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編輯手記(2):劉亮遇難的報導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七月七日】和人聊天比說評書、講故事、作報告、講課要容易。同樣,寫新聞比寫小說、寫記敘文、寫論文要容易。因為寫新聞就好比和人聊天,這是誰都會做的一件事。

一件事情發生了,你在和人聊天時要把這件事情告訴別人,你應該怎麼和別人說呢?

我今天以膠州市大法弟子劉亮遇難的事件作例子和大家談談這個問題。這個事件已經被明慧報導,原文附在後面。原文雖然是已經被編輯過的作品,但是仍然很不理想。

下面我虛擬了一段對話。我把對話的雙方分為說者和聽者。

一段對話

說者:喂,你知道嗎?在六月五號的晚上,膠州市一個二十四歲的年輕人騎摩托車回家時被警察追趕,結果連人帶摩托車掉進了一個大井裏,被淹死了。

聽者:啊,是嗎?這個年輕人是誰呀?怎麼會掉進了井裏?

說:唉。這個年輕人叫劉亮,是一個煉法輪功的。當時是晚上八點,劉亮騎著摩托車從朋友家往自己家趕,結果在村口的小路上遇到警察的堵截。在路上有一口直徑七八米的大口井,大口井與地面平齊,從路面上看不易察覺。劉亮的一隻眼睛在小時候受傷失明,當時又是晚上,而且劉亮受到驚嚇,結果劉亮在躲避惡人追趕時掉進井裏,不幸死亡。

聽:警察為甚麼要堵截追趕他?

說:當時這些警察剛剛抄了劉亮的家並錄了像,要陷害劉亮和他的家人。劉亮和他的母親都不在家,警察也沒搜到甚麼可以用來陷害他們的證據。警察在路上發現劉亮時就要綁架他,結果造成了這個悲劇。這些警察是殺害劉亮的兇手。

聽:那麼劉亮死亡是甚麼時候被發現的?

說:七號中午,一個村民在村後的大口井裏發現了劉亮的屍體,還有劉亮當時所騎的摩托車。村民報了警,來了三輛警車,是武警,有膠州市公安局副局長王勇,六一零辦公室主任王榮海。當時警察讓他家人提條件,問有甚麼要求。

聽:那麼家人提了甚麼條件?

說:劉亮他爸說,一、追查殺人兇手。二、控告派出所、六一零到他家去錄像、抄家的違法行徑;三、要查看惡人非法在他家錄的錄像帶。

聽:那麼他們是怎麼答覆的?

說:第二天事後,膠州「六一零」頭子王榮海到劉亮家去過,還有膠州市公安局副局長王勇,揚言說:我們一點不負責任,你願上哪告就上哪告。

聽:劉亮父母一定很氣憤傷心。

說:是啊。劉亮是獨生子。劉亮被害死後,家裏只剩下他的父母整天以淚洗面,非常淒慘。

聽:他們一家以前是否也被迫害過?警察那天為甚麼到他家搜查?

說:是的。此事發生前,中共惡黨人員就一直圖謀陷害劉亮和家人。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六一零和派出所七、八個人非法闖入劉亮家,搶走了他的電腦及大法書籍,綁架了劉亮和他的母親。他母親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後放回家。惡人企圖非法判劉亮,但因證據不足,劉亮被非法關押二十天後放回家。二零零七年五月三十日青島市公安局下文,指使膠州市公、檢、法聯合搜集證據辦劉亮的「案子」。

六月五日,有六名便衣惡警突然闖入劉亮的家裏,也不出示任何證件,就像土匪似的東翻西找,並強行錄像。並恐嚇家人不能看錄的像,因為錄像是給檢察院的。抄家時,劉亮恰巧不在家。惡警又找他媽媽,他母親也沒在家,惡警甚麼也沒搜到,就走了。但不幸的是,騎摩托車回家的劉亮和這些惡警遭遇,被堵截追趕,導致悲劇的發生。

對話暫停。根據上面的對話,我們把說者的話按照順序整理下來,就是一篇新聞稿。

新聞稿

膠州市二十四歲青年遭惡警非法追捕溺死

二零零七年六月五日晚,膠州市一位二十四歲的男青年騎摩托車回家時被當地不法警察追趕,結果連人帶摩托車掉進了一個大井裏,溺水死亡。

這個青年名叫劉亮,是當地一名法輪功學員。當時是晚上八點,劉亮騎著摩托車從朋友家往自己家趕,結果在村口的小路上遇到警察的堵截。在路上有一口直徑七八米的大口井,井與地面平齊,從路面上不易察覺。劉亮的一隻眼睛在小時候受傷失明,當時又是晚上,而且劉亮受到驚嚇,結果劉亮在躲避惡人追趕時掉進井裏,不幸死亡。

