謊言掩蓋不了事實 真相面前人人平等

評中共駐丹麥大使謝杭生給奧爾胡斯市長的信暨駐丹使館的聲明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六日】近一、兩個月來,在丹麥第二大城市奧爾胡斯,出現了由市民和政府官員廣泛參與的、關於中止與哈爾濱的友好姐妹城市關係的討論。

事情的起源是在奧爾胡斯派出了代表團訪問友好城市哈爾濱以後,一個當地的人權組織「中國人權網絡」向市府投書,揭露發生在哈爾濱的嚴重違反人權、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罪行。該組織提供了大量詳盡的資料,對哈爾濱市在近八年迫害法輪功的罪惡中,所扮演的不光彩角色,給予了全面介紹。例如,根據明慧網資料庫的不完全統計,在全國三十多個省份中,黑龍江省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人數高達三百七十八人,佔全國迫害致死人數的第二位。其中有三分之一案例發生在其省會哈爾濱市。在「法網恢恢」網上,有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大量具體案例,包括日期、時間、地點、情節、罪犯姓名及證人等等。有關哈爾濱的證詞,長達A4紙張五百頁。這些目擊證人的證詞描述,包括電棒電擊、強迫灌食排泄物,以及無數其它殘忍的酷刑方式,有具體地點、時間、人名及迫害事實的案例。罪行累累,慘不忍睹。

在八年迫害中,因迫害致死人數最多、手段最殘忍而惡名昭彰的萬家勞教所、長林子勞教所及哈爾濱女子監獄,都坐落在哈爾濱。近兩年來,被全世界關注的,大規模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驚天黑幕,也在這些地方發生著。哈爾濱市長石忠信曾經在一次公開演說中宣稱:哈爾濱已經成功的「打擊了法輪功」。也就是他對他個人及當地官員實施的這種,從納粹用來對付猶太人的殘酷手段後就不曾再見過的邪惡罪行,毫不羞恥的供認不諱。

「中國人權網絡」向市府官員提出,作為熱愛和平、自由,珍惜生命、尊重人權的丹麥人民,我們是否仍然應該沉默不語,與這樣的劊子手握手言歡?

事實揭露後,善良、正義的奧爾胡斯人民沸騰了。一時間,當地各大媒體大篇幅介紹迫害真相,幾乎所有的當地官員與市民站出來紛紛表態,所有的人,無論地位高低,一致說:我們無法接受這樣的罪惡。

就在這樣的形勢下,沉默了多日的中共駐丹麥大使謝杭生,在三月一日寄給奧爾胡斯市長一封信,並附有中共駐丹麥大使館的一紙聲明,以及早已被加拿大獨立調查員批駁得體無完膚的、中共駐加拿大使館去年抵賴活體摘取器官罪惡的聲明等等。

在信中,謝大使把發生在哈爾濱的酷刑迫害和活體摘取器官的罪行說成是「謠言」。謝大使以大國壓小國的蠻橫口氣說,「這樣的謠言損害了中國的國際形像,侮辱了十三億中國人民。」且不說中共獨裁政權沒有資格代表中國十三億人民。因為十三億中國人民,真正相信這個獨裁政權的,不罵中共暴政的,現在在中國可能找不出來;哪怕是那些為邪黨歌功頌德、跟著它跑的人,也沒有一個是發自內心相信它,把它冠冕堂皇唱高調的洗腦宣傳當真話來聽的。相反,他們只不過是因為和這個謊話連篇的邪黨貪贓枉法、男盜女娼的私利捆綁在了一條賊船上,只好言不由衷的出賣良心。

實際上,包括謝大使本人都知道,中共在世界上聲名狼藉,在各種人權指標上排名末位。與任何自由民主國家首腦舉行會談,都要面對要求改善人權狀況的尷尬局面。中共頭子到任何國家進行國事訪問,都如過街老鼠般受到大批民眾抗議。中共這種不得人心的壞名聲,絕不是任何其他力量有意醜化可以達到的。就是中共這個反天、反地、反人類的惡黨,在自暴其醜。

在謝大使的信和駐丹麥大使館的一張紙的短短聲明中,他們用充滿恫嚇的語言寫道:他們有責任告訴奧爾胡斯市,中共嚴格遵守國際公約,從來不用沒有簽字自願捐贈器官者的器官做移植手術。他們把這說成是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所散布的「謠言」。

