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李斯想到山海關所有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一日】《史記﹒李斯列傳》中記載,李斯開始時只是呂不韋的一個舍人,因為善遊說,得到秦王賞識,在秦始皇統一天下後他做了宰相,協助秦始皇推行暴政,「焚書坑儒」就是他直接參與的,對不服從者他採用酷刑,傳說中五馬分屍就是他發明的。然而,「焚書坑儒」剛剛過了五年,李斯被趙高陷害入獄,受盡了折磨,感嘆的是那些刑罰都是他曾經折磨別人的,最終他被腰斬,並滅了三族。

由此我想到河北省山海關那些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公安局局長趙然、副局長王建民、國保大隊(「六一零」)隊長張德岳、國保大隊成員付勇……今年四月以來,先後有三、四十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程超、安玉敏、楊小勇、劉長富、韋丹權、付淑芬、馬鐵平、趙春明、何秀傑、鄧桂雲、董玉賢、鄧文陽等被非法勞教;鄭志成被非法判刑;近期陳琪江、申淑芹、李秀榮、張慶華被所謂「轉捕」,惡黨圖謀判刑;何秀華、高淑玲、趙煥珍流離失所……山海關公安局和「六一零」協從邪黨迫害法輪功,以撈取政績,使盡了招術,在韋丹權家附近安裝監控器,跟蹤部份法輪功學員,為了讓法輪功學員轉化,更是變著法的迫害,精神上、肉體上,被綁架的學員在非法關押期間,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酷刑折磨,因迫害高淑玲心臟病發作;左洪濤曾生命垂危,在山海關區人民醫院救治;韋丹權一度生命垂危,現在被迫害的幾乎走不了路,嚴重的雙側肺結核,雙側胸膜炎,脊柱,腰,腿都不好;鄧文陽被迫害致死,他死前一直被戴鐐銬,睪丸部位有血跡,據悉他曾遭受毒打、針扎、掐大腿裏、掐腋下(被掐部位黑紫)等酷刑。

山海關惡人之所以瘋狂的協從邪黨迫害,是因為從中得到了大量的利益,物質上、職位上的,僅四月份綁架鄭志成等人就獲得十萬元的撥款,王建民原是西街派出所的所長,就因為綁架鄧文陽等二十多名法輪功學員,被提升為公安局副局長。雖然這些人在利益上得到了一點實惠,但卻斷送了自己生命的永遠。原上海市委書記黃菊,因迫害法輪功有功,被提升為國務院第一副總理、政治局常委,現在成了江澤民集團的殉葬品;劉京任「六一零」頭目後,不斷參與迫害法輪功,現在已得了癌症,生不如死;天津原政法委書記、公安局局長,後任市委副書記、政協主席宋平順,是「四﹒二五」迫害法輪功的策劃者,因來自各方面的壓力,在辦公室自殺身亡(另一說是江氏集團殺人滅口);原山東省省委書記吳官正,因迫害法輪功有功,被提升為政治局常委,它的兒子在青島被殺(原因是報復火拼),這真是一人作惡,累及家人呀!在中國大陸,因迫害法輪功遭報的越來越多,這些都是迫害法輪功人員的前車之鑑。

縱觀五千年的歷史,是凡在殘暴的統治集團裏協從迫害百姓的,沒有能善終的,這就是因果報應吧,難怪《西遊記》的作者吳承恩說:「人心生一念,天地盡皆知,善惡若無報,乾坤必有私。」在此正告山海關參與迫害法輪功的所有人,千萬不要為了眼前的利益而失去了生命的永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