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凌海陳麗敏等人亂法一事與遼寧同修切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五月二日】一段時間以來,凌海地區有一些所謂的「學員」到遼寧各地頻繁開法會,「教」各地學員怎樣「向內找」、怎樣「善解執著」、「善解名利情」,帶動了很大範圍,已經在大面積的學員中起到了亂法的作用,對此,整理此文,旨在清除這股禍亂大法的惡勢力已經造成的影響、並杜絕類似現象再發生、從上到下根除操控這些學員干擾正法、干擾學員證實法、做好三件事的另外空間亂神和邪惡因素,證實大法的「震邪、滅亂、圓容不敗」之法力。

一、對這些人的修煉狀態,我們做了嚴肅的調查,並與同修們做了深入嚴謹的交流,發現她們存在如下問題:

1、跟人走、遠離法、脫離法

這部份學員以陳麗敏為首,有十幾個人死心塌地跟陳走。有人公開宣稱:「我就是陳麗敏的手和腳,能當上她的手和腳我就榮幸了」,如果有人提出陳有哪點不對,這些人就一撥一撥的找上門去「切磋」,讓人「向內找」、讓學員能跟她們「統一認識」認同陳,對陳有異議的學員一旦被邪惡綁架,陳一夥會說那是反對陳「遭報」了。明慧網在二零零六年曾發表一篇揭露陳亂搞男女關係和亂用資料錢等問題的文章(後來被撤掉了),此文出現後,陳不以為恥,反而說:「能修多高的佛就有多大的魔。」意思是自己悟的高才會有這種「難」,維護陳的人則說「陳了不起,這樣的文章出來了人家一點也不動心」,並說陳做那些事被揭露出來同耶穌受難一樣,陳在為眾生承受(意思是陳做那種事也是為了別的學員)。對於陳的男女關係問題和用錢問題,如果有人提出陳應該改正,那些人就會說:「陳的問題為甚麼讓你看到了?你向內找找你有甚麼問題。」以及「陳也是修煉中的人,犯錯誤難免,那都是以前做的,是她的業力和觀念幹的,不是她自己幹的」;陳搞集資佔用學員的錢做她的私事,維護她的人會反過來讓學員「把心放下」;陳曾有過三次婚姻(後兩次是2000年之後結婚),得法後曾打著為了救度一名有婦之夫的旗號、保持長達一年的不正當關係;她承認曾和當地公安局長有過婚外情,理由是「為了保護資料點的正常運轉」、「用大法來歸正」那個公安局長,針對此事,我們都知道是師父在呵護著我們的修煉,不是靠哪個人用甚麼手段能保護的了的,她是把自己擺在法之上了。而被其迷惑的人說服當地學員的理由是「她為了大法能付出自己的一切,她已經無私無我了」。凡此種種,不管陳做了甚麼,一些人都會拿出一套為陳辯護的強辭歪理。這些人把揭露和試圖制止陳繼續犯罪的大法弟子說成是「舊勢力」、「干擾」,而「發正念鏟除」。

在陳一夥的言談中,基本沒提過師父的呵護和大法的威力,按照她們的說法,凌海「形勢大好」全靠「陳的協調」,她們會修自己也全是陳的指點。師父在《猛擊一掌》中講過:「能使人得法和大法的弘揚是大法本身的威力和法身的具體安排。沒有我的法身做這些事,別說弘揚,就是負責人自身的保障也難得到」。

2、頻繁打著開「法會」的名義到處散毒,形式上和內容上都不符合法

以陳為首的十幾個人,半年之內在遼寧省各地召開「法會」上百場,每次都是她們幾個講,沒有稿,想說甚麼就說甚麼。頻繁的交流耽誤了大量救度眾生的時間,師父多次講過法會的目地是為了互相促進、共同提高,互相之間找差距,看到不足。而她們的姿態則是高高在上的指導別人怎樣向內找,把自己視為一個能夠解決大法弟子修煉問題的良方妙藥,完全把自己置於大法之上。每次交流,她們基本不聽別人說,單方面的把她們的邪悟理論灌輸給大家就走人。

