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住一切機會救度更多世人與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我是一名九八年喜得大法的老年弟子。種種原因,時間不長就離開了集體,一人獨處。幾年來講真相一直處於單槍匹馬、獨立作戰的狀態。直到一年多前才與同修取得聯繫。

我常常是將有限的資料反復復制或寫成小字報張貼或散發。直到零一年學習了師父在《致北歐法會全體學員》中講的「在講清真相中,不要等,不要靠,不要指望外在因素的變化。」「在社會上接觸的一切人都是講清真相的對像。」的法理後,感觸很大。從此,再不像以前那樣等靠了。一改往日的想法,只要不下雨雪,天天都走出去,全憑自己這張嘴去講。因我能懂多種方言,又有多種不同性質的工作經歷,又走過不少地方甚至國外,就針對不同工作性質、不同方言、不同年齡、不同身份的人用不同話題切入,效果比較好。這期間既有過對明白真相後一個生命得救時的喜悅,也有被不信真相的人罵的很沮喪。不過喜悅也好,沮喪也罷,都不是修煉人應有的,都是應該儘快修去的。

當我學習了師父在《美國首都講法》中講到:「你們最主要的、也是現在最大的事情就是救人。如果沒有這件事情啊,我跟大家說,你們的修煉早就結束了。」同時師父還講:「目前大家就是怎麼樣做的更好、效率更高、影響更大、救人更多。」我對這段法理的理解是:我們必須突破自身所處的現狀,包括滿足感與畏難思想,衝破自身與來自各種舊觀念的束縛與阻力,抓住一切有利的機會去救更多的人。我最近抓住了兩次過去沒想到的機會,效果比較好,寫出來與同修交流。

一次是參加親家的壽慶。我認為是一次講真相勸三退的好機會。事先就著手準備了較多的資料。此舉遭到女兒、老伴(都是暫未修煉的常人)的極力反對,說甚麼這種場合做這種事會引起人家的反感,說我不是誠心誠意去給人家慶壽的,而是去講法輪功真相的,又不知道來的是些甚麼人,萬一……

我認為這是邪惡利用常人的嘴在干擾,我全然沒有為此而動。我知道我是去救人,是做宇宙中最神聖、最正的事。同時我也堅信有師在、有大法威力在,一定能成。

頭天晚上趕到親戚家,對先到的客人講真相、勸退、發護身符與真相資料,特別對農村來的客人有意多給他們一些資料,並要求他們看完後要傳給左右鄰居與親朋好友。在進入壽宴大廳前先發正念,清除大廳內外一切邪惡、亂法爛鬼、黑手、共產邪靈的任何干擾破壞,並請師父加持。我進入大廳後,首先將一包資料送到我認識的煙草局長的手裏,接著不管認識與不認識、一邊講、一邊發,我一個人實在忙不過來。總之在這次機會中發出《九評》五本,光盤十二張,護身符二十三張,帶去的一袋資料全部發完。

另一次是我自家也有人要做壽。當然要抓住這難得的機會。首先根據來的人數與真相小冊子的規格,自制了如數的紅包,每個紅包內裝有真相資料、護身符、回贈禮金(二十元),再根據不同對像裝入不同內容的資料。如黨、團、隊員的就裝三退方面的。並將所有紅包都編成號,以免到時發錯,邊往紅包裏裝資料邊發正念,一定要救度有緣人。我這一舉動遭到全家人一致反對。理由是:人家會說邀請他們的動機不純,怕受連累,今後不好做人,不好開展工作。同時認為這種自制紅包太丟人,沒有氣派等。經多次協商均未達成共識。最後只同意在親戚這部份人中發這種紅包。至於外來的那些老朋友、老同事、老同學、老上級、特別是商界的朋友一律不要發,否則,只在親戚中熱鬧一下算了。其他人一律通知不要來了。

我深知這又是邪惡在利用人干擾破壞。絕不能被邪惡牽著思想走,絕不能放棄這次救人的機會。因為親戚中大部份已經講過真相了,重點應放在後部份。我理直氣壯的說,如果這樣,這個壽就不要做了。我在頭天晚上先後發了兩次正念,清除他們背後的邪惡因素,頭腦中的邪惡觀念,另外空間共產邪靈對他們的操控、干擾,請師父加持。

第二天上午九點多鐘,女兒走到我跟前,當著部份客人的面說:「今天是喜慶的日子,大家都高興,為了不掃大家的興,你今天想怎麼做就怎麼做吧。」面對這突如其來的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我立即意識到是大法的威力,是師父加持所促成的。就在洋溢著一片歡慶的壽宴大廳內,我將所有的紅包按編號發到客人手中。還重點的有針對性的講了真相與三退。這次發出《九評》六本、護身符四十多張、光盤三張、一百一十多份真相資料。

誠然,這種機會不帶有普遍性,但只要我們有信師信法的堅定正念。並時刻想到自己肩負的歷史使命,就會衝破自身和外在的各種阻力,就會去創造機會、發現機會、利用機會、把握機會去救度更多的眾生。

在這正法進程到了最後最後的時刻,在這稍縱即逝的有限的時間裏,我們每個大法弟子都要真正把救人的事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上,改變過去那種按部就班、四平八穩的狀態,投入更多的時間和精力去救度更多的人,使這場持續了八年多的邪惡迫害儘早結束,盡我們最大的努力。因層次有限,有不在法理上的,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