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魯晚報》自曝一九九八年陷害良善始末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五日】2007年11月20日,《齊魯晚報》「創刊20週年紀念特刊」T58版登出署名邢強的文章《九年前的那場較量》,再度將1998年發生的因為《齊魯晚報》用卑鄙手段栽贓陷害法輪功,濟南法輪功學員自發到報社澄清事實的事件拿出來大炒冷飯,並自曝在這起造謠誣陷事件中他們的無恥伎倆,邀功請賞之醜惡躍然紙上。這篇文章的作者當年先後4次在《齊魯晚報》刊登污衊法輪大法文章,今天又跳出來毒害眾生。為了使泉城父老鄉親免受矇騙,今天我們濟南法輪功學員將事件的來龍去脈說清楚,讓世人看看邪黨的喉舌是如何靠造謠誣蔑撈取政治資本的,同時再現法輪功學員大善大忍的胸懷。


1998年6月,濟南法輪功學員到《大眾日報社》集體反映情況
(照片取自《齊魯晚報》)

一、事件的大背景

法輪功,又叫法輪大法,自1992年李洪志先生傳出以來,以其修心向善的奧妙法理和強身祛病的神奇功效而迅速傳遍神州上下。1993年法輪大法在北京東方健康博覽會上被譽為「明星功派」,李洪志先生獲「邊緣科學進步獎」和「受群眾歡迎氣功師」稱號。1993年8月公安部為感謝李洪志先生為見義勇為先進分子義務治病而取得令人嘆服的效果而致信中國氣功科學研究會表示感謝。這些獎項和感謝表達的是群眾對法輪大法由衷的敬仰和讚歎。自法輪功傳出以來,所有書籍均在全國熱銷。至1996年全國已有數千萬的法輪功煉功者。到1999年7月鎮壓前,修煉者已達一億之多。但對於靠暴力強權起家的共產邪黨和那些習慣以政治迫害維持政權的小人們,他們理解不了修煉人看淡世間名利的胸懷,再一次採用了歷次打壓異己,首先從名譽上的詆毀、誣陷的手段,向善良的群眾舉起了屠刀。

1996年7月中共邪黨的中宣部非法查禁了《中國法輪功》等書籍。1997年初,時任國務院秘書長的羅幹利用職權授意大陸公安部門在全國範圍對法輪功進行了一場秘密調查,意在非法取締法輪功。但各地公安部門上報的調查結果都是「沒有問題」或者「尚未發現任何問題」。1998年7月,羅幹又通過中國公安部一局(也稱政治保衛局)發出公政1998第555號《關於對法輪功開展調查的通知》,先把法輪功定罪為「×教」,然後再讓全國各地公安部門進行系統性「臥底調查」、搜集證據。後來各地公安臥底調查的結果:一條法輪功的罪證也沒搜集到。同年,由北京大學法律系的一位教授主筆,大陸各界法輪功學員中135位社會知名人士站了出來,聯名致信當時的國家主席江××和國務院總理朱鎔基。朱鎔基批示的大意是:法輪功這些年給國家節省了大量的醫藥費,公安部不應該去找法輪功的麻煩,應該抓社會治安問題。但這份批示由於羅幹的阻撓未能傳達到基層。

隨後,《光明日報》、《中國青年報》、北京電視台等十幾家報刊電視台相繼對法輪功發難,《齊魯晚報》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出現在歷史的舞台上。

二、《齊魯晚報》記者利用特務手段搜羅所謂的「證據」

記者邢強自己「招供」:他隱去身份「潛入」一個「練功點」「拜師」,打入法輪功「組織」了解情況。稍微懂得一點法輪功常識的人都能看出來,這些供詞真是無稽之談。法輪功沒有組織,沒有官當,除了創始人李洪志先生,誰都不能稱「師」;鬆散管理,想來就來,想走就走。這種供詞恰恰洩露了《齊魯晚報》記者霉暗、齷齪的小人心理。

據邢強自己說,所謂的「證人」是濟鋼一位腿部被汽車撞成粉碎性骨折的婦女。事實是:該女學員幾年前因車禍撞成粉碎性骨折,在省中醫醫院手術後留下了嚴重的後遺症,只能靠雙拐行走。煉法輪功後不久即扔掉了雙拐,自己能獨立行走了。他利用偽裝的身份換取這位女學員的信任,不但將其病歷篡改偽造,還編出了醫院大夫的所謂證詞。這位放棄廉恥的記者還有甚麼造不出來的假呢?他無視良知和職業操守編造出來的假報導正好是跟風的報社高層所需要的。這就是那幾篇充滿中傷謾罵的文革大字報式爛文出台的背景。