以陳為首的一夥人聲稱她們所做的是「為了整體」,但她們每到一處都說當地修的不好,沒有整體,其實每個地區都有一些同修之間互相修心性的問題,陳一夥人把這些問題擴大。而且,因為總有地區在聽了她們的宣講後有一部份不清醒的推崇備至、追隨過去,而修煉成熟的學員能馬上認清、遠離她們,這兩種不同的看法和對待方式在兩類學員中形成間隔,這一夥人所到之處,常常會造成那個跟過去的小部份人排斥整體協調,不願與所在的整體配合。

邊邊角角的地方她們去了很多,目前能了解到的包括錦州各片兒(包括農村)、葫蘆島、興城、朝陽、凌源、北票、南票、盤錦、北鎮、義縣……所到之處毒害了大量學法不深的學員、禍亂各地整體。

「法會」上,她們先說凌海三件事做的如何如何好,這兩年沒有被抓的,然後以教學員「向內找」為幌子,宣揚她們的邪悟理論。聽過她們講的學員,往往會把按照她們的邪悟理論「向內找」當成最重要的,而懈怠三件事。事後考證,凌海同修做的好那部份跟她們沒有關係,都是不追隨她們的學員做的,她們把別人的成績都說成是自己的,關於她們本人如何做三件事很少提及。

此種行為師父在《猛擊一掌》中明確講過:「還有些地區私自組織甚麼講法團,到各地學員中招搖撞騙,也有邀請個人演講破壞干擾學員修煉的,這些人明著好像在宣傳法,實質上是在宣揚他們自己。學員都有我的法身安排系統的在修,只是有些學員不悟,或沒感受到而已,那他們是不是在干擾!特別是那些剛剛學法時間不長的很難分辨清楚。有些人還在幾千人的會上搞甚麼報告,講的都是他自己,甚至給大法的那一句話下定義或解釋大法,身體向學員們散發著黑色的業力和執著的物質。」

3、「法會」上宣揚邪悟之理都是與法完全對立的,列舉如下:

(1)「善解執著心」、「同化名利情」

關於所謂「善解執著心」的問題明慧網曾發表文章指出過(《與遼寧某地同修切磋》)。陳一夥人的理論是:執著心也是我們宇宙中的生命,如果都去掉了,我們的宇宙就空了,因此應該把執著心「善解」、留下。善解的處理方式是:「抓住一思一念,發現不好的念頭給它定住,然後跟它交流,讓它同化法,善解,進入新宇宙……。」

這些人還提出應該「同化名利情」,理論同上。後來有同修提出質疑:「師父講過同化甚麼你就是甚麼」,同化名利情你不就是名利情構成的情慾滿身的人了嗎?陳一夥人聽後無言以對,後來再宣講時就改成了「善解名利情」,但內容不變。不管怎麼改變,都是和師父講的「修去名利情」、「去掉名利情」相反──師父讓我們去掉,她們主張留著。

有的學員被干擾的很嚴重,雖然道理上明白了「善解執著」是不對的,但已經習慣那樣的思維了,一發現自己的執著第一念不是去掉、而是善解,連正常的去執著思路都被破壞掉了。

《轉法輪》開篇師父就講到:「告訴你一個真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在《越最後越精進》中師父講:「人的執著,干擾證實法、救度眾生的觀念,都是必須去除的。」

一旦有學員提出「善解執著」不符合法,陳一夥人就引用師父關於「善解」的講法,實際是用法為自己的邪悟辯解,利用大法來印證它們的邪悟理論。

(2)「對照九大基因修」

《九評》發表後,陳一夥人向學員傳授「對照邪黨的九大基因修」。大法弟子應該對照「真善忍」修正自己,怎麼能把邪惡的東西當作反面教材對照著修呢?對照邪黨的東西修將來修到哪去呢?

