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神韻寫天機

——從舞劇《忍辱濟世》說起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九日】神韻藝術團的精彩演出享譽全球,在欣賞世界級高水平的藝術表演的同時,使內心受到震撼的是藝術的內涵。其內涵的深邃、廣博在每一個節目中都有不同的體現,僅從舞劇《忍辱濟世》說起,完美的形式與表演中蘊涵很多天機,給生命以很大的啟迪與教化。

修佛向道

中國古代整個社會宗教信仰氣氛很濃,很多帝王信仰佛道神,黃帝求仙訪道最後得道成仙,梁武帝研究佛經幾次到寺院修行,唐太宗送迎玄奘西天取經使佛法在東土大唐廣傳,唐玄宗將法門寺的釋迦牟尼的指骨舍利迎請到宮中供奉。「深山藏古寺」,連宋徽宗出題作畫也以佛寺命題。大清王朝時,順治出家,孝莊念佛,其他皇帝也禮佛敬天。

帝王如此,所以,家家信佛,戶戶上香,安鼎設爐,採藥煉丹,誰要是能夠潛心修行,人們會讚譽有善根,誰家要有修行之人,人們會佩服這家人有福德。六道輪迴,因果相報,積善成德,成為社會的基本理念。《忍辱濟世》反映了當時的社會風貌,也就是神留給人的社會狀態。僧人在社會中起著特殊的作用,宣講佛經,廣結善緣,成為拯救災難,濟世安民的依靠。當然在人類中有修佛的、有信佛的、有求佛的、也有謗佛的,舞劇真實的反映了這一神給人的社會形式。無論男女老少,貴賤尊卑,當人有了災難,遇到難事虔心求助神佛,神佛看到人心向佛、向善,也幫助人給予點化或善解。人們信佛求道,人心向善,在其中開啟了智慧,得到了平和。所以,既維持了一種穩定的社會秩序,也使整體道德水平維持在較高的狀態。

善惡有報

善惡有報集中體現在舞劇當中。未婚女子生子遭到整個社會的譴責,母子骨肉分離承受心靈的煎熬,女子的母親也因教子不嚴無法面對所有人。而狀元郎不毀誓約,迎娶女子,找回小孩,這是個圓滿的結局。和尚忍辱修行得道,最後修成正果,這是善行的果報。其中的富婆依仗權勢地位輕慢神佛,抱恨僧人,惹是生非,結果當場遭報,一個跟頭摔倒,這是對她的警示。最後在和尚圓滿坐化時,她沒有資格、沒有機會看到這壯觀殊勝的場面,是她的心惡所致。而那些隨從著散布謊言、推波助瀾的人,一旦明白真相,懺悔改過,神佛還給機會從新做好。舞劇處處揭示善惡終有報的天理。

因果報應是天理,是神佛對眾生的慈悲。造了業的生命被懲並不是壞事,小懲是對其警示,大懲是讓其贖罪,制止其繼續做惡,遭報中可以消去罪業,再次給機會做出正確的選擇,同時惡報也能夠警醒其他世人,這是真正的為世人好。行惡者因罪大惡極而遭報死亡,那都是它自己種下的惡果。佛法是慈悲圓容的,如果能改過彌補,棄惡從善,結果就會向善的方向轉化,一切機緣隨眾生把握,惡者惡報,善者善報,修佛得果報。果是自己種下的,所說「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來世果,今生做者是。」因果報應是天示此理給人,告訴人依照天理行事,有一種對人生把握的積極態度,向善積德,就會得到好的結果。

婚姻觀念

在古代,完善的禮法和較高的道德倫理約束著男女之間的感情,人們認為「愛情」必須要建立在婚姻的基礎之上,這樣才是有序的、穩固的,合情合理的,也是被整個社會和朝廷認可和推崇的。在婚姻以前的一切「愛」與「情」,都是不被允許的,是非禮的。不同的朝代、不同的民族、不同的地區會以不同的方式對這種非禮的雙方進行懲罰。劇中女子未婚生子,在當時整個社會是不齒的,所以她要跳崖自盡是自知非禮、羞恥的選擇。

婚姻乃人生大事並非兒戲。古人聽從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因為父母不會把兒女往火坑裏推,媒妁受雙方之托為雙方負責。又因古人相信神佛,相信因果姻緣,相信天命,知道有月下老人牽線,冥冥中自有安排,不會有錯,所以在婚前是不允許男女私會相通的。那麼自然減少了很多社會問題,也是社會整體保持道德水平很高在婚姻方面的體現。古代社會私訂終身的事情被看作大逆不道。

