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力講真相 救度有緣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其一,向親人們講。我們家是個大家庭,父母雙方加之岳父岳母家雙方的親親友友加起來有幾百人。我明白,這些人經過生生世世的輪迴轉生後,在當今眾生都在重新選擇未來的關鍵時刻成了我的親友,一定有很深的因緣關係在裏面,於是,救他們成了我講真相中的一個重要內容。因為這些親友分布的地點很廣,因此,平時常見面的人並不多。於是,我便利用各個親友家辦甚麼事的機會去專門給大家講真相。現在人由於為了能收點錢,甚麼事都操辦操辦,我現在恰好利用這些機會給聚會的親人們講真相。

一般每次都能講不少人,有了三退的內容後,我給這些參加聚會的親人們或屯裏參加辦事情的很多人,都辦了三退。有一次,我的一個表姨家辦八十大壽,她家祖孫四輩當中有十八個曾參加過中共組織的人全辦了三退,我晚上十點離開時,大家幾十人出來送我,我當時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

其二,向同學老師講。作為一個年輕人,我的很多時光是從學習中度過的。那些在小學到大學期間同我一起學習與接觸過的同班或同屆同學,細一算起來也是太多太多。由於我從小到大,一直是比較活躍的類型,在學校時又曾做過文學社社長,學生會的宣傳部長及廣播站長,因此,認識我的同學和老師很多很多,尤其到後來,在我市公務員選拔考試中,我又在全市獲得了第一名的好成績,一下子在同學與老師中很知名。

在大法受到迫害後,我由於堅持信仰,而受到了惡黨的迫害,這使我又成了同學們及老師們背後議論新的話題。於是,利用這種大家都想了解我為甚麼要這麼堅持信仰的問號,有目地的把我要找的同學及老師列出一個名單,然後主動去找他們講真相。這樣,在幾個月的日子裏,我來到了當年的同學中間,來到了我的不同時間段的母校,見到了曾經教過我的老師們,來到了當年的同學家中或單位裏去給他們講真相。在講真相的過程中,其範圍與效果有時要比自己想像的還要好,比如,本來想去找教過自己的一位老師,但是在老師的辦公室內還有很多別的老師,一聽到我的講述,人們提出了各種各樣的問題,我都一一做了解答。在聽的過程中,有的明白真相後,明確表示還要給別人講真相,這就成了一種連鎖的反映,這也是對方真正明白真相後所產生的後效應,也是師父讓大法弟子講清真相的意義吧!

其三,向老街坊鄰居講。我從小就有一個好人緣,尤其是我的老街坊們都說我這個小孩仁義。現在算來,我在幾十年中一共搬了五次家,在每一個地方都住了很長時間,由於過去的年代,人與人的淳樸與善良,因此,人與人之間的往來很多,因此,幾十戶或上百戶人之間大都很熟悉。經過幾十年了,大家見面還是保留那種友情。我認為,在每處和我接觸過的人,都是和我有緣之人,表現是一種大家住在一起而相識,其實在背後,有其深厚的歷史原因,都是大法要救度的生命,於是,我拿出一段時間,專門走訪了一些現在還能找到的那些人,去給他們講真相,雖然只是找到一部份,但是,也算盡了我的一個心願吧。

其四,向招聘中能接觸到的人講。由於惡黨的迫害,我失去了優越的工作,當我來到人才市場招聘時才發現,在機關工作的經歷在企業中並派不上多大用場,沒有多少適合自己的工作。只有辦公室主任或經理助理等職位才和自己的過去工作有一定的聯繫,而由於這些管理層的工作屬於一般必須要由公司的主要負責人親自見面後才能定下來,於是我就利用這個機會來向招聘我的總經理或廠長等人講真相。由於我過去工作單位是常人中令人羨慕的,因此,所有的招聘者都要問我為甚麼離開原單位,於是我便利用這個話題向他講真相,我當時的原則是你能用就用,不用我利用這次機會向你講真相也沒白來。由於幾年前國內迫害正是高潮時期,但對我這樣的人他們也挺感興趣,有的靜靜的聽我講完,有的好心的勸我,有的和我辯論,有的對我同情,也有的同意讓我來工作。由於家庭環境當時還可以,於是,我還有選擇的走了不少家企業,給十多位企業老總面對面講過真相,而在我講真相的現場只是靜靜聽著的其他企業工作人員和其他應聘者們也能有上百人。有明白真相的老總拉著我的手將我送到公司的大門外的,有用自己公司的專車由副總經理開車將我送回家的,還有表示可以錄用我的。

