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紐約晚會與紐約同修和全體同修交流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四日】紐約的同修:你們辛苦了。

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修煉之路,從開始到現在,一直是驚心動魄、從來沒有平靜、舒坦過的。因為我們面對的是宇宙中最敗壞最邪惡的東西,要救度的是十惡毒世中的眾生。

紐約,是正邪交戰的主戰場,是師尊布局中重頭戲所在地。也應該是全球大法弟子每一個人深切關注並且身體力行、多參與活動的地方。然而,由於,「為私」敗物的影響,致使我們忽略了強力解體干擾紐約神韻演出的邪惡、忽略了主動與紐約同修充份切磋如何打響聖誕奇觀第一炮以及接著的新年晚會。沒有認識到這其實是全球弟子、尤其是美國弟子的事,而把她看作只是紐約弟子的事。

目前,紐約的現狀嚴峻,不管紐約地區同修當初對賣票採取的是甚麼方式,但是,目前在大紐約地區當地和其它各地反應出的問題,不正是全球整體的問題嗎?那就是「各自為陣」,「守好自己那一塊」,只管忙著「自己」地區的賣票工作,或者沒有辦晚會的就認為與「自己」無關?這難道不是維護「自我」和「自我觀念」的表現嗎?

從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八日至十二月二十六日的聖誕晚會,到二零零八年一月三十日至二零零八年二月九日的新年晚會,紐約要救度十二多萬眾生。其實何止這十二萬人,真心接受傳單的、參與贊助的、給予正面評價的、幫助傳播消息的,這些人都在這個過程中得到了美好未來。這是何等龐大的一個工作啊!就紐約的弟子,是很繁重的,明擺著是要全球弟子參與、加強力量的。心怎麼動,這是對每個弟子的考驗。

以往,全球大法弟子也多次參與過紐約的滅邪大戰,救度眾生,知道紐約正法形勢的舉足輕重。可是這一次,這麼大的工程,我們怎麼就沒有想到把自己擺進去想一想:怎麼協助紐約同修,去圓滿完成?我們是一個整體啊!紐約的事(也包括其它地區的事),不也是我們大家的事嗎?這是不是反映全球整體的修煉狀態?是整體的「漏」?

師父說:「我還要告訴你們,其實你們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為我為私的基礎上的,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所以你們今後做甚麼說甚麼也得為別人,以至為後人著想啊!為大法的永世不變著想啊!」(《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其實、當我們只考慮做「自己的」事情時,互相之間就造成了一個隔閡、屏障。就會削弱整體的力量,而整體的力量才是堅不可摧的。面對賣票工作,全體大法弟子都為了圓容師父正法救人所需而動起來,才能突破這段時間以來我們自己製造的瓶頸──每個人不提高自己,只看別人、只發正念,是無法在短時間內解決售票的根本問題的。

目前多學法多交流非常重要。學法交流的過程,是對內純淨自己的過程,也是對外滅邪的過程;是大家力量聚集到一起、形成一個堅不可摧的整體的過程。同時還要加強發正念。已經有很多地區與紐約同步發正念,紐約時間:每晚9:00,10:00,11:00(北京時間:上午10:00,11:00,12:00)

當全球弟子都把心真正放到紐約時,奇蹟就會發生。而其中,美國弟子應該首先負起責任。紐約的狀況好轉與其它地區的狀況好轉是相關的。

情況雖然緊急,但我們還有時間。越是艱難,正念越足,意志越堅;越是艱難,越是考驗我們信師信法的信念:這個信念是不可動搖的!這個信念是一切成功的保證。

師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中說:「可是你們永遠記住一點:不管誰在干擾,那都是暫時的,都是假相,都不是主體,都是一種像空氣一樣的流通。」雖然舊勢力邪惡在整個紐約市布下了一個黑乎乎的罩子,干擾師父正法、干擾弟子救人、干擾眾生得救,但這只不過是假相,只能干擾不出正念和正念不強的人。在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面前,那東西甚麼也不是!

任何來自邪惡的東西,師父只須一揮手即可摧毀殆盡,但是師父要留給弟子做,這其中,師父對弟子的萬分珍惜,師父的偉大的慈悲,難道不震撼人心?正法時期大法弟子,還有甚麼放不下?

我們要的是場場成功,我們就去做我們應該做的:到紐約去;多發正念;發電子郵件、打電話告訴親朋好友晚會信息;分擔紐約的工作;關注紐約、通報信息、……只要是「動了心」的任何一念、一言、一行都是對紐約滅邪大戰、對紐約晚會的參與,都是做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該做的。

任何人為的、人心的對場次人數的考慮或安排可能會無形中造成干擾。因為我們不知道背後的狀況如何,一切都是師父在做,而師父要的是救度更多的眾生。弟子只能以最純潔的無私的心,去最大限度的圓容師父要的,因為那是宇宙中最大的善、是最好的。

以上個人體悟,如有不對,請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