當時這些警察剛剛抄了劉亮的家並錄了像,企圖陷害劉亮和他的家人。警察抄家時,劉亮和他的母親都不在家,警察也沒搜到甚麼可以用來構陷他們的證據。警察在路上發現劉亮時就要綁架他,結果造成了這個悲劇。這些警察是殺害劉亮的兇手。

六月七日中午,一村民在村後的大口井裏發現了劉亮的屍體,還有劉亮當時所騎的摩托車。村民報了警,來了三輛警車,其中有膠州市公安局副局長王勇和六一零辦公室主任王榮海。當時警察讓他家人提條件,問有甚麼要求。

劉亮父親提出三個要求:一、追查殺人兇手。二、控告派出所、六一零到他家去錄像、抄家的違法行徑;三、要查看惡人非法在他家錄的錄像帶。

第二天,膠州六一零頭子王榮海和膠州市公安局副局長王勇到劉亮家去過,他們揚言說:我們一點不負責任,你願上哪告就上哪告。

惡人害死人命後還推卸責任,劉亮家人求告無門。劉亮是獨生子。劉亮被害死後,家裏只剩下他的父母整天以淚洗面,非常淒慘。

此事發生前,中共惡黨人員就一直圖謀陷害劉亮和家人。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六一零和派出所七、八個人非法闖入劉亮家,搶走了他的電腦及大法書籍,綁架了劉亮和他的母親。他母親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後放回家。惡人企圖非法判劉亮,但因證據不足,劉亮被非法關押二十天後放回家。二零零七年五月三十日青島市公安局下文,指使膠州市公、檢、法聯合搜集證據辦劉亮的「案子」。

六月五日,有六名便衣惡警突然闖入劉亮的家裏,也不出示任何證件,就像土匪似的東翻西找,並強行錄像。並恐嚇家人不能看錄的像,因為錄像是給檢察院的。抄家時,劉亮恰巧不在家。惡警又找他媽媽,他母親也沒在家,惡警甚麼也沒搜到,就走了。但不幸的是,騎摩托車回家的劉亮和這些惡警遭遇,被堵截追趕,導致悲劇的發生。

開門見山,逐層擴展

要知道,寫新聞就如同你在和人聊天,不是在講故事、說評書、作報告或講課。和人聊天時,你在一開始就要告訴對方最重要的信息,吸引他接著聽下去。我選擇的第一句話是:

說:二零零七年六月五日晚,膠州市一位二十四歲的男青年騎摩托車回家時被當地不法警察追趕,結果連人帶摩托車掉進了一個大井裏,溺水死亡。

這句話基本是這個事件的最重要的信息。這句話很短,也沒有交代死者的姓名以及事件的細節和前因後果。我之所以不想在第一句話提到劉亮的姓名是因為我不想給聽者造成負擔,要知道聽者不是來聽報告或來上課的,他是來和你聊天的,我們不能強行灌輸過多的信息。但是這句話會吸引他發問,接著聽我講下去。在新聞寫作中,這句話就是導語。當然我這裏只是用這個例子說明問題,並不是說這就是最好的導語。

接下來聽者會打聽溺水事件的更多細節。我會交代死者的姓名,以及他遇難的具體經過。

說:這個青年名叫劉亮,是當地一名法輪功學員。當時是晚上八點,劉亮騎著摩托車從朋友家往自己家趕,結果在村口的小路上遇到警察的堵截。在路上有一口直徑七八米的大口井,井與地面平齊,從路面上不易察覺。劉亮的一隻眼睛在小時候受傷失明,當時又是晚上,而且劉亮受到驚嚇,結果劉亮在躲避惡人追趕時掉進井裏,不幸死亡。

這是對導語的填充,填補了導語中沒有提及的具體信息。接下來,聽者會問劉亮遇難的前因和後果。

我先交代前因:

說:當時這些警察剛剛抄了劉亮的家並錄了像,企圖陷害劉亮和他的家人。劉亮和他的母親都不在家,警察也沒搜到甚麼可以用來構陷他們的證據。警察在路上發現劉亮時就要綁架他,結果造成了這個悲劇。這些警察是殺害劉亮的兇手。

之後我交代後果:

