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家庭資料點開闢新天地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二日】偉大慈悲的師尊:您好!各位同修好!

自從我被師尊以及同修從魔爪中救出以後,回到家中一看,和以前不一樣。妻子整天鬧著要離婚,不燒火,不做飯,張嘴就罵,沒有一點好氣兒,我出去她還盯我的梢。有一次我到同修那回來晚了一點,妻子不開門,孩子也是滿臉不高興,整個家陰沉沉的。雖然同修也開導過我妻子和孩子,可還是效果不佳。

我於是想到首先學好法,通過抓緊學法,向內找,向內修,總結自己各方面心性問題,找自己的執著心。我認識到在正法的最後的時期,大法弟子怎樣「做的更好、效率更高、影響更大、救人更多」(《美國首都講法》),這是當前緊迫的大事。我通過學法,看到做好這件事根本途徑就是以法為師,向內找,向內修,用更高的標準要求自己,突破各種難關去救度更多眾生。

雖然以前我做了點證實法的事,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但是我覺的離師父的要求差的太遠太遠。何況講真相有時還碰到一些世人不太了解法輪大法的真相,不太了解中共邪黨破壞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真相,被中共邪黨的黨文化欺騙了幾十年了,還蒙在鼓裏。師父要求資料點遍地開花,抓緊時間救更多的人。怎麼辦?我不能原地踏步走,不能放鬆,維持現狀。救人如救火。

師父說「希望大法弟子能以法為師,排除干擾,紮紮實實的修,這就是精進。」(《法輪大法義解》〈再版的話〉)我悟到要以法為師,圓容好家庭環境,為家庭資料點的建立打好基礎。首先自己要學好法,提高心性,在自己心上開闢新天地,再勇猛精進,做的真相資料也是法器,才能更純淨,更神聖,才能救度更多眾生。我不能固守田園,有半點滿足感,更不能吃老本,要信師信法,放下怕心、顧慮心,有師在有法在,怕啥?一定能闖過一關又一關。

現在每天覺的時間不夠用,恨不得自己來個分身術。每天安排三件事中,首先就是學法、背法。現在說脫衣服、蓋被、鋪被,像以前的按步就班睡覺都有限了。冷了連棉衣、棉褲也不脫,睏急眼了就瞇一會兒。

通過靜心的學法,發現自己的很多執著心,私心、怕心、色慾之心,做了一點事自己就有點歡喜心、滿足心。對師父的法學的不深不透,學的不入心,有時鑽牛角尖,不會向內找、向內修,以至於關鍵時信師信法不夠,認為環境寬鬆了,可以鬆口氣了,有懈怠心理,造成了師尊為我操那麼大的心,同修為我花費那麼大的精力。真是打心眼裏覺的對不起師尊,對不起同修。

現在家庭環境這樣怎麼辦?自己不能像家人一樣發火,我修的是真、善、忍,首先自己得像個樣,只能耐心的和她們講真相、勸善。和妻子、孩子們講清這是邪惡迫害的結果,我們不能認為大法不好。如果不是師尊的呵護、同修的救度,我能這樣堂堂正正的走出來嗎?同時高密度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操控她們的邪魔亂鬼,解體舊勢力和干擾正法的亂神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清除共產邪靈和中共邪黨在另外空間的一切邪惡因素。

通過學法,我悟到,如果要救度更多的眾生,就不能像以前一樣等、靠、要資料點同修製作的現成的資料,怎麼辦?自己做?甚麼也沒有,甚麼也不會。這時,我一邊抓緊學法,一邊抓緊面對面講真相,不拘一格勸三退救人。

有一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清清楚楚的聽到有人告訴我哪天去接甚麼東西,那東西就像電視機彩屏一樣,很好看。醒來以後,回憶回憶,覺的挺納悶兒,讓我接甚麼東西呢?當天白天,在街上遇到一位同修,談到買筆記本電腦的問題。她說:「可以找人幫忙。」過了幾天,偶然在街上又遇到那位同修,她說「給你買回來了,你拿回去吧。」我一想,這不就是我那天做夢讓我接的東西嗎?這不是師父安排好的嗎?我說:「我一點也不會,拿去也是個擺設。」她說:「多學法,師父自有安排。」我也就半信半疑的拿回家去了。

此後,有幾位同修耐心的手把手的教會了我使用電腦和打印、刻錄等技術。說是簡單,在另外空間師尊為弟子操了多大的心,幫了多大的忙,在迷中的我能知道多少呢?