(3)篡改師父的法。告訴學員發正念時 「腦中應該是空的」,不用想「滅」

法中要求念完口訣後集中念力念「滅」字,她們則宣傳腦子應該是空的,甚麼也不想。後來師父在《洛杉磯市講法》中明確講:「發正念的時候不要求甚麼都不想了那種靜的狀態。發正念是有想的,而且念很強的。」

(4)執著功能和所謂的「師父點化」

在陳一夥人的宣講中,經常談到自己是「開著修的」,天目中看到了甚麼,以此作為修煉的依據。她們所談的向內找,不是大法修煉直指人心的過程,而是使勁想,想著想著「師父」就點化了、天目看到甚麼了,根據所謂「看到」的現象去修。這是嚴重的自心生魔、隨心而化。陳麗敏說她第三次結婚是師父點化的。她所做的一切都對別人說都是師父點化,以此迷惑學員。跟陳跑的學員就是維護陳,不實修、想走捷徑、向外求,以所謂「看到甚麼」、所謂的「師父點化」作為修煉的依據,而不是對照法、用法來衡量對與錯。

(5)利用大法達到自己為私的目地

陳麗敏經常拿法做藉口,先跟學員「切磋」,再集資,讓學員心服口服、「從法中悟到」、自願掏錢。幾年來,凌海地區的資料錢基本都歸陳麗敏一人隨意支配,她說過她的孩子偷花大法的錢。陳經常給身邊的人解決生活問題集資,最突出的一次是陳給自己的常人弟弟,反覆引導學員用法去「悟」,讓學員最終認可「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你的弟弟就是我的弟弟」、「你的錢就是我的錢」、給陳掏錢就是「捨盡」,很多人給她的弟弟掏了錢。她還給她家保姆集資;連做小買賣的學員5元5元的票湊成的錢她都拿走,當時拿錢的學員就像被下了迷魂藥,過後後悔:把錢給她不如做大法資料。當別人對陳麗敏的集資行為質疑時,陳麗敏反過來讓拿錢的學員「把心放下」。

曾有一次她打著幫某位學員解決生活問題的幌子集資數千元,而該學員只收到1000元,其餘的錢不知去向。陳的所為和邪黨對大法弟子「經濟上截斷」是相吻合的,是舊勢力一個系統安排下來的。

陳能如此反覆在學員中行騙,是利用學員善良的一面鑽空子。

陳一夥的利用大法還表現為:利用大法為自己的邪悟理論辯解;利用大法和大法弟子解決自己日常生活問題;利用大法和通過大法所結的緣滿足自己的私慾。

二、以上表象的深層分析

1、陳一夥人的所為完全與大法修煉原則背道而馳。

衡量一個人不能以他說的為準,應該以行為為準,邪黨說的「建立人間天堂」也是冠冕堂皇的,但其實質則是「好話說盡、壞事做絕」。陳麗敏也是一樣。曾有同修問她:你如果真向內找,你們就應該好好反省一下:因為你們引起周邊地區這麼大面積的爭議和不和諧,你們還應不應該這樣到處切磋?陳無言,而行為上沒有一點改悔。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八日,明慧網發表揭露陳麗敏亂搞男女關係和亂用資料錢的文章後,到處宣揚「向內找」的陳一夥人絲毫沒有向內找,她們一夥切磋的結果是這篇文章是「干擾」、「發正念鏟除」,最後得出自己修的高才會有這麼大的「魔難」的結論,完全把自己置於大法修煉之外。

正法就是歸正宇宙過去偏移了的法,包括人的各種變異行為,整個過程就是我們不斷的去執著心、純淨自己的過程,最後達到大法要求的標準。正理貫穿下來,從上到下都應該是正的,修煉者在人間的表現也自然是光明磊落、坦蕩正直、純淨無私、純善大忍,一切都是符合正法理的。法理是層層昇華的,但決不是錯位的。

師父在《2004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中講:「因為一個人想得度,人就必須親身在這個艱苦的環境中、在困難中、在利益中、在情慾中走出來。任何事情都會牽扯到修煉人的切身利益,任何事情都觸動著你這個人、你的思想情緒、你的心性、你的思想中執著的東西。你怎麼去走、選擇甚麼,那就是不同。相反的,那就是常人。你能夠從常人的理中走出來、從常人的執著中走出來,你就是神。」

