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給人類甚麼樣的啟示

慶祝「世界法輪大法日」暨師尊傳法十五週年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五月十四日】在這個世紀交替的時代,可謂多事之秋。對中國來說,尤為如此,千頭萬緒中兩件事最為引人注目:一是「高速發展的經濟」,讓全世界瞪大了眼睛,都要想盡辦法擠進這趟「財富」列車;二是法輪功在中國的興起、被鎮壓和長達八年仍在繼續的反迫害。兩件事概括起來,就好像是物質和精神兩個方面,對中共而言,就是「物質發展」和「精神迫害」,伴隨著中國人民甚至全人類,成為了中國社會的時代特徵。

人們感受最多的可能就是經濟發展。「回來看看,變化可大啊。一年一個樣。」的確,高樓大廈,翻新的街道,高速公路,汽車飛機,手機和互聯網的普及,光怪陸離的夜生活,激動人心的股市……大量外資的擁進,出口貿易的強勁,世界工廠的名號,外匯儲備的巨額積累,對能源和原料的飢渴般的需求,GDP的持續增長……電視、報紙和滿大街的廣告牌、餐館名字上都充斥著「大國」「盛世」「崛起」等讓人心動過速的辭藻。

正是這種物質和感官的刺激很容易把人們帶入一種亢奮狀態,而對共產黨壓制信仰、殘酷迫害法輪功顯得視而不見、漠不關心,對法輪大法所倡導的「真、善、忍」和道德昇華沒有甚麼興趣。也就是說,物質的發展成了壓制精神的工具、藉口和掩飾品。

「經濟發展」的災難

當人們津津樂道「回來看看,變化可大啊。一年一個樣」時,有沒有看到「道德的變化也是一年一個樣」呢?只不過道德是往下滑的一年一個樣。

人們都感受到了道德墮落的可怕程度。喪失誠信和無底線的性亂成為中國社會道德墮落的標誌特徵。人們不是不明白道德對一個社會的作用,當你買的油鹽醬醋都可能是毒物的時候,當找一個純潔的女孩都不容易的時候,那是因為道德的敗壞已經深刻的影響到了人們的日常生活。但是,很多人仍然迷信「發展是硬道理」,「先把經濟搞上去再說」,「經濟好了,道德自然會變好」。於是,人們容忍著共產黨對道德信仰的鎮壓,而醉心於所謂的經濟發展,指望某一天醒過來,突然大家都誠實善良、遵理守法、相敬如賓了。其實,把道德不好歸咎於貧窮,是對窮人的誣蔑和因果的扭曲。多少道德高尚之士,可能一生都窮愁潦倒,或者兩袖清風;多少大奸大惡、人面獸心之徒,不正是腰纏萬貫的達官貴人、富商大賈嗎?

人們越來越看到中共奉行的「沒有道德的經濟發展」,對中國對民族對這個世界都是一場災難。全民一切向錢看,為了賺錢,甚麼都可以做。坑矇拐騙、假藥毒米都算小兒科了。從大處說,有國內學者把中共的經濟發展過程比喻為中共及其既得利益者「把中國變成西方人的奶牛」的過程,中共把人權成本降到最低,讓全世界的商人都爭著去擠這頭奶牛,而不顧這頭牛的死活。這種斷子絕孫的發展模式又能持續多久?一句「把財富帶走,把GDP留給中共」道出了中共經濟發展的危害之甚。

國務院國資委經濟研究中心負責人撰文指出,據日本海關統計,近十年來中國出口日本的方便筷子合計約4486萬箱,每箱5000雙,總計約2243億雙。根據中國林業專家計算,為生產這些筷子而毀滅的山林面積佔中國國土面積的20%以上。同樣,因為太便宜,早已不燒煤的日本卻每年從中國進口2000多萬噸煤炭用來填海,變成人造煤礦儲備能源。中國潮水般湧入西方發達國家的廉價一次性商品,雖然毀滅的是中國資源,卻連西方國家一些有良知的人都被震驚,紛紛呼籲改變一次性消費,並忠告中國要保護資源。國土資源部有關負責人說,各種名目的開發區面積已超過了祖祖輩輩建成的中國全部城鎮用地面積的總和。安徽原副省長王懷忠的名言「查嫖娼就是破壞投資環境」,更是折射出中共經濟發展的道德代價。