古人認為,「婚姻」是道義的結合,有「恩、義、情、愛」在其中,是彼此相托的終身大事。古人要求丈夫有義──「恩義、情義和道義」。「夫」是「扶持」的意思,做丈夫的是家裏的支柱,是家裏所有人的依靠,上對父母下對妻兒、內對家庭外對社會都有道義的責任所在。因此,那個小孩的父親考中功名之後,回來娶他私訂終身的女孩子,也是「夫義」的體現,也挽回了先前的罪過。

自古就有「一日夫妻百日恩」的說法。李洪志先生在《在亞太地區學員會議上的講法》中說道:「你對我好了我就高興,你對我不好了情就沒了,這東西能可靠嗎?能用情來維持人的婚姻嗎?人哪,除了講道義之外,夫妻之間還有一個恩呢。作為女人來講,她的一生都交給你了,男人就應該想到這個女人一生交給我了,我得對她負責任。」科考功成,不忘前恩,才能見出狀元郎是有情有義之人。

自周朝時期制定的「六禮」(納採、問名、納吉、納征、請期、親迎),幾千年來成為人們結婚時遵行的法則。古人敬神畏天,重孝道,所以結婚時要拜天地,讓天地承認;要拜父母,要父母承認;夫妻對拜,要相互承認終身負責。最後,舞劇給夫妻和孩子一個圓滿的結局,歸為正統的做法,這是天地神人都希望的。

忍辱修行

佛教經書中記載釋迦牟尼說:「六種超度方式與萬種修行方法中,忍讓第一。」「為人品行端正,臉面乾淨潔白,姿態容貌美好,這些都要從忍讓中獲得。」佛經在詮釋修忍的重要。古代修行的人,用一世修「忍」。「忍」字心上一把刀,那把刀不是懸在心上,而是紮在心上,刺到心上,刺到心上之後不管怎麼痛都能忍的住,而且不動。忍,意味著內心堅毅而決絕,即能忍人所不能忍,這是一種修養和境界。和尚做到了,達到了這個標準和境界。這不是凡夫所能為的。修行人要按真、善、忍的標準來要求,雖說這個小故事重點表現的是和尚修忍,但真也有,善也有。

和尚的作為一切都是為了他人,為了這一家三代,未婚生子的女孩怎樣在世間生存、做人,她的母親為女兒憂心、擔心,還要承受世人的羞辱,那個剛剛來世的嬰孩怎樣活下去。和尚沒有考慮自己將要面對的一切,他的善念善行是修行人慈悲的體現,一切都是無私的,為他的。其中,這個僧人承受了多少,舞劇中世人的指責唾罵表演出來了,還有那沒在舞台上展現的、又必然發生的就留給觀眾很多想像的空間:寺院中的僧人,怎樣撫養一個新生的嬰兒,得吃多少辛苦,有多少付出,討奶水、要飯食,求來尿布、衣物,過程中面對世人的態度,觀眾可以想像的;小孩在成長過程中,生病了、啼哭了、討厭了……,怎麼對待?包括寺院中的其他僧人又會怎樣看?他以一個修煉人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面對世人的謾罵指責,視而不見,聽而不聞,無怨無恨,內心平靜如水;面對孩子的頑皮可愛他不喜也不怒,只是對一個生命的慈悲呵護;當孩子父母來認領孩子的時候,他不留戀,能割捨,來了即來,走了即走,不動常人之情;當孩子親人給予財物方面的報答時,他不求回報,為眾生一切都是無條件無代價的,一切外物都不能為其所動;當世人明白真相時,對人們的讚譽感恩,他不歡喜、不顯示,完全跳出人的情,是超然的、脫塵的,此時既已功成。這就是和尚的修煉過程。

舞劇中最後在表現和尚得道圓滿的那一瞬間,山川震盪,佛光四射,殊勝壯觀。而世間人們匍匐叩首,無比敬仰,親見高僧得道坐化功成,又是何等的榮幸!

山川為甚麼會震盪?得道高僧頭上為甚麼會光芒四射?任何覺者的圓滿,都是宇宙間驚天動地的大事。每當此時,往往大地震動,光明朗照,虛空中諸天的感歎之聲,如鼓如雷。以此告訴世人世間有大事出現。和尚圓滿坐化,智慧之光,真理之光在人間顯現。眾生在佛的面前跪拜匍匐,感謝濟世之恩。

一幕舞劇,天機昭然。法輪大法以洪大的慈悲告訴世人神佛就在世間,忍辱濟世,慈悲度人。「真、善、忍」是佛法的最高體現,捧給你了,接過來吧!這是你生命深處的呼喚!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