其五,向在不同工作環境中遇到的人講。我經招聘曾先後在外市工作過幾個單位,做過市場部副經理,辦公室主任,和業務處室的代理處長,在每一處工作環境中,我都利用工作上的便利向與我有緣在一起的新同事講真相。在每一個工作環境中,我都盡力給他們理智智慧的講了大法的真相,或做了三退的事,三個工作過的單位中,也有百餘人明白了真相或做了三退。經過了大約二年的打工生涯後,我回到了我們自己的城市謀取生路。幾年來,我的工作環境也是變了很多樣,給親友帶過車隊,自己辦過作文班,開過專賣店,搞一些農業項目。在帶車隊幹活時,當時是在修一條重要的高速公路和高速鐵路,有數百輛車,有數百名民工,還有附近的村民。由於是親友的車隊,其實我的工作主要是為我帶的幾台車上的司機買飯和監督他們,因此,工作量很小。我利用大量的空閒時間輪番做別的車隊上車,和他們講真相,利用吃完飯的休息時間,或下雨時停工的時間,或晚飯後在工地住宿的空閒時間廣泛向人們講述大法的真相。有一次在村邊的大樹下,坐滿了修路民工和工程技術人員再加上當地的老百姓,共有幾十人坐在一起向我舉手提問,我一一做了解答,最後幾十人站起來後,一起喊法輪大法好,後才依依不捨的散去,於是整個施工住地都知道有一個修法輪功的人來到他們這了。我的哥哥聽說後,出於考慮我的安全,趕緊從家裏趕來,不讓我在那裏帶車了。我知道我在這裏的使命完成了,因為有幾百人聽到了大法的福音。後來,我又選擇了搞農業項目,又使我接觸到了大量的農村一些種地大戶和村長,村書記,及那些靠做農工維持生活的各地農民朋友,由於我包的地多,一幹上活就得用幾十人,因此,大家在那幹,我就在前面講,也許是師父的法身安排吧,總有南北四面八方村屯的人來幹活,來一茬後又換一茬,大約有幾百人從這幹活的機會中,聽到了大法的福音,或直接做了三退,為自己的生命選擇了美好的未來。

其六,向日常生活中常遇到的人講。作為社會中的一員,在生活中每個人都離不開購物,買菜,理髮,洗澡,修鞋,修車,散步,坐車,出差等社會活動。其實,在這些日常生活中接觸的有緣人也同樣是我講真相的對像,也有一些人在此過程中擁有了自己的未來。有很多次我在坐去外市的車上,給車上的人講真相,大家到站了還不願意下車。每次出差時我總是忘不了在車上講真相。有一次在火車上一下子就講退了二十多人,一般情況下每次坐車也都能講退幾個。通過這些日常的社會活動,也有百餘人明白了真相。

其七,向上級高層人士講。由於工作的關係,在當地有一些高層的領導和我都比較熟悉,我受惡黨迫害後,有一些人見我就儘量迴避,但也有一些有正義感的人卻很關注我現在的情況,還有一些過去和我是朋友,幾年來也成了各部門或各機構的負責人。我利用和他們之間的關係,智慧的向他們講真相。這些人有的靜靜聽,有的暗中幫忙保護大法弟子,有的祝我們這些好人早日平反,有的勸我注意自己的安全,他們善良的祝福也為自己選擇了自己未來的美好。

其八,用書信向社會講真相。一個人用嘴講的力量是有限的,為了讓更多人明白真相,明白這場迫害的邪惡,我先後撰寫了數篇講真相的文章,大部份在本地印成傳單後發到小城的千家萬戶。結合我地主要惡黨頭目因迫害大法而遭報死亡的大事,我及時撰寫了講真相文章,在地區引起極大反響,一些局級幹部們爭相傳遞此文,對大法弟子們少了過去的不解,多了更多的尊敬和佩服。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