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經費」從何而來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七日】邪黨在《反××宣傳提綱》以及有關誣蔑大法的行文中不止一次的謊說:法輪功做真相資料的資金是由海外「反華勢力」提供的。這完全是無中生有。八年來,特別是前幾年,經過我們轉手的現金就有十幾萬人民幣。沒有一分錢是甚麼「勢力」或甚麼「組織」提供的,全都是法輪功學員省吃儉用的錢。99年7月20日後,為了購買機器設備,以及為流離失所的法輪功學員購買禦寒的棉衣等物品,有一位法輪功學員分兩次獻出人民幣五萬元。

還有一位弟子,她是某大醫院的一名主任藥師。她曾用自己積蓄的一萬元,贖回一名被惡警抓走的弟子(編註﹕應該抵制惡黨人員的勒索)。之後,她又獻出兩萬元人民幣做大法資料用。在我們認識的法輪功學員中,可以說,沒有一個沒為做大法真相資料捐獻過金錢的,最少的也不下幾百元。我也曾分兩次獻出人民幣兩萬元。

最令我們難忘的是有一位六十多歲的法輪功學員。她的丈夫已故,她每月的退休金只有五六百元。北京消費高,她還有一個孩子沒有娶媳婦,她卻一次拿出五百元。我們給她退回去三四次,並且反覆告訴她,資料點不缺錢,我們其他人都比你富裕,你的錢不能收。她說:這是我救度眾生的一顆心啊,不收也得收。我們被她的真誠所感動,只好收下。有一天晚上無意中發現她在垃圾桶中翻撿塑料瓶、硬紙盒,原來她是在撿廢品賣錢……望著她的背影,我止不住的淚水奪眶而出,這一幕讓我永遠不能忘懷。由於我執意不收她的錢,她再也沒有通過我捐錢。可是聽另一位法輪功弟子講,還有別的人也收到了她給資料點的捐助。

還有一位法輪功學員,她被非法勞教兩年多,在勞教所曾被打得昏死過去幾次,瘦的幾乎是皮包骨,出來後仍然是捨不得吃,捨不得喝,連個雞蛋都捨不得買,一條毛褲穿了十幾年,都發硬了,也捨不得買新的。省下錢來給做真相資料用。為此有一位同修買了雞蛋等營養品送到她家讓她吃,對她說:你再省吃,再瘦下去,會影響法輪功學員形像的,她才答應以後要吃好點。

還有一位法輪功學員,她自己退休金很少,她家的財政大權掌握在她的丈夫手中。她從丈夫每次給她的賣菜錢中,省出一元兩元,積攢起來,送給資料點的同修做真相資料用。

還有一些大法弟子,用自己的錢買了大量的郵票,向明慧網上提供了詳細地址和郵政編碼的有關單位和個人寄出了大量的真相材料,有力的震懾了惡人,及時的挽救了好人。

很多法輪功學員夏天連瓶礦泉水都不買,外出常常是自帶「涼白開」。他們說,一瓶礦泉水的錢能做好幾張真相資料。法輪功學員就是這樣懷著一顆純真、純善的心,各盡所能,省吃儉用,你出一點錢,我出一點錢,用自己敬師、敬法的真誠,和救度眾生的大善,積攢起一座無比高大,永遠不倒的無價金山,從而保證了大法真相資料像泉水一樣源源不斷的流向城市鄉村,流向社會家庭,流向眾生那一顆顆乾涸待救的心田。

以上說的是幾年前的事,當時是個別法輪功學員慷慨解囊燃星火,點亮神州真相燈;而今是法輪功學員眾人拾柴火燄高,輝映春潮遍地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