99年7月20日之後,濟南市公安局、歷城區分局、濟鋼派出所(以後更名為鮑山分局)伙同電視台的一大幫人,在鋪天蓋地的打壓法輪功的狂潮中為了撈取政治資本,蜂擁而至那位濟鋼女學員家中,脅迫她按照他們已經寫好的誣蔑法輪功及李洪志先生的台詞表演,大有不達目的不罷休之勢。該女學員頂住了壓力,沒有使他們的陰謀得逞。該女學員幾年來遭受了無盡的騷擾和威脅,正常生活無保障,身心遭受嚴重的摧殘。她是遭受無視人權、無視法律的惡黨迫害的真正的證人。

三、法輪功學員自發站出來到報社澄清事實

文章見報後,越來越多的濟南法輪功學員陸續到報社反映報導不實,要求報社立即採取措施挽回給法輪功及學員造成的損失。這些人許多就是通過修煉法輪功達到身心健康,甚至連患絕症都康復的也不在少數。報社領導知道報導不實,剛開始同意登報導歉,過了一夜後又出爾反爾,更加暴露了作為惡黨喉舌的《齊魯晚報》完全為了一己私利歪曲事實的醜惡本質。

以下是時任《大眾日報社》(與《齊魯晚報》屬同大眾報業集團)美術編輯、現旅居加拿大的法輪功學員邱兆金作為這一歷史事件的見證者記錄下的真實情況:

「有一天上午,分局三個警察來到單位的接待室,報社黨委書記管義傑把我叫去,這幾個警察是來了解上次大法弟子到報社澄清事實的情況,為他們進一步迫害大法弟子尋找證據。我對他們講:當時《齊魯晚報》有一個淪喪職業道德的所謂記者,名字叫邢強,此人三十歲左右,在全國各地法輪功學員處在一片平靜祥和的修煉環境中的時候,邢某卻對大法與大法弟子充滿了冷漠與仇恨。他違背國家對氣功的‘三不’政策,連續寫了四篇對李洪志師父、對法輪大法及大法學員進行污衊詆毀的文章,並在《齊魯晚報》上連續刊出。他顛倒黑白、混淆是非的造謠誹謗,給大法學員造成了極大的心理傷害。他的這幾篇造假文章全國各地有數家報紙轉載,從而在很大範圍內造成了極其惡劣的影響,使善良的人們在造謠的欺騙謊言下迷失,從而對大法犯罪。

「當時沒有正面報導法輪功聲音的報社,所以寫有不實之詞的文章往往能大面積誤導讀者,使人們在心中對法輪功和學法輪功的人產生不該有的、非常負面的印象。邢強的文章在《齊魯晚報》刊出後,法輪功學員不斷來到報社,要求澄清事實,來的人越來越多,後來報社一聽是煉法輪功的就不讓進辦公樓。有認識我的學員就給我打電話,我就把他們領進來。有一次濟南鋼廠來了四位學員,他們要找寫文章的記者問個明白。我把他們領到《齊魯晚報》,找到邢某,我說,你給人家解釋解釋。邢某見狀撒腿就跑,做賊心虛不敢跟人家談。在那期間邢某是東躲西藏的。來找他的學員當中有一位學員就是邢某在一篇文章中舉例描述那個扔掉雙拐的人。當時邢某鬼鬼祟祟去採訪人家,還冒充自己是煉法輪功的,結果他寫的文章和採訪時那位大法學員講的完全相反。事實是那位學員的雙腿醫院斷定是無法治癒的,當時也確實沒有治好,修煉大法後才使他扔掉了雙拐。這是千真萬確的事實。

「法輪功學員當時是抱著對大法負責、對眾生負責、對自己負責的態度善意的來到報社澄清事實、講清真相的,法的威力、學員的正念,也確實感動了報社一些有良知的人,他們都支持和讚賞學員們的舉動。當時有五、六名學員自願當代表同報社的負責人協商問題如何解決。《大眾日報》的副總編徐熙玉、《齊魯晚報》副總編李新生代表報社向法輪功學員承認了錯誤,表示道歉,並列了四條協議答應第二天在《齊魯晚報》上刊登。結果報社失信,沒有兌現承諾,只是在報紙的一角登了一個‘小豆腐塊’,而且也沒有按照當時答應的那四條協議登。這才導致更多的法輪功學員再一次來到報社要求更正錯誤。

