:「再煉功就停發你的老保工資」。在家人的強烈反對下老人不敢再煉功,後來舊病復發,去世。

以上是本地區對法輪功學員迫害的部份情況,由於一些原因我們還無法把更多的詳細情況揭露出來。

在臨江森林公安局迫害法輪功的這些年,三公里的法輪功學員保持了極大的克制態度,在越來越多世人知道真相的今天,臨江森林公安局對法輪功的迫害仍然很嚴重,我們有必要把這些受迫害事實寫出來,讓世人看看臨江森林公安局對真誠、善良的法輪功學員都做了些甚麼。一方水土養育了一方人,人不親水還親,法輪功學員以真、善、忍為處世原則不會傷害到任何人,為甚麼要對他們下如此狠手?

如今法輪功已在世界八十多個國家大面積洪傳,受到當地政府與人民的普遍歡迎,法輪功所到之處都給那裏的人民帶來了祥和、健康、歡樂,受到各國政府及民間組織的褒獎兩千多項。法輪功源於中國,洪傳世界,已成為海外華人的驕傲,迫害法輪功也已成為人家外國人的笑柄。

附:於海濤的手機號碼 13180701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