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四川省成都市新都區國保大隊長陳德荃及其親友的公開信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八月八日】

你們了解陳德荃嗎?也許你們會覺的這個問題問得很可笑,其實不然,你們只知道陳德荃在新都區公安局國保大隊上班,職務是大隊長,但她具體幹了那些事,你們知道嗎?

從1999年中共惡黨迫害法輪功至今,陳德荃先後擔任國保副大隊長、大隊長。前兩任大隊長分別是巫元松、曾維強。每次新都大法弟子被綁架,陳德荃都要親自出馬,領著一幫惡警,強行闖入大法弟子家中非法抄家,並搶劫、掠奪大法弟子私有財物,不計其數。其中一名開店做小生意的就被搶劫、敲詐財物3萬餘元。新都有吳明忠、胡紅躍、劉生樂、吳大碧4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其中劉生樂、吳大碧的死,陳德荃都負有無法推卸的責任。

在中共迫害法輪功前夕,陳德荃和巫元松就安排人秘密跟蹤監視新都大法弟子,搞了所謂的「摸底」,打壓一開始,新都公安局就根據他們的「摸底」,瘋狂抓捕、抄家、拘留、迫害大法弟子。迫害至今已經八年之久,新都遭到非法判刑、勞教的大法弟子都是在陳德荃的直接指揮或參與下進行的,其中近20名被判重刑,最多的長達八年之久,至今仍被非法關押在監獄。02年至03年新都地區近百名大法弟子被抓到泥巴沱強行洗腦迫害,陳德荃是主要的策劃者和參與者。

不僅如此,陳德荃長期以來執法犯法,縱容、唆使其手下一幫惡警,對大法弟子進行監視、跟蹤、竊聽電話、刑訊逼供、酷刑折磨。主要手段有:「蘇秦背劍」式銬手銬;戴著手銬吊在空中;抱著椅子銬手銬,使手銬陷進肉裏;男警用手反覆掐女學員的大腿;多股銅線纏繞成拇指粗作為毒打刑具;用木凳砸;用電棍電;用皮鞋踢;戴腳鐐;長時間不准大法弟子吃、喝、拉、撒、睡覺;長時間罰跪等等等等。

八年來迫害從未停止,陳德荃也在助惡為虐的路上越走越遠。2007年4月4日上午,陳德荃又帶領潭毅、賴偉、楊傳述、薛良軍和三河派出所惡警吳少華等,沒有說明任何理由,衝進陽從梅在三河場開的理髮店,粗暴的將陽從梅打翻在地,強行非法抄家,搶劫、掠奪了電視機、DVD、手機等私人財物並將她綁架。一直到4月28日,25多天後,陽叢梅的父母才得到三河派出所的刑事拘留證。拘留證上聲稱「涉嫌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既沒有辦案警察的名字,也沒有拘留期限,甚至連拘留證上要求的「如未在拘留後24小時內通知被拘留人家屬或單位,請註明原因」一欄也是空白的,只有一個「成都市公安局新都區分局」的章。因為陳德荃等知道:「超期關押多達25天」後才送看守所,是嚴重違法的行為,怎麼敢填寫呢?

6月29日,陽從梅的母親樊秀英到新都區人民醫院看望絕食抵制迫害的女兒,被看守所警察粗暴拒絕, 110惡警對老人圍打並扭送上警車,送到新都公安局。惡警將她關在警車內,在烈日下曝曬,並對她嘲笑辱罵、威逼恐嚇。飽受驚嚇的老人深夜12點過一瘸一拐回到家中,手腳紅腫青紫,渾身疼痛。

7月17日下午新都區公安分局、國保、三河場派出所的惡警為了推卸責任,將絕食抗議迫害、生命垂危的陽從梅送回新民鎮何屯五大隊的娘家。但是惡徒們並未罷休,他們繼續與當地不法分子不分晝夜24小時輪番守在陽家院子,不允許陽從梅外出一步,也不允許外人到陽從梅家探視,使陽家也變成了監獄。這給陽從梅一家帶來巨大的傷害,陽從梅只得繼續絕食抗議。這種行為和土匪有甚麼區別呢?難怪老百姓流傳著一句歌謠:「過去的土匪在深山,現在的土匪在公安。」

請大家仔細想想,這些警察們的所做所為是「人民警察」?還是「共產黨的家奴」?難道只要是修煉「真、善、忍」法輪大法的,就不是中華民族的公民了嗎?就能被剝奪了公民的合法權利了嗎?難道按「真、善、忍」做好人有罪嗎?惡警們這種嚴重違法、侵犯人權、執法犯法的行為,難道就不應該受到譴責、受到法律的制裁嗎?要知道軍隊應該忠於的是國家、人民而不是政黨,身為執法者,如此肆意踐踏法律行為難道不應該引起大家的深思嗎?