「這時警察問我是誰‘策劃’了這次‘圍攻報社’的行動?我說沒有人圍攻,也沒有人策劃,學員們都是自願去的,去的目的就是去澄清事實。我說法輪功學員做事都是堂堂正正的,沒有做甚麼見不得人的事。警察聽後見找不著甚麼漏洞便就此罷休了。

「記得當時有更多的學員來報社要求澄清事實的時候,報社的領導開始有些緊張了,因為他們知道他們報導的文章是失實的。當天八點鐘左右我正要去門口看看,在三樓樓梯處碰到了副總編徐某,他當時表情有些慌張而且還很嚴肅,他一見是我,便把我叫到辦公室,他叫我下去跟學員們好好談談叫他們都回去。我說,我說了可不算數,如果你當時按照當初的協定去做就不會發生現在這事了。

「他對我說,咱們這是黨報,能那麼做嗎?這話言外之意是黨報能向人民承認甚麼錯誤嗎?到了中午徐某只好親自到門口向學員道歉,大體意思是說:大家辛苦了,天這麼熱,中午也該吃飯了,大家先回去吃飯,我們向大家道歉,今後一定改進工作,請大家諒解。學員們聽後便陸續的離去了。

「其實在邢某發了第一篇文章時,就有許多學員來找,當時我拿《轉法輪》送給徐某,讓他看看,他以自己是共產黨員信仰無神論而拒絕看。由於邢某的這幾篇造謠詆毀的文章符合了江氏邪惡流氓集團的鎮壓路線,從而為以後大面積的鎮壓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為此在1999年度全國新聞評獎中還得了一等獎。」

當時法輪功學員都是帶著善意自發去反映真實情況的,沒有人想到留影。但是被報社的人不知是何用意而拍照。前面那幅照片就是現在從《齊魯晚報》登出的,記錄的是當時濟南法輪功學員到報社澄清事實的場景,正好可作為歷史的見證。

前去請願的大多都是和善的老人們,因為報社不准他們進到裏面去(後來允許自薦的代表進去與報社領導協商),他們就在報社大門的西面一隅席地而坐。既沒有擋住報社大門的人車進出,也沒有阻塞交通。既沒有「圍」,「攻」更無從談起。可以看到,人群中一位慈祥的老太太正幸福的與周圍的人交談著甚麼。此時,也許她正沉浸在回憶自己煉功後無病一身輕的喜悅中。她的身後是一位同樣慈祥的老大爺,好像正在與功友們講述著他修煉後身心的巨變……這一切仿佛剛剛發生在昨天,那麼熟悉而自然。

四、「中國氣功科研會」的證詞純屬誣蔑

記者邢強最後搬出所謂「中國氣功科研會」有關人員的惡意中傷作為證詞,說「中國氣功科研會將法輪功除名、新聞出版署禁止發行法輪功出版物」云云。實際情況是,法輪功的書籍等出版物一直在走合法出版的路子;法輪功早在一九九六年就自動退出了中國氣功科研會這一民間組織,後來氣功科研會為了得以從即將解散的境遇中留存而編造謊言攻擊法輪功。下文就將歷史的真相還原,讓這場卑劣的陰謀在詳盡的史實面前無處遁形。

中國法輪功1992年公開向社會傳授,李洪志先生講法傳功,是在社會各級有關部門領導的大力支持和幫助之下開展的,是完全公開的、堂堂正正的進行的,並受到社會各界的一致認可和好評。

李洪志先生1992年5月在長春開辦全國第一期、第二期學習班之後,就在北京向中國氣功科研會彙報了出山傳功的目地與講授的內容,得到氣功科研會的充份肯定,並在中國氣功科研會領導主持下開班。1993年法輪功成為中國氣功科研會直屬功派,並由氣功科研會製作了第一次公開發行的教功錄像帶。

在這種合作過程中,張震寰理事長、張建秘書長、李之楠秘書長等一批領導在推廣法輪功中做出了貢獻。李之楠秘書長還專程陪同李洪志先生去齊齊哈爾講學,各級領導也歷次被邀請作為貴賓出席傳法大會。張建先生與各位領導還應邀出席了廣州1994年12月李洪志先生在國內的最後一次傳法大會,也應邀出席了1995年1月4日在北京公安大學禮堂舉行的《轉法輪》首發式和國內傳法總結大會,李洪志先生在此會上宣布法輪功在國內傳法全部結束。

