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超越紅牆》的教訓想到神韻晚會的干擾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四日】《超越紅牆》的教訓給我的感覺是那麼深刻。當我最初從新唐人電視台看到加拿大國家電視台關於要播出《超越紅牆》的消息時,我的反應是摻雜了很多人的興奮:邪黨瘋狂造謠迫害的八年中,終於有一家國家電視台要播出大法的真相了。沒有想到之所以有這種情況的出現,固然是加拿大同修做的好,更是整體大法弟子在持續的講真相中帶動下出現的,而且消息的播出恰說明需要我們所有的大法弟子提高心性,增強整體意識,正念加持此事。

然而當時我根本沒有把這件事當作自己的事,只是習慣性的認為是加拿大同修自己的事,用興奮的人心期待著,用旁觀者的冷漠看待著──沒有動一念要加持這一正義舉動。

由於我們整體同修沒有正念參與支持這一重要舉動,邪惡的因素就在伺機破壞了,隨之出現了電視台突然停播的事件。我在震驚之餘仍未醒悟。後來在當地同修講真相和各界壓力下,電視台又決定在兩週後播放,這本是又給我們一次機會,然而我依然麻木著,仍沒有為此發一次正念,就等著「萬事大吉」了,根本把自己置於事外,麻木漠視,旁觀等待。

可是人類社會的任何變化都是在大法弟子隨師正法中產生的。針對這種事關全局的大事,沒有整體大法弟子的正念參與支持,怎能使之達到完美的結果?直到看到電視台剪去了重要內容的消息,我才醒悟,我深切的感到之所以出現這樣的結果,是我們眾多同修的麻木,根本沒有正念參與直接相關的。如果所有的同修都能意識到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對正法中的任何事都應有正念參與的意識,結果就會大不一樣,而這一點就極其的關鍵。

我體會:大法弟子能否在意識上形成一個整體,直接決定著我們的修煉境界和能否跟上師尊的正法進程。一些正法項目的干擾,甚至大陸一些地區同修的被迫害,都與此有直接的關係。如果對正法中的任何事,我們都是以整體的意識參與,沒有地域的劃分,沒有項目的區別,即使表面上做不了甚麼事,也要正念支持,這種整體的力量必然會使諸多項目、活動進展順利,整體正法的形勢也會改觀。

神韻晚會賣票受阻,我體會,大法弟子整體配合的意識不強,個人觀念強,是最主要的原因。這麼大的正法事件,師尊親自指導的擔負著救度眾生重大使命的神韻晚會,我們眾多的大法弟子卻不能當作每個同修都必須正念參與的事情來對待,那怎麼能行?

大法粒子是一個整體,我們圓滿後必然達到無私無我的境界──無數大法粒子在無形中形成的圓容整體。那麼對於神韻晚會的演出,如果我們都沒有參與的意識,沒有正念的支持,那我們離無私無我的要求差得何等的遠?

我們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救度眾生,可是那必然是以我們境界的提高為前提才能達到好的效果的,而且邪惡的干擾也都是針對我們的心性漏洞而來。如果我們生命中狹隘的為私的舊宇宙因素仍不想改變,那不就是邪惡干擾的藉口嗎?我們眾多同修對神韻的冷漠不正是這種為私的表現嗎?這也就是神韻晚會賣票受阻的原因。

我們大陸大法弟子都把神韻晚會的賣票當作自己的事了嗎?還是認為只是海外同修的事,或只是那些賣票同修的事?師尊親自參與的事我們都想不到去圓容,我們捫心自問:是否達到了法對我們的要求?那麼邪惡干擾的原因不就一清二楚了嗎?如果我們所有的大法弟子(特別是大陸大法弟子)都能把神韻晚會等作我們每個大法弟子必須參與的事,這是事關整體正法形勢和我們整體大法弟子的大事,都能在意識上參與神韻,支持神韻的一切活動,邪惡將瞬間解體,因為大法弟子在這件事上已達到了法的要求,甚麼干擾還能存在?

所以請所有大陸同修都能在意識上參與神韻晚會的活動,正念支持神韻賣票,這不只是救度眾生的事,也是我們修煉境界必須提高的要求。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