我們是走在神路上的修煉人,大法弟子就要以成就新宇宙的大法為根本,一切都應以未來需不需要、給未來宇宙眾生留下參照的回歸之路為基點。大法不會允許連做人的基本道德底線都不信守的行為溶在大法弟子中。

2、分析部份學員的普遍心理

一提到陳的骯髒事,就有學員認為:「那些事都過去了,都是修煉中的人,犯錯誤難免,不能揪著人家的過去不放。」

這裏需要澄清的概念是:怎麼樣才叫「過去」。只有對曾經做過的不好的事認識到了、改正了,才算「過去」,而陳對過去犯過的任何錯誤,從來沒有認識過、反省過,每次提到總是用一句「那都是過去」搪塞過去,繼續對法犯罪。

3、怎樣看陳一夥人宣揚的所謂「凌海穩定」

我們都知道,舊勢力對真修弟子是虎視眈眈的,弟子有一點空子它們就會利用來迫害,尤其是男女關係和用錢問題上不正的。幾年來,幾乎所有的大陸弟子都是經過風風雨雨的魔難、磕磕絆絆走過來的,而嚴重背離法的陳卻沒出過事,這正是舊勢力插手、以此來迷惑學員的結果。

在以上背景下的所謂「穩定」的凌海恰恰是被舊勢力迫害嚴重的災區。

陳麗敏帶領一大批學員背離大法、走上邪悟之路、並把此毒散播到遼寧各地,比大法弟子在監獄裏邪悟、背離大法更嚴重。一些不出來做三件事的學員不被綁架,是因為他們觸及不到邪惡、已經順著舊勢力安排的路在走了。凌海問題是同樣道理。

因為總有學員不用法來衡量人、事、以致一個地區的狀態,認為只要不被抓就是修的好,那麼邪惡就要給學員製造這樣的混亂,讓那些用「經驗」、「現象」判斷一切的學員迷惑。

學員往往以為發生綁架了才是迫害,其實,警察的綁架是肉體上的,而接受陳一夥人的理論則是精神上的被綁架,她們把大家都引導到其邪悟的理論中,使學員在對其認同中圍著她轉、逐漸遠離法,去充實邪惡勢力,這股勢力是在與大法和師父爭弟子、毀學員,他們是搞擴大勢力的邪惡團體,以達到禍亂正法的目地。

4、她們的邪悟理論為何經常變化?

因為另外空間的因素是邪惡勢力,能知道不同的修煉人哪裏不足,就針對不同修煉者的不同問題變化不同的面孔、講出不同的邪悟理論,一旦被識破,馬上變樣。但萬變不離其宗,邪惡就是要鑽學員心性上的空子,達到被它所控制以至於最後毀掉學員。

她們極力推廣的「善解執著」、「同化名利情」、「發正念時不用想滅、頭腦是空的」等邪悟理論,其目地都是為了把不好的東西留著。每個修煉人對應一個龐大的宇宙天體,當自身宇宙不能歸正,那麼對應的就是自身宇宙的變異不接受正法。

三、這件事為甚麼會發生?為甚麼持續這麼長時間?

1、邪悟的性質使然

這麼荒唐的東西怎麼讓那麼大面積的學員接受了呢?魔窟裏遭受過「轉化」迫害的同修都知道:邪悟的東西一點都不能沾,就像師父講的假氣功一樣,你一認為那句話對,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就上去了。而且,邪悟的人自己就會繼續去轉化別人,在另外的空間裏那邪惡的東西就是一窩一窩的。

很多學員被陳麗敏帶動,都是一開始覺的她們的話好聽、「有道理」,不知不覺的偏離法。就像假氣功和附體書一樣,一覺的有道理,那個東西就上來。陳一夥人和獄中的邪悟勢力在另外空間是一個套路、一個系統,獄中學員對此有警惕性,而在外面寬鬆的環境下,一般學員是沒有警惕性的。

陳一夥人只是表現為修煉人的各種不足,比如顯示心、自以為是、不向內找、貶低別人抬高自己、把別人做的好事攬到自己名下、悟法理有偏差等等,也正因為此才具有迷惑性,容易讓人認為她們只是修煉不足的同修,而意識不到其背後的亂法因素,與學員有執著在本質上是不同的,已經走到了大法的對立面。