法輪功所出書籍都是在持有國家正式批准書號的情況下正式出版發行的。如:《轉法輪》書號為ISBN 7-5043-1617-2/G. 1004,由中國廣播電視出版社出版發行。《轉法輪(卷二)》書號為 ISBN 7-5052-0258-8/G. 69,由中國世界語出版社出版,新華書店經銷。《法輪大法義解》書號為 ISBN 7-80604-247-4/I. 18,由長春出版社出版發行。《中國法輪功》書號為 ISBN 7-80927-475-6/C. 47,由軍事誼文出版社出版。《法輪佛法 在瑞士法會上講法》書號為 ISBN 7-225-01475-2/G.342,由青海人民出版社出版,新華書店經銷。《法輪佛法在歐洲法會上講法》書號為 ISBN 7-225-01463-3/B.337,由青海人民出版社出版,新華書店經銷。《法輪佛法在北美首屆法會上講法》書號為 ISBN 7-225-01464-1/B. 338,由青海人民出版社出版,新華書店經銷。《法輪佛法在新加坡法會上講法》書號為 ISBN 7-225-01471-4/B. 340,由青海人民出版社出版,新華書店經銷。《法輪功功法教學片(錄音帶)》由北京電視藝術中心出版社出版發行。等等。香港和世界其他國家出版的,與國內相關出版社多次出版的不在此列。

我國憲法第三十五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民法通則第九十四條「公民、法人享有著作權(版權),依法有署名、發表、出版、獲得報酬等權利。」因此,李洪志先生講法、傳功和出版有關書籍都是在國家有關法律範圍之內進行的,完全是合法的。

1992至1994年間,法輪功在全國共辦了54個傳授班,後期每次辦班聽講學員有四、五千人,規模空前。鑑於李洪志先生的計劃,法輪功在中國傳功兩年時間,本應於1994年6月結束,後應各地強烈要求,又於8月份在吉林延邊及12月在廣州再次辦班。9月李洪志先生通知中國氣功科研會他在國內的傳功已結束,申請退出氣功科研會。從1995年開始李洪志先生只在國外辦班傳法,再也沒有在國內舉辦過任何與氣功有關的活動。

1996年3月李洪志先生派了三個學員向中國氣功科研會的領導集體彙報,正式提出法輪功退出中國氣功科研會的申請,理由是1994年已結束在中國傳功,1995年也結束了在國際上傳功,至此不再進行氣功師的活動,今後將專心致力於佛法研究,因此申請退出中國氣功科研會。

當時在場的中國氣功科研會領導有副理事長張建先生、邱玉才先生等等。當時領導們一再挽留,說正值氣功遭受各種打擊、誣蔑之時,正在迅速發展的法輪功正是應該挺身而出、為捍衛氣功事業做出貢獻的時候,為甚麼要退出氣功組織呢?並極力讚揚法輪功,說了許多非常肯定法輪功的話。學員們解釋說老師已專心佛法研究,無暇顧及世間的氣功之事,堅持了退出中國氣功科學研究會的申請,並得到了正式確認,辦了退會手續。

一直到1996年6月《光明日報》開始批判法輪功,廣大學員向《光明日報》寫信反映自己修煉法輪功的收益,也有相當部份學員向中國氣功科研會寫信。吉林省氣功協會、長春市氣功協會收到信件後為法輪功作了許多正面介紹。

由於當時的政治導向和意圖,中國氣功科研會新來的一個理事長及其他少數人立功心切,開始積極批判法輪功。新來的理事長對氣功界的複雜情況缺乏了解,上任後制定的第一個政策是堅持要所有氣功師把收入交中國氣功科研會,以統一領導,並要求在氣功功派中建立黨團組織,以加強黨的一元化領導等等,完全脫離實際。

1996年下半年,國家進行氣功管理工作的體制改革,由國家體委全面接手管理氣功。因此中國氣功科研會本身也就失去了存在的價值而成為要取消的民間組織。原來氣功科研會掛靠的領導單位中國科協也不再承認氣功科研會。

值此氣功科研會自身的危亡關頭,氣功科研會在對抗國家體委管理氣功的一系列活動中,把對法輪功的批判當作挽救他自己生存的措施,製造了個甚麼1996年11月寫材料上報,要把法輪功註銷的說法。試問1996年3月已自動退出的組織,怎麼還需要年底再作甚麼註銷?並且為了打擊法輪功而不惜翻箱倒櫃把1995年初早已徹底解決的那些誣告再次翻出,這肯定不是重事實、講道理的正當行為。

