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度眾生 兌現史前大願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二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修了近一年的時間迫害就開始了。我是本地區被迫害最嚴重的大法弟子之一,最後又被非法判重刑。在師父的呵護下,我很快正念結束迫害,回到家中。下面把我近幾年救度眾生的修煉體會與同修交流一下。

從勞教所回家後,聽同修說當地資料有點緊張,我試著想從新做資料。家裏親人給我的壓力很大,本身在勞教所受到的迫害是殘酷的,回想起來真是惡夢一般,在思想放鬆時想,反正自己做的很多了,幹點別的,具體做資料的事同修做吧。其實是一顆怕心,怕自己再受迫害,怕自己再受傷害。

我清楚的知道這是一顆骯髒的私心,是應該去掉的心。在不斷的學法提高中,我清醒的認識到,我是大法弟子,大法造就的生命,萬事以法為大,不能耽誤救度眾生的事,救度眾生是我生生世世的誓願,不能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也不能辜負眾生對我的期望。我不斷的加強自己的正念,想想自己維護自己的人心是多麼的狹隘,多麼的渺小。我要繼續做資料,為救度眾生發揮我應該做的和應該承擔的責任。

因為歷次被迫害嚴重,我已成為當地「名人」,要想做資料,家裏親人的阻力可想而知,百般阻撓。他們說你已經付出很多了,你有甚麼活動誰都知道,常在河邊打轉還有不濕鞋的?你如果再進去了可得死裏頭了,再是出不來了等等。在他們的嘮叨下,我心裏也是膽膽突突的,但我求師父加持讓我突破出去,這不是我要的,我要的是正念不要人心,堅決否定家人對我的干擾。我知道我越想安全問題就是人的想法,就是加強人的執著。常人常在河邊轉,他肯定要濕鞋,我是修煉人,是超常人,有師在,我就一定不會濕鞋。進勞教所受到迫害那是大法弟子的恥辱,是師父不承認的,無論你在那裏多堅定,受到多大的迫害,都耽誤了自己救度世人的使命,不是師父安排的。我今生的使命就是師父安排的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其它的一律不承認。

法理清楚後,我發出強大的一念,我是師父的弟子,助師正法、救度眾生是我史前大願,不管是誰都不許干擾我,你根本不配也阻礙不了我。

主意一定馬上行動,進耗材、買機器對我來說輕車熟路。過程當中一有不正念頭出來,馬上否定,想那不是我,是我要修去的東西,所有對我證實法的干擾和我自己所有的人心,那都是走在救度眾生路上的小小障礙,我都不去想、不去理會,也不去聽、看它們,在我眼裏這些東西就是浮塵。在我的強大正念下,在師父的呵護下,家庭資料點正式運轉,解決了當地很大一部份資料問題,曾一段時間是本地區資料來源唯一的一條主脈。

家裏人看我這樣不管不顧,打也不好使罵也不好使,只一心要做自己要做的事,也就無可奈何,反過來又幫助我。派出所、街道、勞教所有甚麼事他們都去擋著,經常提個醒,你做這個事我們反對不了,你自己要注意安全。這個資料點直到現在一直承擔著當地的主要資料來源。

二零零四年底大紀元出《九評共產黨》一書,師父告訴要廣傳《九評》,我就開始做書,一邊做一邊怕,莫名其妙的怕,越想越怕。怕我也沒停,怕也得好好做,你不做誰做,你是大法弟子嗎,這是你應該承擔的責任。怕就是人心,就是我在做資料過程中要去的人心,當然也是惡黨邪靈幹的,它不願死。在法中我不斷歸正自己。發正念,鏟除邪靈,慢慢的也就放下這顆怕心。

剛放下怕心,邪惡又通過病魔來干擾我,「病」的我起不了床,下不了地,做不了飯。我知道這又是干擾我做《九評》。我就發正念一勁的鏟除,也不太見效,冷一陣,熱一陣,渾身難受,都兩天了。我已清楚的認識到這不是消業,是邪靈干擾,為甚麼發正念不太見效呢?怎麼回事呢?在反思中,我覺的我把魔看大了,沒從根本上否定它,怕它干擾我做《九評》,就光鏟除,也沒煉功,也沒好好學法,老在和它們打仗,打來打去的,很累。細想起來,其實它們還不夠一個小指頭捻的。想到這,我就看書,正常的整點發正念,半夜起來就煉功。

效果真的很好,煉一會兒功後全身出汗,一身輕,身體也不難受了。第二天早晨起來兩腿輕飄飄,走路有點暈,可耗材沒了,我要自己去購買,資料不能缺。在師父的呵護下我非常順利找到了車,也沒有暈車,又非常順利的買回耗材,回家後身體完全康復就像沒有病業一樣。

後來明慧網提出來資料點要遍地開花,我地區又陸陸續續的建起很多資料點,相比之下我的工作量比以前輕鬆了很多。我沒有浪費時間,資料充足時,我領著孩子發資料。因為自己條件好,資料搭配也好,每份資料真相全面,每份都放一張全球聲援退黨的照片等,外面用自封袋封上,反正是非常用心在做。

無論遇到甚麼人,只要有條件就講真相,講三退,把救度眾生貫穿在生活中。有時因為自己思想、觀念障礙而沒講真相、勸三退,過後很後悔,覺的自己沒以法為大,把自己人的思想放在前了。也有時不愛講不想講,這時我就強迫自己去講,請師父加持我,給我正念,這是大法弟子該做的,是我的使命。雖然有時講的不到位,但是我已經把信息告訴了他們,也是給後面講真相的同修鋪下了路。

做真相講真相也是修煉過程,也是歸正自己、去執著心的過程,執著過強、拖延時間太久會帶來很大的干擾,修煉就是逆水行舟,不進則退,就是非常嚴肅的。

有時情的執著很強大,想放就是放不下,自己也很苦惱。這時我就會想起師父說的「難忍能忍,難行能行」(《轉法輪》)這句話,有時就想,菩薩、羅漢他們能怎麼對待這個事,我可是大法弟子啊。宇宙無限的大,地球都是一粒塵埃,你人的思想甚麼都不是,太渺小,不值一提。慢慢的也就看淡了情,逐漸的也就放下了。

我們家的經濟條件還可以,除了一年生活費,也沒有多少儲蓄,幾年來,做資料所有的費用基本都是我自己所出的。我每天只睡幾個小時的覺,如果是常人是根本不可能的。我家裏是我份內的活能雇人我都雇人,不用我親自去做,但我得分配好,這也是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生活。騰出更多時間我就做證實法的事,這個事是常人不能代替的。我們家的收入是同行業比較好的,我知道這是師父幫助的。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履行自己的史前的使命和諾言,做不好都不行。

「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其實我們個人修煉也好,救度眾生也好,都是我們有這個想法和願望,都是師父加持幫助做的。

還有很多地方沒做好沒修好,我會努力去做去修,在法中不斷歸正自己不好的思想和觀念。修心斷慾去執著,要更好的珍惜這段有限的時間,救度更多的眾生,兌現著自己的史前大願。

我們能與師父同在人間,能助師正法,這是宇宙中永遠的榮耀,是全宇宙中眾神所羨慕的,是全宇宙唯一的。我們不能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也不能辜負眾生對我們的期望,一定能走好最後的路。

層次有限,請同修慈悲指正。

(第四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