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該譴責迫害還是對反迫害者吹毛求疵?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九日】我是一個法輪大法弟子,也是一個知識份子,在邪惡中共對法輪大法無理迫害的八年中,我一直堅持向人們講清真相。在對知識份子,對有一定地位的社會階層講真相的時候,往往遇到這樣一個問題,就是他們總是把注意力放在法輪功反迫害者個別做的不足的地方吹毛求疵,卻忘記了真正應該譴責的是迫害者本身。

例如,有人講:法輪功的網站傾向性太明顯了,甚麼都說成是中共的錯。一切天災人禍、自然災害都說成是中共的責任,一點小事就誇大其詞。給人的感覺就是帶有強烈的情緒化,不夠客觀。我曾與兩位多年的朋友詳細談論過這個問題,其中一個朋友始終未能改變固有的看法。但另一個朋友在深入討論之後,基本明白了真正應該譴責的是中共犯罪集團的殘酷無恥,而不是對法輪功反迫害者的個別行為吹毛求疵。

我說:大家都明白,法輪功是在反迫害,法輪功的網站當然就是以反迫害為主,以反迫害為主要內容,法輪功學員向世人所做的所寫的所說的主要就是控訴中共邪惡集團的罪惡。就像一個人向法院寫訴狀,當然不必把被控訴方做過的一丁點兒好事寫進去,就是寫其罪惡就夠了。我們不談中共邪黨是否做過那麼一點好事與否的問題,即使它做過好事,在反迫害中也是揭露其罪惡,而且它罪惡滔天,十惡不赦。就像法院判決一個殺人犯,即使這個殺人犯曾經給人讓過座,但如果它殺害了一個人,法院也是毫不猶豫的判處他死刑的,而且不必在判決書中列舉他曾經讓過座。今天,法輪功學員的網站、媒體就是反中共的迫害,判定其死刑,所列舉的中共的那麼多滔天的罪惡,足以使任何一個人認定:中共是十惡不赦、死有餘辜。其它還有甚麼值得一提呢?

──中共在幾十年中迫害死中國人八千萬,此罪還不足以宣判其死刑?那麼判決的標準又是甚麼呢?難道你的判決標準就是那麼低嗎?就等於承認一個人殺了一百個人還不認為應該判處死刑,這不是法官缺乏對事實的了解,而是法官的判決標準太低,對罪惡過於縱容。在了解中共的巨大罪惡之後,還是認為中共不應該死亡,可以說都是認同罪惡的人,都是缺乏善心良知的人,都是標準太低的人。

──中共因恐懼失去權力而極盡最惡劣的手段、運用整個國家的力量迫害一個有上億人信奉「真善忍」的修煉團體,所犯下罪行包括空前絕後的活摘人體器官的獸行,遠超過納粹黨所為!納粹不是受國際法庭追究了嗎?那麼如此邪惡的中共難道不應該受審判?

──中共對中華民族、對中國以至對全人類的破壞用語言簡直難以形容,它使人類差點失去了走向未來的希望,它使中華民族瀕臨滅亡的深淵,它嚴重的破壞了中國的生存環境與經濟基礎,使中國的子孫後代面臨極其艱難的困境。

朋友說:法輪功的一些文章好像帶有情緒。

我說:其實法輪功學員是修煉者,相對來講,情緒已經是很少了。試想一個非修煉群體,在受到如此殘酷、無理的迫害後,還能有如此的和平理性與寬容嗎?報紙不是經常報導說有人因為政府的不公而拉一車炸藥到政府要同歸於盡嗎?法輪功受到的冤屈比起普通世人所受的冤屈又何止千萬倍?!可是法輪功學員在八年反迫害中有甚麼過激行為呢?何況法輪功學員有那麼多。請想一想法輪功是一個甚麼樣的群體啊!當然修煉者也是人,也難免有情緒,這也是正常的。一個受迫害者即使說了幾句過頭話也是正常的,歷史上都沒有發生過如此大規模、殘忍至極的迫害,連迫害的手段形式都是前所未聞的,請設身處地為他們想一想。真正應該譴責的難道是這些受迫害者說的這幾句過頭話?真正應該譴責的難道不是施行嚴重迫害的人?

朋友說:是啊,法輪功學員就是大罵中共也是合情合理的。

我說:可是法輪功學員沒有罵。當然修煉中的人也不能保證句句話都那麼得當,媒體就是媒體,媒體不是真理。可是相對於一味製造謊言的中共媒體,法輪功的媒體至少講的都是真事。可悲的是那些人,因為看到法輪功學員媒體的一點不足之處,就反感,而對於中共幾十年一貫造假媒體卻麻木不仁,司空見慣,不加譴責。這難道稱的上是有識之士所為嗎??

朋友說:《九評共產黨》好像是在罵中共,而且帶有迷信色彩,理性分析和論證顯的不夠。

我說:這在於人怎麼看。如果你把《九評》當作是學術研討會上宣讀的論文,按照學術的固定格式與程序來衡量,那《九評》可能沒按那框框走。《九評》實質是揭露中共罪惡的檄文和對中共的判決書。

朋友說:我承認,《九評》所列的都是事實。

我說:是呀。那麼假如你是法官,你看一篇狀紙,你是不是首先看它所寫的事實呢?

朋友說:當然是首先看狀紙所寫的事實。

我說:這才是最重要的,也是當前很多知識份子面對《九評》和其它揭露中共罪惡的文章時帶有的一個主要的心理障礙。他們往往首先從自己所學專業和所具特長出發,來衡量《九評》和其它文章的好壞,而不是不帶觀念的一看就直接判斷文章中所說的事實。所以有些知識份子對於了解中共罪行反而比普通民眾更慢,就是這個道理。換句話說,如果一張控訴殺人犯罪的狀紙所寫的事實確鑿,即使它滿篇錯別字,也不值的指責,恰恰相反,應該譴責的是殺人犯,那個不會寫狀紙但堅決控訴罪犯的人恰好是應該同情的。

朋友:當然,如果狀紙寫的既是事實,水平又高,那就最好了。

我說:那其實也是法輪功學員所追求的。法輪功傳出才十五年,受迫害和反迫害是八年,達到目前的水平,也足以令世人刮目相看了。但都有一個提升和成熟的過程嗎?

朋友說:是呀。我作為一個知識份子,早已知道這個黨不行了,它沒做過甚麼有益的事情。不過,我還是希望法輪功能寫出更高水平的文章來。

我說:會的,一定會的。

朋友,你是看重揭露中共罪惡的事實呢,還是看重揭露文章的寫作水平?你是對迫害者進行譴責呢,還是在用心挑剔反迫害者不夠水平?請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