中國氣功科研會把個別人搞政治陷害的誣告材料作為組織的結論上報,成為一些別有用心的人攻擊、誣告法輪功的依據。更危險的是,這些虛假誣告材料已被選進了當局鎮壓法輪功的正式文件。由此而產生的任何嚴重後果,中國氣功科研會的個別人罪責難逃,天理不容。

五、奉勸《齊魯晚報》及記者邢強之流懸崖勒馬

從1998年6月開始,《齊魯晚報》率先違背國家對氣功及人體科學的「不支持、不爭論、不打擊」的基本原則,為了一己私慾,政治嗅覺極其「敏銳」,無視法輪功使無數群眾身心受益的事實,採取野蠻、攻擊的方式向法輪功修煉者發難;1999年7月邪黨黨魁出於妒嫉、貪婪、惡毒的變態心理,利用職權對法輪功發起殘酷的迫害之後,《齊魯晚報》在惡浪中充當急先鋒,連篇累牘的轉載新華社歪曲事實、栽贓構陷的文章,對齊魯大地的群眾歇斯底里的狂轟濫炸,不但對法輪功學員造成了嚴重的迫害,對廣大人民群眾更是嚴重的毒害,造下了欺世盜名、誹謗良善的大罪。非但如此,還將自己單位有口皆碑的好職工邱兆金、王厚生(分別於2000年、2005年兩次)強行關押到勞教所迫害。

近幾年《齊魯晚報》仍不識時務的延續了江××的滅絕人性的政策,不斷利用壟斷的媒體喉舌造謠生事。如2006年9月2日A09版登載了另一篇攻擊法輪功的大字報式的東西,編輯署名張向陽。通篇充斥的是潑婦罵街式的語句和幸災樂禍的語氣,讀來令人懷疑這篇爛文的作者是否夠省級雜誌的水平。作者在爛文中提到的德克薩斯州貝勒醫學院封莉莉教授,是一位曾患癌症而生命垂危,因修煉法輪功而延續了生命的醫學家,並因為修煉而在生命的最後歷程中活的有意義、有價值、有尊嚴。對這樣一位事業、人品都堪稱典範的好人的逝去還在說風涼話,我真為我們國家目前這種制度下培養出來的新聞工作者的素質感到強烈的憤慨。

記者邢強充當了惡黨的文字打手,得到了主子的一點殘羹冷炙就更加死心塌地的效忠,還將自己當年的糗事拿出來炫耀,充其量只是在給未來接受審判提前預備好了供詞,與他的主子江××收買外國商人為自己歌功頌德反倒自曝其殘暴鎮壓法輪功的內幕如出一轍。

法輪功被邪黨迫害八年來,法輪功學員為了救度被謊言迷惑的眾生,一刻也沒有停止向社會各界講真相。無論是承受著巨大壓力還是國內外環境已經開始好轉的今天,我們慈悲的呼喚一刻也不曾停歇。法輪功學員沒有任何個人目的,只是希望你們不要助惡為虐,不要只看重眼前利益而葬送了美好的未來。我們奉勸你們,當一摞摞來自全世界各地的信件飛到你們的案頭,打進你們的電話時,千萬再不要不聽也不看。你們知道嗎,你們是在無知、麻木的銷毀著自己的未來啊!

其實,我們能理解,你們為了世間的名利而用心不是錯,但不要與迫害人類根本美德的邪惡為伍。邪黨竊國後幾十年的歷史正說明了這個邪黨只對自己的權利感興趣,老百姓的死活他們根本不管。你們也只是他們豢養的鷹犬,利用完了就處理掉,這就是追隨騎在人民頭上的邪靈的可悲下場。

也許你們以執行「上級命令」來搪塞自己違背良知和道義的行為。當年的德國納粹黨人哪一個不是聽從希特勒的命令?文革期間哪一個人不是在執行毛的「最高指示」?今天對法輪功的迫害,行惡者哪一個不在執行江澤民的邪惡指令?那麼可曾知道,聽從這些所謂的「上級命令」的後果是甚麼嗎?二戰結束後,那些屠殺猶太人的將領都受到了嚴懲,那些協從犯罪的醫學家、生物學家也都遭到了嚴厲裁決,甚至執行死亡命令的護士都被處以絞刑。直至今天,國際社會還在全世界追懲僥倖脫逃者。你們也許知道,當年文革一結束,北京公安局長劉傳新因作惡多端而畏罪自殺;包括警察在內的多人被拉到雲南秘密槍決,為矇騙家屬只給一張「因公殉職」的通知單。目前,制定並執行對法輪功迫害政策的江澤民、羅幹、李嵐清、曾慶紅、劉京、周永康、薄熙來等惡首陸續被多國以「群體滅絕罪」、「反人類罪」、「酷刑罪」被起訴並被宣判罪行成立。這還僅僅是清算的開始。各級官員都在想辦法開脫自己,你們的上級也會把罪責推到你的身上,將來有誰會為你承擔罪責呢?

