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我 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四日】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二零零四年末,離華人新年只有三個月的時間,多倫多學員決定於二零零五年一月底在多倫多舉行新年晚會。由於籌備時間短、資金要求量大,我和渥太華另一名學員也參與拉贊助,幫助解決資金問題。

我當時看中了全國和當地最大的幾家西人報紙、最大的銀行等拉贊助。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初,由於我原來工作的公司裁員有我,我就順勢全力投入了拉贊助。然而到了演出前,我卻一個贊助也沒有拉到,而且整體拉贊助的情況也不很理想。

我當時心情非常沉重,我看到了舊勢力的經濟上迫害系統的安排。要想大面積救度眾生,需要在資金上有所突破,我從此萌發了粉碎邪惡「經濟上搞垮」政策、在經濟上破除舊勢力安排的決心。而學法中我領悟到,要想破除舊勢力的安排,唯有學好法。

一、經營大紀元廣告 全盤否定舊勢力的經濟封鎖和迫害

二零零四年底,多倫多開始發行英文大紀元。可渥太華人員少,面臨不小的資金壓力,渥太華要不要上?正如師父在《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講法》中指出:「可是迫害情況很急,反迫害是沒有時間這樣慢條斯理的。」「你們不能等,眾生在被迫害,道德在急速的下滑,你們要救的人是越來越少,越來越難,所以不能等。」於是,渥太華集體決定:上!並且,幾乎所有學員都動起來了。

當時,我主要考慮到三個因素:1)從經營大紀元廣告、市場入手;尋求從經濟上更大層面否定舊勢力安排的途徑。2)過去每每重大突發事件,我需要立即見政府官員、開新聞發布會,大紀元工作給我提供了時間上的靈活性。3)我堅信大紀元工作不僅能夠解決生活問題;而且比我常人的工作還能給大紀元注入更多的資金。於是,從二零零五年初我就開始協調大紀元的廣告、市場經營。

師父《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中說:「舊勢力他們安排得有序,我做得也很有序。」師父在《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講法》中指出:「就像新年晚會這個演出一樣,幾年來我們大法弟子很努力,但是由於專業化成度不夠,效果有限。一專業化就不一樣了。」

記得四、五年前,證實法中我們開始走向主動,全球起訴江××。由於沒有法律專業知識,感到常人律師受到的干擾很大,不僅容易被人的框框束縛,而且律師費用昂貴。為了能在加拿大用法律窒息邪惡,需要法律專業知識上快速突破,我們不斷參加人權法律會議,向法律界講真相的同時,還結識了現在起訴江××的律師。二零零四年夏天,我們還破例被允許在加拿大律師年會上做法輪功人權法律報告。當時,雖然我們在冰島信息專局獲勝;但在向更高一級冰島仲裁委員會遞交訴狀時受到了阻力,由於資金問題,案子一直沒有進展。於是,我在CARLETON大學上了一門國際刑事法的課;並完成了向冰島OMBUDSMAN訴狀,沒用律師就打贏了案子。我體會到了師尊所講「一專業化就不一樣了」。對粉碎舊勢力的迫害也要落到實處。只要我們用心鑽研,大法的無邊法力就會賦予弟子無量智慧。

我做了市場調查後;定了經營策略。後來還到大學上了市場經營、銷售課。

開始時,渥太華冰天雪地,滿城開車,上門拉廣告,一點也不覺的寒冷。儘管我們幾個同修沒有任何經驗,但總能拉到廣告。很快一名平時英語不好的同修在西人市場拉進一個兩萬六的廣告!我們感到師父的慈悲。而我卻一段時間沒拉到廣告,但沒被嚇倒,覺的舊勢力不配考驗大法弟子,很快我就和一家車行簽了近三萬的一年廣告。我不斷感到師父加持,真是「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師徒恩〉)。當看到常人迷失在世間這麼苦,還能有緣了解真相,並肯把錢放在大面積講真相的報紙裏,不僅自己有了美好未來而且注入的資金能救度更多眾生。我開著車常常深感師父的慈悲、有時不知不覺淚水就流了下來。

簽了合同,也不能絲毫放鬆。這家車行登了廣告不久,經理就給我打電話,讓我見他。一去,他說:你們的報紙有問題,我們不能再登了。原來,我們廣告一登,所有中文媒體都給他打電話,要這家車行在他們的中文報紙登廣告,還說了我們報紙的很多壞話。我知道真相沒講到位,我就進一步講真相。同時,還告訴他,我們的報紙好評如潮;才給平息下來了。