那些誣蔑性的語言、詞彙,人們早已在去年中共駐加拿大使館的聲明中似曾相識。當在丹麥的中共使館官員抄寫加拿大使館的公文時,不幸忘記防備的是,早在二零零六年十一月,有一個全世界聚焦的新聞:中共衛生部副部長黃健夫,一反以前這麼長時間「一概否認」的表演,公開承認中國的移植器官主要來源是死刑犯。根據中國人的傳統觀念,願意自願捐贈器官的人是極其少的。讓所有的死刑犯都成為了自願捐贈器官者,那只是自欺欺人的低能把戲。可是不巧的是,這個中共高層出爾反爾的表演,正好直接反駁了謝大使的以上聲明。中共所謂的「遵守國際公約」的謊話,被自己戳穿了。這幾乎就是當場打了大使先生一個嘴巴子。在智慧的丹麥人那裏,狐狸尾巴露了出來。大使先生的信就在第一時間裏,失去了欺騙的作用。

當然明眼人早已看出,黃健夫的主動承認,是為了轉移視線,掩蓋中共大規模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這樣的欺天大罪。自從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中國國內器官移植案例直線增加,各大醫院為招攬國外病人去中國做器官移植,以牟取暴利,各器官移植中心與醫院的廣告、網頁競相攀比,比比皆是「手術成功、器官豐富、等待時間極短」等誘人許諾。

二零零六年七月,前加拿大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及著名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公布了一份關於中共活體摘取中國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獨立調查報告。今年一月三十一日他們又發布了一份增補報告。據他們的調查,從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五年期間,除去中共現在不得不承認的死刑犯作為器官來源以外,大量用於移植的器官來自何處,中共至今無法給出一個說得過去的解釋。根據兩位調查員的估計,事實上,中共這些年從法輪功學員身上活體摘取的器官達四萬一千五百個,甚至更多。

如果說謝大使真的願意認真駁斥「謠言」,就必然能夠對以上指責做出「義正辭嚴」、有理有據的反駁。這麼嚴重的指證,豈是靠幾句嚇唬人的大話就能解決了的?

當然,我們可以理解謝大使及聲明起草人的心態。當手握真相時,人們可以滔滔不絕,詳盡再詳盡地與他人分享真相所代表的真理。而一個撒謊者,即使是能言善辯者,也會在眾目睽睽下,膽怯心虛,顧左右而言他,空洞無物,只能給自己壯膽而虛張聲勢。

如果謝大使真的忠於職守,願意在丹麥人民面前,證明他所言不虛的話,一個最行之有效的辦法就是:目前全世界各大洲都成立了赴大陸迫害法輪功真相調查團。歐洲調查團也於二月三日在倫敦成立,也有正直的丹麥人參與其中。只要謝大使行方便,開大門,幫助調查團裏的丹麥成員順利得到簽證,到中國進行不受任何限制的獨立、客觀調查,所有法輪功的「誣蔑」豈不能在一夜之間澄清?可悲的是,中共害怕的就是真相大白於天下,世界各國的調查團成員去中共使館申請簽證,至今沒有一人得到,原因不言自明。當然謝大使也沒有膽量提供這個方便。事實上,謝大使心知肚明,他的聲明經不起調查,本來也做不得真。在中共的暴政下,人人都得被迫出賣良心換得一杯羹。為了頭上的烏紗帽,心靈不得不扭曲,說謊話的本領成了必需的為官之道。對此,謝大使自己內心必然更有體會。

其實,在真相面前,人人平等。因為每一個人的良心都必然在真相面前受到公平、無情的拷問,善惡有報是天理。作為中國人,我們從自己悠久的文化傳統裏,得到過神給我們的這樣的啟示。對於已經走出了中共紅牆,生活在西方自由世界的中共官員來講,了解真相易如反掌。如果了解真相,卻去助紂為虐,做一個中共邪黨迫害、欺騙、毒害人的工具,其實就是把自己送入了萬劫不復的地獄。每一個人需要三思、再三思!

自從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大紀元《九評共產黨》巨著問世以來,共產邪黨如被點中啞穴,對「九評」所揭露的一切不光彩歷史事實,無法辯駁,毫無招架之力。這已經清楚的告訴人們,共產邪靈氣數已盡,天滅中共是歷史的洪流。

如今兩千萬國人已經衝破重重封鎖,勇敢宣布與中共決裂。如果說,謝大使與中使館官員,為了烏紗帽的現實利益,曾經不得已跟著邪黨撒謊、欺騙與迫害無辜。但是神的慈悲是博大的。如果謝大使等人從今開始,洗心革面,將功贖罪,與邪靈決裂,保命的機會仍然還在。是跟著邪黨作墊背,一起走向毀滅的地獄;還是及早抽身,退出中共以保命,何去何從,時間與機會瞬息即過。這是比保烏紗帽更現實、緊急的切身利益。時不我待,如今共產邪靈的根已經拔起,你們還在等甚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