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雲遊講真相的同修一起搶救眾生有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七日】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明慧週刊》三零七期第十七頁至二十頁刊載了〈信師信法雲遊式的搶救眾生〉一文,對我震動很大。其實這位學員的情況我在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初就聽說了,是從一位流離到我市的同修那裏聽到的。當時我問他「三退」做的咋樣?同修說:我一邊賣藥一邊做,兩不耽誤,現在已經勸退了四百多人。當時我感到很驚奇,自己守家在地,除了修煉中的「三件事」,再無他事牽扯,也沒勸退這麼多。同修看出我的愧疚之情,就謙虛的說:「我這算啥,我老鄉跟你歲數差不多,也快七十歲了。那麼大歲數了,一天到晚雲遊式的講真相,不到半年就勸退了四、五千名了。」他這一說,把我震驚的半天說不出話來。

事隔近一年,即今年的十一月一日上午,我在市西郊的一個公交車站等人,一個老先生走到我跟前,微笑著瞅著我說:「老哥,我問你是不是黨員?」我說:「過去是,現在不是了。」他忽然高興的說:「聽口音是山東老鄉。」接著就無話不說了。他就是二零零六年末同修提到過的那位老鄉(這裏稱甲同修)。我問他:快一年了,一定勸退了不少吧?他說:「不多,才一萬五千多名。」(明慧週刊登的是一萬一千多名,那是因為甲同修減去了他間接勸退的人數。)

我在驚訝之餘也存有不解和疑慮。心想,這能是真的嗎?自己轉上半天或逛上兩個小時的早市,也只能勸退個把。為此,我決定約他到家嘮個透,看他到底怎麼能做的這麼好。

他很實在的在我家住了兩天一夜,他的所有情況我基本都知道了。但畢竟沒有親自看到他是怎麼做的,於是決定和他一起步行出去講真相,勸「三退」,這樣可以從他那裏多學習一些好的經驗。我們一起走了五天。因為我習慣了每天兩餐,所以我每天做四、五小時就回家了,而他還要再做四個多小時才回到他的住處。我們倆每天在一起的多半天時間最少可勸退二十人,最多三十七名,以他為主講,我配合,基本上都是他勸退的,所以他說每天勸退的人數不少於四十名是可信的。

雖然和甲同修相處的時間不長,但是他那種急於救人的精神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現在我再就《明慧週刊》三零七期上的文章做點補充,也許對我們如何信師信法抓緊搶救眾生有些啟迪和幫助。

一是關於學法的時間、學法與講真相的時間比例問題。根據我的體會,我建議他改成上午學法,午後出去講真相。他當時就指出:「大哥,你那是人的觀念。也有的同修說我學法時間短又安排在晚上八點以後最容易打瞌睡的時候,似乎對學法不夠重視。」但是他不這樣認識。他認為:「現在救人多急!看看師父《對澳洲學員講法》錄像,師尊那種十萬火急的要搶救眾生的慈悲胸懷感動了多少大法弟子和眾生。我們要圓容師尊所要的,急師父所急才是。學法的基點落在救人上;法學的好與不好,不在於是早上學還是晚上學,也不在於時間的長短,而在於能否靜下心來學、能否實修、正念正行,能否儘量多救一些世人。白天出外能遇到有緣人,所以白天不能貓在家裏學法。」我認為甲同修講的有道理,關鍵是擺正了學法的基點。

二是怎麼做到正念正行。一天下午四點左右,我們走在一條大路的西頭。這時來了兩個女中學生,甲同修就對其中一個說:「小同學,老頭問你們個事。」學生問:「甚麼事?」甲同修說:「你們聽說退出黨團隊保平安沒有?」小女生吃驚的說:「啊,你是法輪功!」說完拽著身邊的同學就跑了。跑出三十米左右,拐進了路北邊的派出所裏。我對甲同修說:「這兩個女學生進派出所幹甚麼?不會是報警吧?」我心裏很不平靜,腳步也加快了。可是甲同修好像沒有聽到我的話,也不往派出所那邊瞅。我們走出有一百多米遠,也沒見到民警出來。甲同修邊走邊說:「你跟我剛開始做勸退時犯同一個毛病──遇到這樣的事心就不穩了。我吃過不少這樣的虧。遇到這樣的人或事不能動心,更不能怕,越怕越容易被邪惡鑽空子。我們唯一要做的是要發正念否定它,並請師父加持。不忘自己在救人,在助師正法,師父看我們還有正念就會管我們。否則人的怕心上來了,你就是一個常人,常人師父能管嗎?想救眾生,行動上卻不能正行,那就不行。正念正行不是嘴上說的,得在行動上體現出來。這有個修煉過程。先要有正念,才能有正念指導下的正行。連做都沒做,不敢走出來,隻貓在家裏助師正法?看書只學不實修,正念正行也無從談起。多走出來,多面對面的講真相勸三退,經歷多了,怕心就少了。就能做到正念正行。」同修對正念正行的體悟,是從自己的親身經歷中總結出來的,所以實在、管用。符合師尊關於「時時修心性」(《洪吟》)的法理。