中共所謂的經濟發展造成的貧富之差,造就了人民頭上新的三座大山──學費、醫療費和住房。可是「希望工程」「社保基金」等應付之舉都成為了貪官污吏的滾滾財源。當中共自己也意識到高速經濟是一種沒有可持續性發展前景的巨大災害時,發展的速度想停都停不下來,猶如一輛剎車失靈的卡車在下坡路上只顧衝將下去。道理很簡單,沒有道德的人,不會為了別人的子孫而手下留情的。「錢」就是一切,只要今天能搞到錢,哪管明天他人的死活?反正很多有錢人都在把自己的後人移民到海外去了。

厚德載物

人們在討論,中國問題是不是政治問題,是不是制度問題。說白了,是,也不是,歸根結底是道德問題。法律是建立在一定的道德基礎之上的。西方的法律體系是基於基督教文化的,法律之上還有天,國民的誠實品德是信用制度的基礎。到過印度的人,對印度人沉穩的國民心態、完善的金融信用體系、良好的道德素質大都留有深刻印象,這與它的宗教信仰不無關係。而中共是把絕對的無神論和辯證唯物論那一套東西作為理論基礎,去「發揚光大」中國歷史上沉澱下來的最無恥的厚黑學,於是厚黑學加上無神論和鬥爭哲學,害得中國到處無法無天,這些都與現代法律、信用社會完全背道而馳。有人說,如果美國的高樓大廈都倒了,美國還是美國,因為制度還在,信仰還在,精神還在;而如果中國的高樓大廈都倒了,就不是中國了,因為這些年中國的所謂強大就是靠這些表面的東西撐起來的,並沒有建立真正的制度,更沒有信仰和道德精神。雖然不一定準確,但相當真實的反映了在中共統治下的社會現狀。

經濟的發展同道德的昇華原本不矛盾,而且相輔相成。法輪功學員學法修心之後,努力在家裏做個好丈夫、好妻子,在單位做個好職工,無私無我,先他後我,不貪污不受賄,嚴肅對待婚姻、對待家庭、對待社會,對經濟的發展,不是都有好處嗎?共產黨講甚麼「精神文明」,可是有幾個人響應號召去發自內心的要「精神文明」呢?道德是不能靠政治學習來提升的。法輪功學員們是從法理上明白了「人是怎麼來的」,「做人的目的是甚麼」之後,才真正發自內心而非外界的壓力要去做好人的。這不是共產黨一陣一陣的任何運動所能相比的,而且共產黨所謂的道德運動都是以給黨服務為最終目的,對人心向善起不到甚麼根本作用。被中共自己整肅的貪腐高官們,有幾個不是白天在大會上高喊「清正廉潔」的?

人們相信中共的「先把經濟搞上去再說」這種論調,把「經濟發展」和「道德」對立起來,從某種程度上是因為害怕共產黨的強權,看到共產黨也搞經濟了,就容忍著共產黨對道德信仰的迫害。事實上,我們都看到,道德敗壞之後,真正的受害者並不是哪個人,而是所有的人民了。

神是慈悲的。只是迷中的人們感受不到而已。中國在走入改革開放、經濟發展的時候,法輪功在中國傳開了。「真、善、忍」的道德光芒對於這個五千年文明古國的復興,可以說是天見可憐,給中華兒女的無上恩賜。然而,共產黨這個無神的西來邪靈容不下這份神的慈悲,非要把法輪功趕盡殺絕,斷送中華民族的未來。

小事情和大道理

從大陸來美探親的老人,是那種絕對的無神論者,打心眼裏覺的信神可笑。有次老人問,法輪大法對人類到底有甚麼好處?正好,那天我去車行買車,買出一個故事,就說給老人家聽了,老人家嘴裏不說話,但我知道她還是聽進去了。現在買車不用一家一家的跑,在網上查詢就可以得到一大堆車行發過來的報價。我要的是本田的房車,皮座加光碟(DVD)放映機,好在車上讓孩子看錄像。有一家回覆的價錢比別人低了許多。我打電話到其它幾家去要價,他們說不可能給出那個價。我一琢磨,第二天就帶著打印出來的報價單去了車行。經紀人拿著報價單去找經理,過了好半天,經理出來跟我說,這個報價有問題,只算了皮座,沒有算光碟放映機。但是,因為是他們的問題,按照法律必須按這個價賣給我。我一聽,白得一個光碟放映機,這可是汽車自帶的,按鈕都在汽車上,屏幕是懸在頂上的,撿這麼大個便宜,心裏美滋滋的。在辦完繁瑣的各種手續之後,嶄新的車子送出來了。我上得車來,趕忙把一張光碟塞進光碟機,想過過癮。可是,沒有動靜。搗鼓了一會,還是不行,幾個車行的銷售人員也上來擺弄,一點動靜都沒有。銷售人員說,還沒見過這種情形。時間晚了,最後只好放棄,讓我先開車回家,跟維修部約時間再回來修理。