2、同修的麻木,縱容了邪惡,沒站在衛護大法的基點主動清除邪惡。

一部份學員能知道她們的悟法不符合法、不被帶動,但也沒徹底認清,沒意識到邪惡是衝著法來的、以破壞大法為目地。只想到自己遠離她們,沒想到為整體、為別的同修負責。這其實是對邪惡的消極承受和縱容,沒有為宇宙中正的因素負責。另一部份學員則法理不清、有執著被鑽空子、被帶過去了,陳一夥人的市場就在這部份學員中。

她們鑽學員向內找薄弱的空子,一聽說她們向內找,馬上對陳一夥推崇備至,甚至看這一夥人哪都好、說甚麼都對,不再用法去衡量對方的話,盲目跟從;

她們鑽學員追求新奇、不以法為師的空子,有的學員聽到「善解執著」這種似是而非的歪理時,覺的沒聽過、很新穎,就當成了更高的悟法,而沒有用法衡量;

她們鑽學員想走捷徑的空子。迎合了有的學員怕吃苦,不願紮紮實實的修心性,繞開大法中直指人心的修煉過程。心性修煉是剜心透骨的,而陳的「善解執著」就容易多了,只要跟執著「說一下」就解決了;執著天目的學員也是不想靠自己悟,想來點省勁的,來個點化就照做了。如果去除了悟和苦修的因素,那還叫修煉嗎?

她們鑽學員對小恩小惠執著的空子,極力維護陳的人,每個人都曾受過陳的恩惠,有物質上的,也有精神上的。其中一個曾說過心裏話:陳毛病是不少,但人家當初對我那麼好,能不維護她嗎?

四、寫這篇文章的初衷

這篇文章是很多同修共同完成的,對於這件事該不該揭露進行了嚴謹的討論,當大家明白了這伙惡勢力對錦州整體、對遼寧地區整體、以致對大法弟子整體破壞的嚴重性之後,認為不能再這樣聽之任之了,那是對邪惡的縱容,對正的力量的抵消。師父經文《全面解體三界內一切參與干擾正法的亂神》發表,就是一種天象變化,這種亂法的邪惡因素在宇宙中已經在被徹底的清除中了。

作為大法弟子,我們要清醒的分清個人修煉和邪惡迫害大法是兩回事,師父在《法定》中講過:「自我做起維護大法同樣永遠是大法弟子的責任,因為他是宇宙眾生的,其中包括你。」師父《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上的講法》中講:「大法弟子的偉大是和宇宙正法聯繫起來的,你們最大的使命就是維護法。」寫出此文,是為了維護大法。

我們也考慮了對各種狀態同修的影響,尤其是那十幾個追隨陳的學員,此文不是針對陳麗敏本人和這十幾名學員本人,而是針對另外空間的亂神和邪惡因素。這是舊勢力的一個系統安排,其中,陳麗敏是最可悲的,那十幾個人也是受害嚴重的,如果她們一味這樣下去,對正法犯的罪深重如天,下場太悲慘了。正法沒有結束,對每個人都是機會,只有我們把這件事揭露出來,才能真正徹底鏟除背後的因素,如果那些邪悟者還可救,看到這篇文章也會驚醒,這是真正為她們負責,對她們好。只有為宇宙中正的因素負責,才是對每一個生命都有利的。

曾經被陳一夥人散毒影響的學員,建議大家重溫幾篇經文《猛擊一掌》、《佛性無漏》、《路》、《定論》、《走正路》、《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全面解體三界內一切參與干擾正法的亂神》,並發正念鏟除安排操控陳麗敏破壞法、干擾學員證實法的亂神、亂法爛鬼、共產邪靈、黑手和一切邪惡因素。

五、寫給跟隨陳麗敏的人

都是得法十多年的老學員了,「萬古機緣、只為這一回」是我們都知道的。本著對自己生命負責的基點,勸你們每個人都靜心想一想:你們到底是跟師父跟法走,還是跟陳麗敏走。

希望你們認真看看師父的經文《大法不可被利用》,望你們三思。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