三是關於吃苦實修。《明慧週刊》上說,甲同修每天要走四十里,除特殊情況外一律行腳。我大概計算了一下,這一年半甲同修至少走了兩萬多華里,穿破了三雙旅遊鞋。如果甲同修是一個農民、工人或一般職員,這也算不上甚麼大苦,可幾天的相處,了解到甲同修的職務、生活條件和環境,還真覺的他不一般,或者說,能做到這樣實在是了不起。沒有真修弟子的恆心和意志,沒有信師信法的堅定正念,沒有搶救眾生的大善大忍是萬不能做到的。甲同修說他過去有個毛病──懶。懶和怕苦是相互依存的,不去掉懶就吃不了苦,就過不了艱辛的雲遊生活,也就談不上實修。實修的關鍵是去掉懶和能吃苦。所以他向師尊立下的第一個「約束」,就是約束「懶」。

甲同修的懶是兩個因素造成的,其一,甲同修退休前,是某單位的處長,是個出門就有車伺候,只動嘴、不動手的小官僚;其二,家裏有個非常溫柔、賢惠的妻子,對他恩愛有加。為此甲同修是實足的飯來張口,衣來伸手。據同修說,師父給他顯現,他現今的老伴上一世是他的親生兒子,這一世轉生女人成了他媳婦,來報上一世的養育之恩。這樣的緣份能不恩愛嗎?可是就這樣一個在單位在家享受慣了的人,一旦走入大法修煉就能脫胎換骨。俗話說,「在家千日好,出門時時難」,更不用說大法弟子用這種形式講真相救度世人了。同修能牢記師尊的教誨「吃苦就能消業」(《轉法輪》)「不記常人苦樂乃修煉者」(《洪吟》),萬苦不辭的走在助師正法的大道上。

甲同修認為,大法弟子在助師正法中實修,有人走的是硬梆梆的水泥路,有人走的是軟綿綿的草坪路。水泥路枯燥乏味,跌倒了會摔的很痛,但是卻越走腳板越硬實,越走越寬廣,坦坦蕩蕩很快就走到了光明的盡頭;草坪路綠樹成蔭,空氣清新,風景宜人,勝似閒庭信步,即便摔倒了也無傷痛。但是走著走著就無路可走,只能來回轉磨,永遠也走不到光明的終點。

四是牢記「心不動」的法理。甲同修對師父「一個不動能制萬動」和「不記常人苦樂乃修煉者 不執於世間得失羅漢也」(《轉法輪(卷二)》)記的特別牢」(《洪吟》)記的特別牢,簡直就是他的口頭禪和座右銘。為此,他較好的闖過了「名利情」大關,特別是闖過了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中遇到的巨關巨難。

他是一九九九年二月份得法的。剛剛入門迫害就開始了。一個優越崗位上的中層幹部,夫妻又是那樣的緣份,能毅然放下這名、這情實在是難能可貴。特別是他對錢、財、利的看淡,更是不易。退休後,他把一生積攢的一百多萬元錢全投在某市一個朋友辦的大型項目中,誰知此項目光賠不掙。這還不說,他的朋友(法人)於今年把項目押給銀行頂了貸款後就躲起來了。他記住了師尊說的「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轉法輪》)和「不執於世間得失羅漢也」的法理,既不索賠也不上告,安然處之,仍全力以赴的投入講真相勸「三退」中。沒有對師對法的堅如磐石般的誠信是做不到的。現在他每月不到兩千元的退休金,除留幾百元給老伴外,全都用在雲遊式的講真相救眾生上。而且還必須精打細算,住最賤的旅館,吃最便宜的飯食。我同他一起講真相的幾天中,他有時餓了總是要碗二元五角或三元一碗的清湯麵條,我要給他買點別的他還不讓。誰能想到他以前是個百萬富翁呢!