孩子們興沖沖的帶著光碟要上車來看錄像,沒想到這麼個結局,一家人都覺的很憋氣。但是,畢竟是修煉人,明白沒有偶然的事,這個光碟機忘了算錢和一上來就是壞的,這麼巧,有甚麼是我要修心的呢?我越想越不是滋味。問題不在乎多少錢,而是自己當時佔了便宜後的那種歡喜的心態,的確不是一個修煉人的心態。其實,對很多大法弟子來說,這是一個很初級的剛入門時就會遇到的心性考驗。想到這一層,心裏本來對車行的怨氣一下沒有了。後來車行說把車開回來待修,一時半會修不好,還要去訂新零件,要等好幾天。買個新車錢交了,車影子都看不到,家人不高興,但我很平靜。《轉法輪》中曾舉過一個例子,說有位父親在孩子的懇求下去抽了個獎券,沒想到抽到一輛高級小孩自行車。這位父親左想右想不對勁,最後拿錢送單位去贊助了。我也想,這少收的光碟機的錢,是不是也要拿去贊助別的事。

這事本沒有甚麼好說的,是老人家問起「法輪大法對人類有甚麼好處?」,我就順便把自己這兩天買車的心理活動給她講了出來。她覺的我有便宜不佔是在冒傻氣,但是我說,我佔了這種便宜心裏不安,光碟機為甚麼壞了?作為修煉人,會把這種「巧合」當作修心的機會。如同摔了一個跟頭,會反思自己有沒有做的不好的地方。大法教給我們「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在買車的過程中,我暴露出的那種佔了便宜忘乎所以的歡喜心,就是我要修的。對於今後,遇到同類事情如何處理,也有了參照。我給老人說,您覺的我這樣做很傻,那是因為我們是一家人,覺的「虧」了,如果別人這麼做,您會有甚麼不高興嗎?如果全世界的人都這樣做,都修心向內找自己不正的地方,對您對全人類不是很好嗎?您問我「法輪大法對人類有甚麼好處?」,這還不是一個大好處嗎?

我知道,我是在共產黨的教育下長大的,受過不知多少共產黨所謂的道德教育。可是,那些東西從來沒有觸及過我的心靈。過了不惑之年的人,上有老,下有小,生活的閱歷也算不少了,早已沒有那種理想主義的衝動了。而今天我對自己佔了點小便宜而耿耿於懷,覺的很對不起別人,我自己都很驚訝我是如何能如此的。我知道,是「法輪大法」真正讓我從日常小事中時時悟到自己是個修煉人,要按「真、善、忍」做好,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李洪志大師在《轉法輪》中第一講就指出「心性多高功多高,這是個絕對的真理」。這個修煉的過程,就是在磕磕碰碰摔摔打打中,昇華自己道德的過程。

有人說我不信神或者信別的宗教也能做到,也許是,但是,共產黨沒有把我教會,我進過的別的宗教也沒有教會我,對我個人而言,是法輪大法教會了我,我當然要感激大法對我的靈魂的救度之恩,我也看到了法輪大法對中國人,對全人類的啟示是甚麼。

以德護法 超越苦難

啟示當然很多,這裏我就說兩點:「道德」和「維護道德」。「道德」是自己做好的過程,而「維護道德」是在道德受到邪惡的攻擊打壓時,能不能站出來維護道德。對法輪功學員來說,就是「得法」和「維護大法」的過程。

法輪功反迫害的八年,實際上展示了如何維護道德的過程。今天的人類有太多的藉口來為自己面對邪惡的不作為開脫,特別是在黨文化的影響下,思維的誤區就更多了。我們不妨撇開那些各種各樣的開脫之詞,就用基本的善惡是非做標準,來看待法輪功學員反迫害對人類的意義。

