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正基點,以營救同修為契機救度更多有緣人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一日】尊敬的師尊好!各位同修好!

我今天與大家交流的是在營救同修的過程中,對直接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相關部門的工作人員及律師講真相的一些體悟,如有不在法上的部份,請慈悲指正。

一.對直接迫害大法弟子的相關部門的工作人員講真相的體悟

今年四月份,我縣有七名大法弟子因散發真相資料被綁架了。當時全縣同修整體狀況很不好,開始只有二位家屬(同修)到縣相關部門要人、講真相,大多數同修只是坐在家裏發正念營救。六月份我縣檢察院以涉嫌莫須有的罪名對七名同修批捕,案子轉到了市檢察院。七月二十二日,師尊發表《美國首都講法》後,我通過反覆學習,與部份同修靜心切磋,明白了當前最重要、最緊迫的事情就是救人。

師尊在《美國首都講法》中講:「除了你們個人在走向最後圓滿的路上所要經歷的、所要開創的,你們最主要的、也是現在最大的事情就是救人。如果沒有這件事情啊,我跟大家說,你們的修煉早就結束了。」師父在法中還開示我們:「下到三界來的雖然有不同層次的神,他們都是抱著對大法對正法堅定的信念才來到人類。他們都想來這得法,同時助大法在洪傳時期一臂之力。」「我這裏講的不是大法弟子,不是先後不同時期得法的學員,我講的是目前人類的總體狀態。人類社會很多生命、很多事情都發生了變化。面對這樣的生命,我們就得去做,就得去救。」

師父的講法對我觸動很大,我們幾位同修經過認真切磋,決定走出去,以營救同修為契機,去救度那些直接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相關單位的工作人員,不能單純的為了營救而營救,應救度更多的世人。於是有八位同修主動參與到市檢察院講真相。事情決定後,縣城同修整體配合發正念。

八月八日,我們八名同修(其中有二位是被迫害同修家屬)來到二百多里以外的市檢察院。由四名同修在外發正念,四名同修進去面對面講。開始我們要找的人不在,同修們發出強大的正念,讓我們要找的人立即回來。不一會兒,此人就氣喘噓噓的跑上了樓,我們四位同修以家屬、親朋好友的身份,以詢問被非法關押親人身體狀況為由,與所有接觸到的工作人員講真相。

公訴處的一位直接參與此案的工作人員站著聽了整整一個小時的真相,讓他坐他也不坐。我們講大法的美好、祛病健身的奇效、善惡有報的天理,「天滅中共,三退保命」的天機等。有一位工作人員聽了真相後,很快同意退出邪惡黨組織,並非常樂意的接受了真相光盤,對我們很友好。檢察院大門口的門衛聽了真相後,立即退出了小時候加入過的「少先隊」組織。

從檢察院得知,案子已被起訴到市中級人民法院。當日下午,我們又來到了市中院,我們詢問有關案子的情況,那裏的辦事員很負責任,經認真核對,最後聯繫了一位刑事庭的庭長接待了我們。我們八位同修互相配合以家屬的身份與他講真相。

這次講真相,整個過程進行的都比較順利,無論面對甚麼身份的人,在我們純正慈悲的場中,只有我們講真相的份兒,另外空間邪惡因素一點也不起作用,感覺這些人就等著我們去救度。這一天下來,我們與所有接觸的人員講了大法真相,並有十幾人同意三退。有一位同修說:「我真沒想到我能有這麼大的膽子,敢到市檢察院、法院來講真相。」是啊,今天能有這樣的效果,是因為我們整體基點站的正,緊緊抓住了救人這條主線,一切都是師父在做呀!我們只是動動嘴、跑跑腿而已。有位老年家屬在要去市檢察院的凌晨清清楚楚的做了一個夢:市檢察院的院子裏坐滿了大大小小的佛道神,中間有一尊大佛。

這一步邁出後,又有同修陸陸續續參與進來。我們先後去了市檢察院三次,市中院二次,市司法局一次,同修被關押的看守所等,所到之處產生的影響都是不小的。有的人員在聯繫我們要見辦案人時,直接就說「X縣那幫法輪功家屬又來了。」同修們越講正念越足、怕心越小,越講越敢講,越講越想講,不論面對的是甚麼職位的人,都把他看成是我們要救度的生命。

