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自己,去掉想改變別人的心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九月一日】修煉九年了,到今天我才意識到自己的一個很大的執著──想改變別人。長期以來,我的眼睛總是盯著同修的不足,執著於別人的執著,想給同修指出來,讓同修好提高上來。而且指出同修的問題時,還像給小學生講課一樣,仔細的一點一滴的和同修在法理上切磋,生怕同修不明白。

這與我以前當過小學老師形成的職業病有關係吧。因此,我總是不自覺的把自己擺在學員之上,以一種高高在上的心態,把自己的認識強加於別人,用指導別人的口氣與同修交流。當同修達不到我心裏所希望同修達到的標準時,我就開始產生急躁情緒,說話語氣更加不善、不祥和,甚至有時帶有命令的口氣,致使我和同修之間產生了很多矛盾。我竟然還不向內找自己,認為我為了你好,為了讓你提高上來,我沒有做錯甚麼,你即使現在有怨氣,以後就明白了,我不在意別人對我怎麼樣。我還認為自己是為法負責呢。

寫到這,我又意識到這也是一種走極端。為甚麼不能取中呢?我又能指出同修的不足,讓同修意識到,又不引起同修的反感,那不是更好嗎?這就要求我們除了做到師父要求的「語氣、善心,加上道理」之外,還要做到不執著於同修的執著。我們看到問題了可以給同修指出來,但不執著於結果。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要相信師父,相信法能改變一切。

下面列舉幾個小事說明我的認識過程。

幾年前,由於參與了一些證實大法的工作,不知不覺的也可以說是身不由己的成了「協調人」。由於自己學法不紮實,人心還很多,很多時候是用人心來做證實大法的工作,看到我縣的一位主要協調人學法少,干擾大,我很著急,就想盡辦法幫他「提高」:叫他出來學法;甚至到他的家中和他一起去學;還組織其他同修輪流去他家學法。結果給他造成了很多麻煩和家庭矛盾,最後也沒有解決問題。我還沒有深刻的找自己,雖然也意識到可能是自己的執著造成的這一狀態,但沒有紮實的修去自己的人心,三年多了,我是不撞南牆不死心,一直在這種矛盾中衝撞著。

在我們縣有一個學法組,組上的學員很精進。散發資料和其它證實大法的工作都做的很好。可是由於證實大法的事情越來越多,參與的人少,致使這個學法小組也受到了干擾,來學法的人少了,最後,就沒人來學了。在發正念、煉功時,大部份人犯迷糊。由於學法少,加上邪惡因素的干擾,同修之間的矛盾也出來了,更加影響了集體學法、煉功。看到這種情況,我心裏又著急了。趕緊找這個同修切磋,找那個同修商量。由於我執著於他們的執著,想通過自己的努力把問題解決掉,讓同修都去掉人心,提高上來。而忘記了一切都是師父和法的威力,忘記了師父教導我們的,當別人發生矛盾的時候,第三者看到了都要找自己。我甚至捨近求遠的到他們那裏去學法煉功,目地是想用自己的行動帶動他們形成集體學法。高高在上,指導別人的心有多強啊,可我卻沒有意識到。直到有一天,一個同修說:「他們的狀態都是你造成的,你太執著於他們了。你越執著,他們受到的干擾就越大。」我才猛然驚醒,意識到放縱自己的人心是多麼的可怕。

我和我縣的一位老輔導員之間在一些證實大法的工作上存在著意見分歧,矛盾很突出,影響了整體配合和救度眾生。已經有很長時間了。我努力的向內找,去掉了自己的很多執著。但我也想讓她去掉執著,提高上來,心裏也的確是為她好,為整體好。但由於我想改變別人的心沒去,我們之間的矛盾依然存在。前幾天,我想叫著她和外地同修一起交流,想讓她轉變觀念。當外地同修的談話中有觸及到她的觀念時,我就想,她應該明白了吧,她一定會轉變的。後來,我又找機會,想當面再和她交流,指出她的問題。沒想到,她大發脾氣,像連珠炮一樣,轟我一頓。我很平靜的聽著,還覺的自己修的不錯了,不動氣了。但心裏覺的同修真是一點也不向內找啊,其實是自己不向內找了。是我總想改變別人的執著不去造成的啊。我為甚麼做事總有目地呢?總是執著結果呢?師父告訴我們要「做而不求」,我為甚麼就做不到呢?我為甚麼總想改變別人就不想改變自己呢?我是在修嗎?

由於我的執著造成了整體的不協調,帶著困惑,我去找甲同修交流。還沒等我說甚麼,甲同修好像知道我的心思。首先開口說了她執著於別人的執著造成的深刻的教訓。

甲同修的話使我徹底看清並去掉了自己的執著,明白了每個大法弟子都有師父在管,我們只是在發生的一切事情中看自己的心,提高自己。同時善意的幫助同修,但不執著於結果。把一切交給師父安排,相信甚麼事情都會解決。

寫到此,我的心也豁然開朗。我對兒子的執著也該徹底放下了。兒子以前煉功,後來慢慢放棄了。我越是執著,他就越不煉。有時想,愛咋樣就咋樣吧,我管不了。現在,我放下了情,相信一切都會變好的。

這只是我悟到的一點粗淺法理,因層次有限,不妥當之處,還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