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開誣蔑與公開供認

評中共駐加外交官黃惠康之邪言亂語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四月七日】中共駐加拿大大使館官員家屬、法輪功學員張繼延女士近日脫離大使館的監視,公開指證大使館內專門負責迫害法輪功的機構,並宣布退出中共,同時尋求加拿大的庇護,使得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再次成為國際關注的焦點。

面對這種「重大的外交醜聞」,中共駐加外交官、專門負責迫害法輪功的黃惠康,除了「徒增笑耳」的「要求加拿大不得提供庇護」以外,還反過來誣蔑受害人是「藉機想留在國外」。這真是自打了中共邪惡的嘴巴子!

黃惠康的說辭至少說明了以下幾個事實:

──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在尊重人權的國家裏是公認的對中國民眾大規模的人權迫害;

──中共不僅在中國大陸殘酷迫害法輪功,並幾年來動用所有宣傳、外交、特務等手段在海外對法輪功進行污衊和誹謗。其邪惡行徑在法輪功真相面前全都不攻自破,「法輪大法好」, 「中共邪惡」已是世界共識;

──破除了信息封鎖的中國人,都了解法輪功在國外普遍受到歡迎的事實,自然而然中共的欺騙宣傳已是不攻自破。

正是這些顯而易見的事實,使得專職迫害法輪功的黃惠康,在面對加拿大媒體和公眾的時候,再也找不出能夠替邪惡中共遮羞的一塊抹布,只能慌不擇言的污衊當事人「藉機想留在國外」。他本以為這種謊言能夠轉移人們對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注意力,但是恰恰相反,正好暴露了中共的邪惡。

試問:一個人僅僅靠公開宣布自己是法輪功學員,怎麼就能達到留在加拿大的目地?還不是因為中共邪黨在中國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廣為人知?!還不是因為邪黨宣稱的對待法輪功學員「象春風化雨一樣的關懷」再也不能矇蔽世人?!還不是因為加拿大政府和人民接受和歡迎法輪功?!

試問:如果說,一個人稱修煉法輪功是為了留在國外,那不就是說明真正修煉法輪功的人因中共的迫害而真的有國不能回嗎?這種自認聰明的對張繼延申請庇護原因的解釋,從被控迫害法輪功的黃惠康嘴裏講出來,不正是結結實實的承認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嗎?!不正是承認加拿大了解迫害、反對迫害、支持法輪功嗎?!這不就是承認中共一直在欺騙全世界、並被全世界揭穿了嗎?!

試問:如果連地位相對較高的外交人員的家屬都想法留在國外,那麼一般的中國老百姓的境遇會是怎麼樣?這是要說明中國的人權狀況惡劣呢?還是要說明中國的民眾不願再忍受中共的邪惡壓榨和迫害呢?

試問:黃惠康隻字不提加拿大保護了眾多法輪功學員的事實,而為甚麼要單獨要求加拿大不要保護張繼延女士?是因為她太了解使館內害人的勾當?!是因為很多人私下裏申請庇護傷不到中共的面皮,而張女士的公開申請庇護戳痛了邪靈本性早就昭示天下的中共的形像?

試問:哪裏有這麼不要臉面的所謂的政府,在其統治下的人們紛紛拒絕迫害、逃離家園的時候,它竟然堂而皇之的說這些人是「藉機想留在國外」?這難道不是承認其統治的非法性了嗎?!真正受迫害的當然要留在國外免受它的迫害;沒有受到迫害的,卻也以同樣的理由要求留在國外;為甚麼這「留在國外」就比「留在國內」好些?還不是因為中共邪魔禍亂中國嗎?

依我看,黃惠康完全明白,在法輪功遭受殘酷迫害的時候,善良的人們都伸出了援手,一些政府對法輪功學員提供了寶貴的庇護;同時,確實有一些本來不煉法輪功的人,利用法輪功得到海外政府保護的事實,也宣稱自己是法輪功學員,目地是求得居留海外的許可,不再回到備受中共蹂躪的中國。這本來是中共邪惡的大暴露,但是像黃惠康這種被中共邪黨文化毒害至深的人,卻分不清正邪,把這種本來屬於中共丟臉的事情,不知羞恥的用來指責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這種邪迷心竅的人以為,全世界的人都像中共似的把物質利益看的比性命都重要,完全不知真理、道德、信仰、精神為何,進而以為,只要把「想留在國外過好日子」這種唯物主義者的追求扣在法輪功學員的頭上,就能避開人們對其邪惡暴行的譴責。這完全是沒有正常邏輯的中共黨徒赤裸裸的自白!

所以說,黃惠康的話,表面上是對法輪功學員張繼延的公開誣蔑,實質上,卻是他就中共迫害法輪功所做的不由自主的公開供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