說:六月七日中午,一村民在村後的大口井裏發現了劉亮的屍體,還有劉亮當時所騎的摩托車。村民報了警,來了三輛警車,其中有膠州市公安局副局長王勇和六一零辦公室主任王榮海。當時警察讓他家人提條件,問有甚麼要求。

劉亮父親提出三個要求:一、追查殺人兇手。二、控告派出所、六一零到他家去錄像、抄家的違法行徑;三、要查看惡人非法在他家錄的錄像帶。

這就擴展開了一層。

接下來,聽者會問更前的因或更後的果。我先交代更後的果:

說:惡人害死人命後還推卸責任,劉亮家人求告無門。劉亮是獨生子。劉亮被害死後,家裏只剩下他的父母整天以淚洗面,非常淒慘。

之後我交代更前的因:

說:此事發生前,中共惡黨人員就一直圖謀陷害劉亮和家人。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六一零和派出所七、八個人非法闖入劉亮家,搶走了他的電腦及大法書籍,綁架了劉亮和他的母親。他母親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後放回家。惡人企圖非法判劉亮,但因證據不足,劉亮被非法關押二十天後放回家。二零零七年五月三十日青島市公安局下文,指使膠州市公、檢、法聯合搜集證據辦劉亮的「案子」。

六月五日,有六名便衣惡警突然闖入劉亮的家裏,也不出示任何證件,就像土匪似的東翻西找,並強行錄像。並恐嚇家人不能看錄的像,因為錄像是給檢察院的。抄家時,劉亮恰巧不在家。惡警又找他媽媽,他母親也沒在家,惡警甚麼也沒搜到,就走了。但不幸的是,騎摩托車回家的劉亮和這些惡警遭遇,被堵截追趕,導致悲劇的發生。

這就完成了再一層展開。

我前面說對話暫停,這是因為這個故事還可以進一步展開。如更更前的因是中共惡警和六一零迫害通過電腦上明慧網,並下載、打印、散發真相資料的法輪功學員。很多這樣的學員被非法勞教、判刑甚至被迫害致死。劉亮事件只是一個個案。

考慮到讀者可能不知道六一零是甚麼東西,我們也可以在最後略加解釋。

我們應儘量察看以前的相關報導,看有沒有可以採用的素材。這次因時間關係,我沒有做這件事。

另外,同修寫的新聞稿中總是把警察、惡黨政府人員、六一零人員等統稱為「邪惡」,這在新聞寫作中是應該避免的。我們應告訴讀者具體的信息,如職務和姓名。

不要從頭說起

請你回憶一下自己和別人聊天時的情境。你一般是不會從頭說起的。你都是從最重要的地方談起,逐漸的把事情談開,這樣才符合說者和聽者的心理。

比如劉亮遇難的事件,假如開頭是原文(附後)的第一段:

說:喂,你知道嗎?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六日,邪惡六一零及派出所七、八個人非法闖入劉亮家,搶走了他的電腦及大法書籍,綁架了劉亮和他的母親。因他母親也修煉法輪功,他母親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後放回家。惡人企圖想非法判劉亮,但因證據不足,劉亮被非法關押二十天後放回家。

聽:劉亮是誰呀?他和母親都放回來了,也算幸運了。

顯然,你不會這樣和別人談劉亮遇難這件事,你會一開始就告訴別人劉亮遇難這件事。上面的那個事情只是劉亮遇難的前期事件,應該放在後面說。

不要流水賬

原文(附後)基本是一篇流水賬,直到第四段才寫到劉亮遇難。我們上面的新聞稿是從原文的第四段開始,逐漸向外展開,直到最後才展開到原文的最前面的兩段。

流水賬是寫新聞的大忌,因為事情發生的順序並不是你要敘述這件事的順序。

比如你和別人聊天時要告訴別人一場美國職業籃球賽的情況,你不會從第一節說起,一個動作一個動作的說下去,沒等你說完,對方可能早就睡著了。

想一想別人最關心的是甚麼?當然是誰贏了這場比賽?比分是多少?雙方的明星表現怎樣?有甚麼出人意料的事情?這場比賽對積分或晉級有甚麼後果?這應該是你的開頭。比賽最白熱化的是最後一節的最後幾個球。那麼接下來你可以從這幾個球說起。比賽後球員和教練說的話也是人們感興趣的內容,那麼你也可以在敘述時穿插引述他們的話。說到最後可能才簡略的提到第一節的情況。

