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修煉中放下自我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四日】在修煉過程中,直到最近我才發現自己真正的執著,是「私」,執著於自己。我曾以為自己是多麼的大無畏,正義正直一直是我對自己的評價。可是直到最近我才發現自己是個很自私的人,我把師父賜予我如此神聖的責任,當成了實現自我、證實自我的過程。

這場對宇宙大法的迫害,本不應該出現,是宇宙的舊勢力,想在這強加的魔難中妄圖考驗大法,可是誰也不配考驗這造就一切的宇宙根本大法,法能正一切不正的,可憐的只是舊勢力,它們偏離宇宙特性的「私」暴露得一覽無疑。正法的過程中,大法弟子越來越成熟與理智,可是如果每個人都做的正,那這場迫害就應該停止了,世間應該被正過來了,為甚麼還會持續了八年呢?

我問自己,你真的修的無漏了嗎?你真的很正嗎?往心裏挖,我看到自己在這場本不應該存在的強加的迫害中轟轟烈烈的證實著自己,把強加的魔難當成突現自己必經的過程。我曾以為這樣才能修的好,修的高。可是回頭看去,我為自己的不成熟而感到羞愧,這不就是舊勢力迫害正法的藉口嗎?

造就萬物,宇宙,一切根本的正法誰也不配考驗,我們就是法造就的,偏離了,不純了就應該在法中正回來,同化於法,而決不是用大法賦予我們無上的責任用來證實自己,這不是在利用法達到個人為「私」的目地嗎?還是不正嗎?自己都不正,怎麼助師正法呢?在下意識的承認這場所謂的「考驗」中,怎麼能真正的制止這場迫害呢?我想迫害本不應該存在,迫害出現了,那就是因為自己沒有做好,沒有做到法對自己的要求,如果大家都是那麼正,那麼世間的一切就都被震懾住,邪惡也就自然無容身之地,邪惡自滅了。可是為甚麼邪惡還能行惡?不就是大法弟子還有漏洞嗎?

到今天,我才發現,自己的私,我一定要挖去它。一顆私心,讓我保護自己,證實自己,有條件的做著證實法的事情,這裏就談談「私心」不去,自己在救度眾生路上走的彎路。

在人中,我一直把救度眾生當成是一項正義的事業在做,「正義」二字一直是激勵我前進的動力,這也讓我形成了不達目地不罷休的特點,經常對於一些我長期講、長期不聽的人來說,我有一種非常不好的心態,心裏想「到時候你就知道我說的是不是真的了,路是你自己選的」,現在回過頭去看,我問自己,「你講真相的目地是甚麼呢?是想證實自己說的都是對的嗎?是想讓那些不聽自己勸的人後悔嗎?你的慈悲又在哪裏呢?這哪是證實法呀,這不就是在證實自己嗎?」

聽我講的,我就對他笑,不聽我講的,我就在背後說風涼話,這與常人有甚麼區別呢?對於惡黨,我曾一直抱著一種噁心、反感的態度,凡是提及它的,我在講真相中一概全打翻。我的父親是老黨員,為了勸他退黨,我一直堅持不懈的向他揭發著惡黨的林林總總,兩方都不放棄自己的立場,最後演化到激烈的矛盾中。我發現自己不是在救這個生命、這個天體,而是由於證實自己的「私念」將他推出去了。我問自己,你在做甚麼?師父告訴我們,做甚麼事情都要首先想到別人,可是我卻一直因為堅決的維護著自己,沒有做到理智的去向親人講清真相,其中夾雜著多少執著啊。

我曾把大法跟現實生活分離開來了,沒有好好對自己的學業負責,沒有圓容好自己的人生。

八年了,我想是時間了,我該清醒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