的確,我們報紙受到很多讚揚。不久前,聯合國難民署在加拿大的分部讚揚英文大紀元是有高度信譽的週報。一客戶對我說:你們的英文大紀元報紙清新、乾淨,看了你們的,就不再想看其它報紙了。兩週前,一位希臘老太太給我打來電話,激動的半天說不清。我讓她慢點說。她非常激動的告訴我:她這一輩子就愛看報紙,但從沒到看過這麼好的報紙(指英文大紀元);她以後要期期不落看。我體會到是大法法力的體現。

誰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不久,車行經理又給我打電話,讓我見他。一去,他說:我們車行的主人聽說廣告效果不好,又考慮到廣告經費超支,讓我通知你,不能再登廣告了。我心想:怎麼會呢?另外空間的廣告效果肯定好著呢。就又講真相,並介紹我們報紙的優勢,發到所有國會參、眾議員、市議員、很多政府部門、商家、全市有幾百個發行點,每週五還在市中心手發,並且提出給他改進廣告設計方案。還告訴他:「在我們報紙上登廣告是有福份的。」他半信半疑的答應和主人再商量商量。終於,又一次平息下來。

我幾乎每週給客戶送報。二零零五年聖誕前,又見到了這家車行經理。這次,他又叫我到他辦公室。進去後關上門說:我們廣告經費真的超支,必須得砍。然後問我:你猜我怎麼辦?我問:咋辦?他說:「我把另一×××報的廣告給砍了!」這時,我和他的雙手緊緊的握在了一起。去年五月,經理激動的告訴我:你們的報紙真的給我們帶來了福份!原來,他們車行在加拿大第一次成為、並連續兩個月(三、四月)蟬聯全國銷售冠軍!當然,現在我又遇到新的嚴峻考驗;但我充滿信心。

去年,一家具店登了廣告。了解他有經濟實力,我就建議贊助新年晚會,店主滿口答應。可後來,一提此事,店主就很為難。我就請他出去吃飯,同時想問個究竟。交談中,才知道他公司剛吃了官司,消耗了不少錢。我知道干擾又來了,就講晚會是傳統文化在被中共破壞後的復甦和超越,能和這麼高水準的演出合作是極大的榮幸;也會直接帶來經濟好處。聽完我介紹後,他說會認真考慮考慮。

一個多月後,他終於答應了贊助。當我問他資金怎麼解決的?他的回答讓我感動:他從銀行貸到了款!晚會結束不久,他的員工高興的告訴我:看我們演出的觀眾到他們那兒買了家具!

為了及時服務客戶,我還學會設計廣告。很多工作使我很難和協調工作平衡好。二零零五年九月,胡來訪,我們組織了很多活動。雖然做大紀元的時間很少,但很容易拉到廣告,我體會到心在法上時,師父對我們的慈悲呵護。

有件事對我觸動很大。另一個家具店,我跑了好多次,主人每次都欲做又止;總說再考慮考慮。於是,我想,吃多少苦、就是再多跑多少次,也要拿下來。結果,當跑了三十來次時主人還是說再考慮考慮,我才意識到恰恰我的「吃多少苦、再多跑多少次」的這一念被舊勢力鑽了空子,讓我多吃苦。當我歸正這一念後;主人很快就做廣告了。這件事說明了大法弟子的一思一念不能承認舊勢力的安排的嚴肅性。師父講:「否定它們,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二、在全球華人新年晚會期間修煉 放下自我

去年年初,經過一次次討論,渥太華決定舉辦二零零七年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經歷了二零零五年多倫多晚會的艱難,我當時還體悟不到新年晚會天象的變化,渥太華人手又少,經營現有的大紀元本身就很不容易,再上晚會,我感到壓力巨大。去年七月專程去外地尋找資金的渠道,不獲而歸。去年夏天,我就撞車兩次。

但我們做了詳細的布局規劃。渥太華大法弟子心很齊,售票進展非常順利,十月中售票過半,而且拉贊助也有起色。正如師父《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中指出:「大法弟子作為一個整體在證實法中協調一致法力會很大。」同時,和其他協調人為整體提高無私付出了很多時間、心血相比,我看到了差距。師父在《精進要旨》〈為誰而修〉中指出:「人類社會從古到今就存在著一個理,叫相生相剋」,同時,特別指出:「這就是過去的理。」還說,「相生相剋的理以後會發生變化。」我也體會到,其實,相生相剋的理正在發生著變化。