不要書接上回

原文的題目是「膠州市二十四歲青年被迫害致死情況補充」,作者的用意是對這個案件補充一些情況。這是我們應該盡力避免的寫作態度。要知道,和你聊天的人可能連劉亮是誰都不知道,你還補充甚麼呢?聊天不是說評書,可以書接上回。任何一篇報導一定要獨立成篇,不能假設讀者讀過以前的報導,要為讀者著想,盡力吸引讀者閱讀。要知道,讀者沒有義務讀你的這篇文章,更沒有義務讀你以前的文章。

小結:寫新聞真的很簡單

寫新聞就好比和人聊天時把一件事情告訴給對方,這是一件誰都會做的事。

設想一下你會怎麼告訴對方這件事,新聞的行文順序應該大致和你說話的順序一樣。

你告訴對方的第一句話或前兩三句話應該是最重要或者最吸引人的信息,儘量簡單易懂,同時吸引對方提問並聽下去。這句話就是新聞的導語。新聞的標題應該是導語或前一兩段的進一步濃縮。

接著你要設想對方會問甚麼問題,而你接下來的敘述就是從導語開始做下面兩件事:1)填充:交待具體細節。2)展開:交待前因後果。

寫新聞不要從頭說起,不要流水賬,不要填鴨,不要書接上回。

下面附的是原文,已經被發表,也就是說已經經過了編輯的工序。投稿者一定要知道,明慧編輯人力非常有限,不可能徹底改寫每一篇文章,很多時候,編輯只有精力把文字順一下,並加一個導語。而這篇文章的編輯甚至連導語都沒有來得及加。所以投稿者不能只是負責向明慧提供原材料或坯料,而是要儘量提供可以發表的成品甚至精品。如果一篇報導因為投稿者或者編輯的原因而沒能最大限度的達到講真相的目地,那麼我們真的對不起被迫害的同修,對不起眾生。

問一下自己:假如你是個記者,如果你的文章沒人願意讀,你就會失業,那麼你還會這樣寫文章嗎?(這裏不是在指責原文的作者和編輯,我通篇用「你」的人稱是為了讓文章更具互動性,我這個問題第一個指向的應該是我自己)。

附原文

[註﹕下面的文章發表於明慧網六月十八日,我今天只是用它作素材講如何寫新聞。至於劉亮死因,不排除另有隱情,如被惡人害死後投屍井中製造自殺假相等。]

膠州市二十四歲青年被迫害致死情況補充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六日,邪惡六一零及派出所七、八個人非法闖入劉亮家,搶走了他的電腦及大法書籍,綁架了劉亮和他的母親。因他母親也修煉法輪功,他母親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後放回家。惡人企圖想非法判劉亮,但因證據不足,劉亮被非法關押二十天後放回家。

二零零七年五月三十日青島市公安局下文:指使膠州市公、檢、法聯合搜集證據辦劉亮的「案子」。

劉亮家開了個小工廠,零七年六月五日,有六名便衣惡警突然闖入劉亮的家裏,也不出示任何證件,就像土匪似的東翻西找,並強行把車間、房間都錄像。並恐嚇家人不能看錄的像,因為錄像是給檢察院的。抄家時,劉亮恰巧不在家。惡人又找他媽媽,他母親也沒在家,邪惡甚麼也沒搜到,就走了。

當天晚上八點,劉亮騎摩托車從朋友家回家,應該九點就能到家。在村口小路上遭遇便衣、惡警堵截。劉亮三歲時,受外傷,一隻眼睛失明,又是晚上再受到驚嚇。路上有一口直徑七八米的大口井,大口井與地面平齊,從路面上看不易察覺,劉亮被惡人連人帶車趕到井裏了。劉亮身上沒有傷,只是灌了滿滿一肚子水,看樣是被水嗆死的。

六月六號,劉亮家裏由武警監視,武警到村民家詢問,劉亮在不在家。

七號中午,一村民在村後的一個大口井裏發現了劉亮的屍體,還有劉亮當時所騎的摩托車……村民報了警,來了三輛警車,是武警,有膠州市公安局副局長王勇,六一零辦公室主任,還來了很多村民在附近圍觀。當時邪惡讓他家人提條件,問有甚麼要求。

劉亮他爸說,一、追查殺人兇手,二、告派出所、六一零到他家去錄像、抄家是違法,三、要看看在他家錄的錄像帶。

第二天事後,膠州「六一零」頭子王榮海到劉亮家去過,還有膠州市公安局副局長王勇,揚言說:我們一點不負責任,他們所做一切都不違法,你願上哪告就上哪告。

劉亮是獨生子,家裏只剩下他的父母整天以淚洗面,非常淒慘。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