當人們習慣於被共產黨的強權嚇倒時,法輪功學員沒有被嚇倒,而是勇敢的站出來,走出了一條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反迫害道路。

當人們認為應該這麼躲、那麼躲,這麼騙一下、那麼騙一下,或者乾脆躲在家裏煉時,許許多多的法輪功學員沒有選擇言不由衷的逃避。

當被經濟利益所誘惑全世界都在為同中共做交易而不願直視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時,法輪功依靠自己的力量,永不放棄,堅持講真相,揭露邪惡,制止迫害,開闢了讓世界了解法輪功、傳播迫害真相的一片天。

當很多中西方媒體都被中共收買或者施加壓力而負面報導、不願報導法輪功時,法輪功學員白手起家,做起自己的媒體,發展到今天已有了網站、報紙、電台、電視台等多種媒體渠道,全面揭露江澤民團伙和中共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

當中共封鎖網絡、信息渠道,不讓大陸網民接觸真相時,法輪功學員開發破網軟件,並使用電話、郵件、網絡聊天等各種方式傳遞真相;更不顧危險用電視插播揭露中共的謊言,極大的震懾了邪惡。

當江澤民團伙和中共喪心病狂的用洗腦、關押、折磨、下崗、沒有住房、打死算自殺、活摘器官等等邪惡手段迫害大法弟子時,無數的大法正信者並沒有被嚇倒。

當共產黨成為人們了解真相的真正障礙時,法輪功學員推出了《九評共產黨》,系統全面的揭露共產黨的邪靈本質,引發了退黨大潮。

當人們被甚麼「搞政治」,甚麼「反華勢力」等黨文化障礙,不理解法輪功學員反迫害時,法輪功學員明白自己在做甚麼,反共不是反中國,反迫害不是搞政治,法輪功學員沒有放棄自己的原則,不為外界所動,繼續慈悲的講真相。

佛法無邊,為了更多更廣的救度世人,法輪功學員開始了用文藝形式來傳播真相:辦「真善忍畫展」,「新唐人電視台新年晚會」演出,更有以弘揚純正的中國正統文化的「神韻藝術團」巡迴世界……

人們都說「邪不壓正是天理」,為甚麼是天理?就是在天象之下,有著順應天象而行的敢於放下生死的正義善良的人們。等共產黨垮了,回溯歷史的那一刻,人們都能理解和感激法輪功學員為維護正法和正信的巨大付出。這種付出,就是未來人類在面對邪惡時的參照。

唯一的標準 唯一的機遇

法輪功學員的所作所為,看起來是在維護自己的修煉權利,實際上是在救度眾生。歷史上幾大文明的毀滅,大多處於經濟、技術高度發達而道德敗壞的時候,特別是性的墮落。中國的文明為甚麼能存留到今天?那是神的安排。而當今天的人們不再信神的時候,甚至對神大肆誹謗的時候,那這個文明還能留下來嗎?宋朝著名預言《梅花詩》中有說「最佳秋色在長安」,指的就是今天中國的表面繁榮,秋色能長久嗎?人們從昨天看到了今天的表面繁榮,但是,有沒有從今天的道德墮落看到明天一個文明的毀滅呢?有沒有想到,唯一能拯救這種毀滅的力量是甚麼呢?許許多多明白了真相的人們已經有了明確的答案:「真、善、忍」大法是唯一能引領人類走向未來的希望!

神判斷一個民族的存留的標準是道德。道德的敗壞一日千里,而道德的恢復就太難了,光靠經濟的發展和技術人才的引進或更替是根本做不到的,只有神的引領,才能真正讓人找到心靈的歸宿。法輪大法在中國的傳出,就是中國人民的走向未來最大機遇。

悠悠萬事過眼雲,泥沙蕩盡現真金。將來,所有的人會不約而同地看清這一點,從而把五月十三日──法輪大法在世間開始洪傳這一天當作感謝主佛慈悲救度與記載人類幸運新開端的重大歷史節日。一九九二年──二零零七年,因為法輪大法在人間的洪傳而壯麗輝煌的十五年;因為法輪大法在世間走過魔難而可歌可泣、永載人類史冊的十五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