其實,大家看看《九評共產黨》就不難看出,自從中共建政以來,各種政治運動就沒停止過,短短幾十年就冤死了8千萬人,相當於兩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的總和!不但給中國人民帶來深重的災難,也使國民經濟受到嚴重的破壞。年歲大的人都知道,「土改」、「鎮反」、「三反」、「五反」、「反右」、「四清」、「文化大革命」、「六四」、「迫害法輪功」……,同樣的悲劇以不同的方式上演,從無間斷。

中華民族上下五千年的歷史,朝去朝來,哪有鐵打的江山?從天象的變化來看,《九評共產黨》橫空出世,揭穿了中共邪靈魔教的真實面目;貴州平塘「藏字石」驚人顯現,石頭上六個大字「中國共產黨亡」,預示著這個從俄國引進的共產邪黨的可恥敗亡。當初蘇聯退黨人數超過400萬時,不可一世的蘇聯共產惡黨頃刻土崩瓦解;如今,中國的三退大潮(退黨、退團、退隊)人數已突破2400萬,中共惡黨的崩潰已是指日可待。而中共垮台以後,那些追隨中共肆意行惡的人,如果不立即悔改,就會像當年的納粹黨徒一樣受到正義的懲罰。

《九評共產黨》敲響了中共的喪鐘。許多人讀過《九評》之後,聯繫現實一想,看清了中共真是個謊言黨、殺人黨、流氓黨、邪教黨啊!留在這樣的黨內害人又害己,不如早早退出好。到2007年7月,通過大紀元網站聲明退出中共黨團隊的人數已經超過2400萬。今年元旦,有個派出所的全體黨員集體聲明退了黨,表示「不再充當中共炮灰,不再欺壓善良與無辜,決不做歷史的罪人!」

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八年裏,它把法輪功推上了世界舞台。現在法輪功已經洪傳世界八十個國家和地區,包括港、澳、台,已將真善忍的美好帶給了全人類,受到全世界的歡迎,獲得各國的褒獎與支持議案信函已超過2723項,法輪功創始人還四次被諾貝爾和平獎提名。對社會的穩定,提高人們的身體素質和道德水準,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現在包括江澤民在內的涉案參與迫害的中共官員,已有27人在國際上被以「群體滅絕罪、反人類罪和酷刑罪」起訴。「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啟動「全球監視追蹤系統」,在全球範圍內追查一切參與迫害法輪功的直接、間接責任人,「無論天涯海角,時日長短,必將追查到底。」

那些還在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啊,你們為自己想過嗎,善惡有報啊。無論你是甚麼人,警察、檢察官、法官,一旦參與了迫害法輪功學員,你就是在犯罪。如果那是你的職業,那你就是在執法犯法。你明知道法輪功是在做好人,只為暫時保住眼前的飯碗,你要出賣良心,為中共賣命,你就在做替罪羊,當殉葬品。

陳德荃及其親朋好友們,我們告訴你們這些,是要讓你們了解陳德荃這些年都幹了些甚麼,希望大家能幫助她認識到她的危險處境,規勸她趕快清醒過來,停止迫害,將功補過,不要隨著天滅中共的到來而葬送了自己的未來並殃及了家人。每個人來到這個世上都不容易,人生苦短,功名利祿如鏡花水月,百年光陰眨眼即過。古往今來多少仁人志士為了尋覓人生真諦而上下求索:人究竟是為了甚麼而活著?人生的意義究竟是甚麼?在大是大非面前,每個人要對自己的生命與未來負責。多一份善良和正義,對邪惡就多一份遏制。在天滅中共的歷史大選擇悄悄來到眼前時,無人能獨立於歷史的腳步之外,這關係到今天每一個人的未來,神佛要留下的是還有良知的生命。


陳德荃:新都公安局國保大隊長 028─83964801(辦)028─3963783(宅)13608171360
李勇:陳德荃的丈夫,蒲江縣國土局局長028─88552571/88552283(辦)028─88552595(傳)028─83963783(宅)13608000229(手)
地址:浦江縣鶴山鎮成祥街1號 郵編:611630
李勇的同事:徐東 潘為華 趙強 郭盛儒(都是副局長)李勇曾經在新都區國土局和木蘭鎮政府上班。新都區國土局028─83013727/83012652/83013707/83974252地址:新都紫瑞街22號
木蘭鎮政府028─83038200/83038918/83038205/83038202
陳德荃的兒子所在學校:新都四中,校長:劉明禮(女)028──83974187地址:成都市新都區蓉都大道北段187號 郵編:610500
李錫永:陳德荃的公公,家住成都市新都區馬超路新都花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