現在回想起來。好像那些關卡無所謂,這不都過來了嗎?可是細想,當時真有點困難、打怵的。當時家庭環境就那樣,我剛剛出來,馬上又要整電腦,又要打印大法真相資料,家裏的妻子、孩子這關就不好過。何況舊勢力和邪惡還在虎視眈眈看著你。我當時怕心很重,心想,找別的同修,在別人家搞,但又沒有合適的,並且也不是常事啊。另外,師父要求每個大法弟子都要走出自己的路來。

有時我就忘記了以法為師,心一定要正,向內找、向內修了。後來在同修的提醒下,繼續學法。師父讓弟子資料點遍地開花,就是為了多救度眾生。做好三件事,舊勢力和邪惡就不能干擾。這時還要繼續學法,提高心性,修去怕心、顧慮心等常人心。修去怕心,怕的因素也就不存在了。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就覺的很難。

師父說:「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不管它!一放下的時候,你發現難就變小了,你就變大了,你一步就過去了,那個難變的甚麼也不是了,保證是這樣的。」(《悉尼法會講法》)是啊,自己覺的難的時候,不就是正念不足、信師信法不夠嗎?自己修的是宇宙大法,與宇宙同齡怕甚麼呢?後來真的把常人心都放下時,家裏環境都順過來了,都是自己的常人心在障礙著。真正堂堂正正做救人的事,舊勢力和邪惡就不敢動你。我妻子她明白那一面也知道在做好事,就是免不了有怕心,擔心。我也悟到「佛光普照,禮義圓明」的法、關於「自心生魔」的法又一層涵義。自己把心擺正是最重要的,師父才會幫你。

我妻子左腳腳面有一個大包,不知是甚麼,幾年了,動手術又不敢,走路又疼又不方便。有一次她弟弟從外省來了,我就給她弟弟講真相,又給他護身符。我妻子就幫著說:「可好啦,拿著吧。」她弟弟接著說:「是啊,我姐腳上的大包怎麼沒有了?」我一看,真沒了。我趕緊說這是師父看你相信法輪大法好,幫你消掉了,得感謝師父啊!其實我妻子雖然暫時還沒有正式修煉,可是她也多次聽過師父的講法錄音,她也是與大法挺有緣份的人。有一次,她看著電視,突然說:「我看江某某怎麼像個癩蛤蟆似的。」還有一次,她跟我說:「給師父上香,先洗洗手。」雖然暫時她對有些事還不太理解,也是因為我的心促成的。因為我講真相不到位。自己修的不足,不能怨別人。

其實買電腦的錢,我悟到也是師父在幫忙。我是個失業工人,就是以幹點零活、掙點錢維持生活,還得供兩個孩子上學。現在,兩個孩子在正規學校畢業了,工作安排的挺好,孩子結婚也沒用我操甚麼心。兒子的對像自己買的樓,還要給我們老倆口買樓呢。我平時就是想著做好三件事,多救度眾生是最大的事。沒想到這些都是師父自有安排,一切都是師父在幫著做。

有一次,姑娘、姑爺請我們倆還有親家上飯店。在邊吃邊聊時,我瞅準話頭,就順便提起買電腦的事,「現在電視節目盡老生常談,盡撒謊騙人,真沒勁。咱家的電視機還是別人給的,看不了幾個台,不如買個電腦,還能看不少新東西。」我姑爺接著說:「我知道你要看法輪功的事,我給你裝一台。」我說:「那太好啦,我給你拿錢!」沒幾天家裏就安上一台台式電腦(另一台筆記本電腦還暫時在同修家裏,方便教我技術)。因為當時我悟到要開闢家庭資料點的環境,必須隨其自然,還要符合常人狀態。我姑爺又會組裝電腦,何不讓他也為大法做點好事呢?雖然又花些錢也值得。這可以堂堂正正讓他們看看法輪大法的真實畫面。既證實了大法,也是通過電腦看真相的好方式,讓他們知道國內外法輪大法的發展情況、三退的真實情況、中共邪黨騙人的伎倆、迫害大法的手段,為他們將來的生命譜下序曲。

以後,我就大大方方的向姑爺學電腦技術。實際上同修已經教我不少電腦技術,只不過這些為我以後打印真相資料做鋪墊和準備工作。有時我用自由門打開明慧網,讓我姑爺幫我下載師父講法等資料。現在他也對大法有了一定的正面認識。

後來在幾個同修的幫助下,克服了不少的困難,我又安裝了刻錄機,使這個家庭資料點能正常的運轉,正常工作了。

其實這整個過程也是最好的修煉過程,最好的去執著心過程。就是這樣,通過學法、向內找、向內修,圓容了家庭資料點的環境。在師尊、同修的幫助下為這朵家庭資料點的小花開放,開闢了一片藍天,為更多救度眾生又鋪出一條新路。

謝謝偉大慈悲的師尊!
請同修指正。合十!

(第四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