然而,由於很多事情進展順利,使我那執著自我的心也開始膨脹。去年十月中,晚會就售票過半,可大紀元卻出現財務危機。當時,有學員認為我全力投入晚會,不管大紀元,對我意見很大。我覺的別人根本不理解我的苦心:因為贊助方案已經把大紀元包括在內了。因此我一直向外找,說是別人的責任;甚至還用惡的一面說:「這是好事,大家都承擔一下就知道經營大紀元的難處了。」

這話激怒了一名學員,她追著給我打電話,指出我的話不在法上。並說:大紀元銷售逐漸下降。我馬上回應:「我的銷售額沒降。」那名學員在電話裏非常嚴肅的說:「我不是說你的銷售額,是大紀元的銷售額。我看你不是證實大法、是證實你自己。你還抱怨別人,不向內找。你現在心性已經掉的非常低了。」

其實,這些話都是很對的。我側重自己的銷售,但對大紀元的計劃過於簡單化,沒有對整體盡責。可當時,為了維護自我,我也不守心性了,把電話給掛了。其實,我有證實自我的心,這方面有不少點悟。但我又以自己忙、沒時間交流等等藉口把修掉自我的機會一次一次的推開。一次,夫人笑瞇瞇的說:「你看咱們這幾個協調人做事,都沒有一絲為了自己的心。」我立即表示贊同。誰知,她話鋒一轉,接著說:「除了你。」

師父說:「為私是過去宇宙的根本屬性,成住壞滅、生老病死也是因此屬性所帶來的必然性。將來的法是圓容的、是為公的,由於宇宙的根本屬性的改變,也使宇宙的過程、生命的特點發生了根本的變化。」(《在二零零四年美國西部法會上的講法》)

大法弟子看問題,首先應該考慮到法的要求、師父正法的需要。我發現自己有時做事的基點都帶有私心。甚至把自己想做的、能看到表面結果的事擺在第一位,而把師父要求做、但難度大的事,放在一邊不能全力投入,不能用神的一面證實法。漸漸的,以壓力大、忙為藉口,聽不進去批評。直到現在才開始變化。我感到最近很長時間不能靜心學法、把忙於做事等同於精進。不能溶於法中,自我的心就開始膨脹。

最近發生了一件事,才使我真正清醒過來。剛剛辦完新年晚會,我一直認為進展還算順利、覺的協調人間配合的也很默契。然而,在一次交流時,另一位協調人卻對我很有看法,說雖然她總體協調,但凡事「還不是都聽你的」,而且表達方式讓我感到非常尖銳。由於和我所判斷的相反,這一突發事件,對我觸動很大。之後我的回應把我執著自我的心也暴露無遺;直到完全無法迴避時,我才清醒過來,開始認真面對執著自我的心。

我的內心非常苦惱,較長時間走不出來那被動的忙於事務、心力交瘁的狀態。讀書、發正念時也在考慮項目的事,看到不能在法上精進的原因是不能堅持學法。這事發生後,不管再忙,每天早晨先和媽媽煉功、學法。我看到了那顆執著自我的心,感到放下執著後的輕鬆。

其實,去年有一段時間能夠堅持學法時,就感受到法的力量和沒有自我時的狀態。我有一段時間和媽媽堅持學法,我突然感到和媽媽的間隔越來越小了;媽媽對我做的一些事也突然感起興趣來了。一次,晚上十點,我們交流渥太華新年晚會市場、經營的情況。這時媽媽湊了過來。我說這是市場、經營的會,你會覺的沒意思的。可媽媽沒動,靜靜的坐在旁邊聽。很快,就快到十二點,要發正念了。我轉身一看,媽還在聚精會神的聽著。事後,我試探的問:媽,您聽懂了嗎?她說:「我全都聽懂了!」後來,媽主動把晚會在中國城貼海報的任務接了下來,和其他學員一起在中國城貼,在華人社區布下了純正的場。

師父在《轉法輪》中寫到:「真正的信息是元神發出的,但是他發出的不是語言,他發出的是一種宇宙的信息,代表著某種意思。」我從中悟到,其實,同修之間的間隔不是語言。當我們的元神發出的宇宙信息沒有了自我時,那種間隔就沒了。

我體會到,按照師父說的做,做好三件事,就是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而學好法是關鍵。今後,我一定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靜心學好法、做好三件事,放下自我,無條件的去圓容師父所要的,在最後走向圓滿的路上精進不停。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二零零七年加拿大法會交流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