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人之間的十年穀子八年糠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三日】修煉人之間也會有很多十年穀子八年糠的恩怨,我們在人間演了幾千年的戲,彼此之間結下的恩怨當然也少不了。到了今天要修煉了,常人中欠的要還,我們彼此歷史上欠的債也得清,當然實質的很多東西都已經被師尊拿掉了,就剩一些精神上的東西我們要承受一點。表現在正法修煉中,就是彼此在各種證實法項目中的心性摩擦,師父是利用這一切來了結我們彼此的恩怨,同時要我們對照法提高心性。

就目前看來,我們一些同修還沒有意識到這一點,還是非常執著於對方的言行「會破壞法」、「不像修煉人」、「他不修自己」,於是耿耿於懷、憤憤不平,有的還氣的不行,沒有想到自己的這種狀態才不是修煉人的狀態。我們首先要明確的一點是:這宇宙中沒有一個生命有能力真正的動得了這個法一絲一毫。誰去動誰就面臨著生命中最大的劫難,那麼如果真的有同修做的不好,為他著急擔心還來不及,怎麼會恨不得踹他兩腳呢?

有的時候,同修也會做出很無理的舉動,讓自己覺的對方簡直是太過份了。我們常聽到:某某同修如何如何了,真是常人都不如。這個時候因為對方也是修煉人,所以就理直氣壯的用法理去要求他,而忘了任何時候都要「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忘了修煉人身上絕沒有偶然的事會發生。讓自己看到聽到,也許就是考驗自己能不能為對方負責,善心的關心同修的。

因為是還業,所以必須刺激到心,讓我們難受、不舒服才行,道理和腿不疼就消不了業是一個。所以同修「討債」的時候,一定會在我們覺的自己最付出的時候來,對方的表現往往很無理,很驕橫,很執著,讓你覺的委屈、不公甚至是受到羞辱。

我們有時就不能從法上來對待這些問題,心中牢牢的記住了對方的「錯」,堆滿了修煉過程中與同修間摩擦積累下的十年穀子八年糠,在後來的各種證實法項目中,看這個同修不順眼,看那個同修有問題,明明知道需要配合協調才能做好的事,也由於心理障礙而遲遲不能主動。這個問題在今天的賣票這件事上,表現的是非常的淋漓盡致。

有的同修說,這樣說也不對,因為有的同修確實是法上不清楚,做的盡是人的事還要別人去配合他,我為甚麼去配合他。其實真的是為對方負責、對法負責、對眾生負責的話,絕不會袖手旁觀的,而是會在積極主動參與配合的同時,不斷的善意從法理上去交流。如果自己真的做在法上,法自然就會展現神跡,就會看到對方並不是那麼的頑固和不可改變。

在正法全面進入到救度眾生的今天,師尊在講法中一再強調協調的作用,我們修不到「協調好」就無法進入新宇宙。大法弟子整體不純淨怎麼救度得了眾生呢?舉個例子:我們這十二月十日早上,大約二十位同修參加了地鐵總站口宣傳神韻的「會戰」,效果真是非常非常的好。大電視、仙女、四個兩米高的海報、十幾個戴帶著紅帽子的學員,一個小時就發了兩千多份晚會傳單。

來的同修還大部份是有工作的年輕同修,大家都是自發的來,個個樂呵呵的,看接傳單的人那麼多,都很開心。身在其中的同修再次體會到整體的力量,那個場,那個氣勢,走過的人每一個都感受到了,也對我們的演出有了深刻的印象。

協調這個事的過程非常簡單,幾位同修商量了一下,把時間地點,做事的安排發給了大家,於是協調仙女的找仙女,管電視的安排電視,在多倫多有六十多人去了紐約的情況下,沒有報名,沒有挨個打電話,週一早上,從地鐵總站湧出的人群個個都看到了美麗的促銷分隊,很多人得到了傳單。

在我們這做協調人真的很幸運,因為大家都非常的支持和配合,現在想想為甚麼會這樣,原因很多,但大家彼此之間心中的恩怨少可能也很重要的一個因素吧。常人有句話「冤家宜解不宜結」,在師父想盡辦法給我們化解一切的今天,我們怎能不趕快倒出我們積存的十年穀子八年糠,攜手做好助師救度眾生這件事呢?

所以如果此刻我們的心中有對任何一位同修的不滿、成見、抱怨或排斥,要告訴自己那是糟糠,跳出今天的人間,跳出歷史的輪迴,想想對方也是一個冒著天膽而來的神,很多的心結也許就容易打開了。

配合好、協調好是我們正法弟子修煉必須達到的境界,這不是個人修煉的問題。「消業」的時候就是痛徹心肺的,想想我們當初煉盤腿時是多麼的痛,心痛的感覺要還不如腿痛,修煉也太容易了,所以我們不但要倒出心中的十年穀子八年糠,更要有承受一切心性磨煉的心信和勁頭,積極的投入到整體協調修煉的環境中,在救度眾生中修好自己。

個人體悟,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