「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說到家就是師父怎麼說就怎麼做,堅定修煉的心不動。甚麼舉報、蹲拘留;甚麼大名鼎鼎的物資處長;甚麼佳緣賢妻;甚麼百萬巨資,都別想動了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正念,甚麼也沒有比當前搶救世人更重要的大事了。人命關天啊,少救一個人說不定就毀了一個宇宙世界啊!這不是常人能做的到的,也不是空談學法卻不去實修的就能做到的,只有走在神路上的正法弟子,真修弟子才能做的到啊!

五是講「三退」言語要適中,語氣要平和。準確的說就是慈悲和善心。甲同修在《明慧週刊》上講到的講真相勸「三退」要有慈悲心,突出一個「退」字,事先準備一個好名等體會都是經驗之談,都很重要。但是在跟了他幾天以後,我感到還有很重要的一點他沒寫。這就是在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時,語言要適中,語氣保持平和。我感到這是他勸「三退」成功率高的秘密武器。

一天,我跟他從某大學家屬樓門前路過,遇到一位六十來歲的職員。甲同修先搭上話就動員他退,老頭反問:「我為甚麼要退?」我就說:「現在社會上到處傳天滅中共,退出黨團隊保平安,你不退就成了共產黨的陪葬品了。」老頭急了,說:「你們這是擾亂人心、反黨。共產黨哪裏不好?誰都看到胡主席上台後為全國人民謀的福祉,不服咱就找個地方說道說道!」甲同修馬上拍著老頭肩頭說好話,把老頭打發走了。同修一邊走一邊對我說:「大哥,度人難啊,不能嗆著他。師父也說:『現在救人也很難,你得順著他們的執著去解釋,為了救他們別給他們思想中造成任何障礙。』(《北美巡迴講法》)在一走一過沒有時間展開講的情況下,一定要用中性詞彙,不用刺激性的語言。他急咱要穩住心,臉上總帶笑容,語氣始終保持平和。」我又學到了一點他勸退率高的秘密。我時刻注意聽他怎麼講,儘量少插話。

一天上午在某校院內碰到一位七十多歲較有風度的老者(可能是教授),甲同修以似曾相識的話茬搭上話,在勸退中根本就沒有「惡黨」、「陪葬」、「邪惡」等字眼,只用了「大災難」聖經說的幾句預言,老者就樂呵呵的退了。這樣適中的言詞,平和的語氣,即便不是有緣人也爭執不起來。其實細想想,為甚麼大災難來了要退出黨團隊?不還是天要滅中共嘛,只是提法變了,迴避了,實質沒變。但也不都是這樣。我們在某市的江邊上,遇到個五十四歲的男子,他先跟我們講起惡黨的腐敗,我們就順著他也列舉了惡黨的一系列罪惡,狠狠的揭露了惡黨的邪惡本質。最後,不但這位男子本人退了黨,還說要讓老伴退團,勸姑娘、姑爺退黨、團、隊。用甲同修的話說,常人都存在變數,理智的、靈活的根據不同的勸退對像做,做的多了,一搭眼就知道該說甚麼,不該說甚麼,自然就能做到。正念強時,得心應手,簡直就是輕鬆加愉快。

還有一點給我印象較深的是甲同修牢記師父最近講的「搶人」。我理解「搶人」就是抓住一切機會,抓緊一切時間,搶救世人。舊勢力也好,邪黨也好,它們的最終目地就是抓住一切機會毀人,毀滅眾生,我們真的與舊勢力在爭人、搶人。把眾生從舊勢力手中搶救出來。而且必須要抓緊,否則就沒機會了。

其實甲同修救度眾生正念正行的故事還很多,我僅就我的了解補充這麼幾點。他也只是透露出了這麼一點。至於他在救人的過程中經歷的諸多魔難,吃的那些苦,他根本就一句沒講。

雖然只有幾天的時間,從甲同修身上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和不足,同時也看到了甚麼是大法弟子的慈悲和正念正行。我終於理解了甲同修之所以能救這麼多人的原因。能放下自己的身份,能放下百萬家財和溫馨的親情,能夠吃那麼多人們想像不到的苦,不就是因為他學了這部偉大的法嗎?是大法造就了偉大的大法弟子。他在紮紮實實的實踐著師尊的教導,所以他才能救了這麼多人。這也是真正的在證實大法。

我的層次、水平都有限,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