中國的未來一定是政治和法制昌明的新中國,現在已經有越來越多的中國人認清了這一點並毅然採取退出邪黨的一切組織作為新生的開始,你們為甚麼還要一條路走到黑呢?

到目前,在《大紀元》網站登記「三退」(退黨、團、隊)的人數已經超過2900多萬了,其中不乏高層領導者,而你們卻還在無知的為這個苟延殘喘的邪黨賣命。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人做甚麼事瞞不過上天的眼睛,你們要為自己和家人的前程著想。推薦你們看一下《九評共產黨》這本寶書,理性的思考一下,不要再做邪惡的幫兇!

近日安徽省政協常委汪兆鈞給胡錦濤和溫家寶的公開信中呼籲政治體制改革,公開表達對中共鎮壓法輪功的不滿和譴責,要求對當時決定鎮壓的決策者追究刑事責任,對受害人給予國家賠償。這代表了歷史的潮流和走向,得到國內很多人的支持,你們還甘願替江××之流迫害法輪功而背黑鍋嗎?

安徽定遠縣城隍廟有一幅發人深省的對聯,特抄錄如下,送給《齊魯晚報》的各級工作人員作為警戒:

淚酸血咸,悔不該手辣口甜,只道世間無苦海;
金黃銀白,但見了眼紅心黑,哪知頭上有青天。

人啊,不要為了眼前的蠅頭小利與良善為敵。


附相關人員電話:

區號0531,總機:82968989。註﹕若無特殊說明,辦公電話前加8519。

姓名 辦公電話 住宅電話  手機  住址
邢強 3192  82625016  濟南市歷下區環山路7號大眾日報社南區宿舍10號樓1單元501室

集團負責人
傅紹萬 3434 85196650 總社長
許衍剛 3236 85196759 副社長
耿春平 3484 86562121 工會主席,分管迫害法輪功
張瑞雲 3168 85196180
李壯利 3799 86903412
呂德一 3518 82913986
梁國典 3322 82625880
王海清 3472 85196896
魏武 3483 82625027 13954121886

總編室
趙念民 3256 82625728 13905312580
張天衛 3562 82625358 13505315632
齊淮東 3222 82625321 13869168777
王福亮 3432 82625115 13954165001
於偉 3512 86562026 13969109295
張鳴雁 3223 82984866 13705311256
王洪濤 3533 82625110 13969152036
王冰 3602 82625381 13869107208
趙衛平 3261 82625788 13506407357
李忠運 3441
馬章安 3535 82625029 13964185298
郭茂英 3454 82625901 13506417771
張西可 3604 82625692 13964097659
趙孟君 3315 86562052 13573109118
刁鰲雲 3249 86562269
韓冰 3229 86562280 13969073162
徐建興 3245 86562163
王方文 3227 86562743
李偉 3227 85652363
任迪 3502 82625778 13006572872
張進聯 3229 82625771 13869116404
張傳芬 3229 82625222 13075338266
丁萍 3500 86562883 13969153882

值班電話 3225、3229
總編值班室 3228
傳真 86424205

時事對外部
王遠宏 3503 82625611 13505315655
張宇鴻 3541 82625527 13606375708
徐玉芬 3446 82625919
崔俊傑 3239 88927615
王建國 3247 13964113976
王文玨 3229 13011778012

辦公室
姜克儉 3540 82625157 13806402725
單蘊箐 3482 86203482 13505411301
劉文 3481 82625769
喬立群 3479
孫小蓓 3471
王紅軍 3589
孫力 3284

19、20層門衛 3019、3020
員工通道門衛 3016
經管大廈門衛 6427

理論評論部
鄭立波 3563 88155896 13705406101
張德清 3537 82625072 13589096519
盛剛 3453 82951969 13505417962
孫秀嶺 3534 82625187 13791081787
王曉方 3607 82738190 13969005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