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傳文化】知恥自律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九日】楚文王是「春秋荊楚第一王」楚武王的兒子,名熊貲,於公元前六百八十九年即位。當時,楚武王為平定漢陽諸姬之首隨國的叛盟,不顧年老體衰,帶病親征,病逝於征途。按楚武王臨終之言,熊貲被擁立為楚王。楚文王與他的父親一樣,同樣是一位具有遠大抱負的國君。

楚文王雖名垂青史,但立位之初卻不務正業,整天尋歡作樂,貪圖安逸,不理朝政。

一次,楚文王得到一隻名叫茹黃的獵狗和一種叫宛路的長而直的竹子。他用這些竹子做箭桿,帶著獵狗到雲夢澤打獵,一去三個月不回來。後來他又得到了丹陽美女,從此縱情聲色,整整一年不上朝聽政。人們都說楚文王的「三寵」:良犬、利弓和丹陽美女,是羈絆他的「三害」。

幾位輔政老臣為此大傷腦筋,多次規觀,但他卻並不以為然,仍是我行我素。不得已,太保申和大將鬻拳只有冒死進入內宮進諫,太保申說:「先王占卜讓我做太保,卦像吉利,臨終前要求我等竭力輔佐大王,以使大王成一代明君。可大王即位以來,得到茹黃之狗和宛路之箭,前去打獵,一去三個月不回來;得到丹陽國美女,縱情聲色,一年不上朝聽政,臣等多次苦勸都不濟於事。按照先王時制定的法度,您不履行君王的職責,您的罪應該施以鞭刑。」

文王說:「我從離開襁褓時起就列位於諸侯,請您換一種刑法,不要鞭打我。」

太保申跪下道:「我敬受先生之命,不敢辜負先王的重託。您不接受鞭刑,這是讓我違背先王之命。我寧可獲罪於您,也不敢廢棄國家法度。」文王說:「遵命。」

於是太保申拉過席子,讓文王伏在上面,將楚武王賜的長鞭高高揮起,輕輕落下。打了幾下,然後對文王說:「請您起來吧!」

文王說:「我反正有了受鞭的名聲,索性真的打我一頓吧!」

太保申說:「我聽說,對於君子,要使他心裏感到羞恥;對於小人,要讓他皮肉覺的疼痛。如果讓君子感到羞恥仍不能改正,那麼讓他覺的疼痛又有甚麼用處?」太保申說完,快步離開了朝廷,自行流放到深淵邊上,請求文王治自己死罪。

文王說:「這是我的過錯,太保申有甚麼罪?」於是改弦更張,罷黜三寵,治理國政。召回了太保申,殺了茹黃之狗,折斷宛路之箭,打發走了丹陽美女。將所有的心思全部放在了勤政愛民、勵精圖治上,幾年兼併了三十多個國家,擴大了楚國的疆土。楚國日益強盛,楚國人歡欣鼓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