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間漫遊講真相 澄清劉廷芝冤案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三日】

一、遇冤案

一次去鄉下購物,和當地農民講真相,當我講到法輪功祛病健身神奇的時候,那人反駁我說:「我們村有一個倆口子都煉,他妻子怎麼死了?」我一聽此人對法輪功還有誤解,就進一步向他講真相,我說哪村的?那人以為我不相信「我沒有必要騙你,就是代家鋪的,不信你打聽去。」「小哥啊,我是想和你多了解一些真實情況好嗎?那人是怎麼煉的法輪功,又死於哪一年呢?」「當然是在鎮壓之前煉的,大概是二零零一年死的,當時病的很重。」我接過話題:「小哥,這就說明法輪功真的能祛病。在中共沒迫害之前她肯定是煉好了,迫害後,對她們打擊太大了,抄家罰款判刑的。後來承受不住了舊病復發死的,是不是這樣?」此人驚訝的說:「你怎麼好像親眼所見,我怎麼沒認識到呢?是的,當時她的家人找我的親戚借《轉法輪》,說煉功能好病,我親戚怕,沒給他。」

我告訴他說所謂煉法輪功出現意外的都是被中共「六一零」迫害的,如果法輪功沒有那麼神奇,中共那麼迫害怎麼還有那麼多人堅持呢?這小哥嚴肅的表情換了笑臉開玩笑的說:「我還以為是國外給你們的錢呢。」我嚴肅的說:「你別聽中共邪黨的造謠宣傳了,它是毀人來了,只有法輪功是救人的。」說完他會心的笑了。

二、劉廷芝之死

為了使眾鄉親看清邪黨的流氓本性,抹去對法輪功的誤解,揭穿邪黨的造謠宣傳,我開始整理此事,告知當地民眾。

經過一段時間的調查核實,終於得到了真實情況。死者是河北省玉田縣散水頭鎮代家鋪村村民劉廷芝,因患有嚴重風濕病骨節變形,長時間使用激素,身體胖得變了形,生活已經不能自理,家庭的收入都支付了醫藥費。

一九九七年十月,劉廷芝開始接觸法輪功,一九九八年春天,丈夫陪著走一會,歇一會,來到本村煉功點開始修煉法輪功。到夏天的時候身體完全恢復了正常。胖大的身體不見了,農活也能幹了,為此全家人對法輪功特別有好感,並且婆媳多年的宿怨消失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江澤民為首的中共開始竭盡全力地迫害法輪功,大肆抹黑栽贓陷害,非法抄走學員珍藏的大法書籍,把大法學員抓進洗腦班。為了維護正義,她的丈夫去北京信訪辦,想直接說清煉法輪功於國有利為民造福,如果繼續迫害下去會失去民心而亡天下的道理。結果他被關進看守所。

只為祛病健身、做好人,竟然受到中共如此的迫害,在巨大的壓力下,劉廷芝舊病復發,一下躺倒了,住進了縣醫院。

這裏需要補充的是,在劉病倒的時候,惡人把她的丈夫綁架到本鎮派出所進行嚴刑折磨。這對劉廷芝來說真是雪上加霜,病情越來越重。就在劉快不行的時候,「六一零」又耍出偽善的招術,勸她家人趕快把她丈夫接回來,辦個取保候審,又趁機勒索了二千元保證金。

二零零一年年底劉廷芝剛見好轉,丈夫再一次被抓到看守所。二零零二年二月十二日,三十九歲的劉廷芝,再也承受不了巨大的打擊,含冤離世。

邪黨「六一零」又出謊言,「練死的我們挽救不了。」究竟是怎麼死的,大家看到這裏應該明白了。

三、趕快離開惡魔走向光明

我在講法輪大法真相的時候,經常碰到這樣的回答:「中共不准許煉你就別煉,你跟它對著幹有你的好?」還有人說,「只要不吃眼前虧,讓我幹啥都行。」「天愛亡誰亡誰。」

這就是在中共強權高壓下、在歷次整人的運動中,受到嚴厲摧殘、精神扭曲後的人說出的話。這也正是中共重複使用暴力所要達到的目地,這也就更成了中共今天還能在中華土地上滋生蔓延的秘訣。只有讓人民在中共的屠刀下戰慄,中共才能為所欲為。

大家已經看到貴州省平塘縣巨石上有「中國共產黨亡」六個天然大字,告訴著人們天滅中共就在眼前,中國即將進入到一個沒有共產黨的社會。

大家想一想,誰是共產黨?除了加入過它的組織的人,對它宣誓時說把一生都獻給了它的黨員、團員、紅領巾,還會有誰呢?這些人退出來了中共還存在嗎?如果有人不相信,怕眼前的利益受到損失,;一定要跟著中共一條路走到黑,那麼你不就成了它的陪葬品嗎?其實退黨也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找到身邊會上網的用筆名發到大紀元網站即可。順天意而行,以求自保,我說出這些道理,並非為了甚麼搞政治,是為了你好、真心為你得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