二.參與向律師講真相的一些體悟

在第一次去市法院講真相時,我們無意中在法院門口發現了一家律師事務所。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於是我們以諮詢律師為由,擴展講真相的面。我們先後到過市區七個律師事務所,鄰縣的三個及本縣的律師事務所。所到之處,除了面對面講之外,我們每次都帶足了真相資料、光盤等,特別是我們把維權律師為石家莊王博一家辯護的辯護詞帶給所接觸的律師,律師們都很樂意接受。

有個律師對大法真相一點也不了解,並且還要收諮詢費。為了救他們,我們交了三、五十元錢。因為他們收了你的錢,就給你時間讓你諮詢,這樣我們正好能多講一些真相。我們所接觸的律師中,有的聽明白真相後馬上就退出邪黨組織,有的我們互相留電話號碼,在電話裏聯繫再三退,效果也是很不錯的。通過講真相,真有幾位願意為我們同修辯護的。

師尊在《美國首都講法》中講:「你們在接觸人的時候就是在救人,通過講真相叫給予支持者明白真相是救人,明白真相後所起到的正面作用也是為救人。也就是說,在達成常人理解後能夠給予一定支持,這個支持的影響還是在救人。甚至做事中不管那些事情成也好、不成也好,都在救人,都在講真相。這就是大法弟子做的。如果不做這些事情,大法弟子的修煉已經結束了,所以大家現在做的都是針對眾生的。」

師尊的這段法講的再明白不過了,我在講真相時,時時要求自己一定要按師父的法去做好,不然的話講真相效果就不好。我們有一次到外縣非法關押我們同修的一看守所去講真相,因為有了求結果的心,當時一定要求要見同修的面,結果看守所工作人員就是不讓看。當我看到另一位同修在給看守人員講真相時,馬上意識到,救人這條主線偏離了。我們幾位同修馬上歸正自己的言行,這念頭一出,事情瞬間就變了,看守人員答應我們可以把要說的話寫在紙上,他給我們的同修遞進去,於是我們把該說的都寫上了,而那邊同修還在講真相、勸三退,效果也很好。

三.彌補過去不足,向當地政府相關部門講真相

九月十二日得知,我縣七名同修的案卷已由市法院退回到市檢察院,緊接著案卷又退回到我縣檢察院。我們大部份同修聽到這個消息後,都悟到了這是師父安排我們該彌補以前做的不足,救度本地的世人了,尤其是縣檢察院、法院、「六一零」、政法委、公安局等這些直接參與迫害我們的政府部門的工作人員。這一塊兒,我們原來講真相很不到位,有相當部份人員不明真相,尤其對「三退」很反感。悟到後,我與一同修去縣檢察院二次,找相關辦案人員講真相。現在我們有許多同修都參與了,有的直接去面對面講,有的寫勸善信,現在已經有四位正義律師要為同修辯護,事情還在進行中。

通過這次營救同修,我感受很深,每次出去講真相,我的心性都得到了昇華,尤其是同修們那顆救人的心,那麼慈悲,說話的語氣,純正的心態時時在鼓勵著我,我修去了很多心,如:歡喜心、顯示心、怕心、證實自我的心等,這些都是以前做不到的。

由於受這件事的啟發,我們更加明白了,不僅縣政府各部門的工作人員是我們應該救度的對像,農村中,鄉政府人員、村幹部也是一樣,這部份人員受邪黨毒害都比較深,接受黨文化多,認為是共產惡黨養活了他們,這樣的像對一般百姓那樣講真相就不容易講通,這就需要我們認真學好師父講法,更高標準要求自己,深入細緻的去做好。尤其最近邪黨要開會,對我們部份同修安排了所謂的「回訪」,這正是講真相的好機會。改變過去的觀念──迫害與被迫害的關係,現在我們與他們是救度與被救度的關係。我今後更要再精進,認真學好師父的法,盡心盡力去救度那些當初敢於冒著天膽下來,對我們寄予無限希望的珍貴的生命。

下面簡單談談我們鄉的一些具體做法:

對於縣各機關的工作人員,誰有關係就去面對面講,沒關係的我們提供名單可以寫勸善信等。

對於我們本鄉本村的,在全鄉同修集中學習的時候,把鄉政府人員、學校教師、各村的村幹部及村民到目前為止還沒三退的、不明大法真相的人員都拉出名單來,我們同修再交叉去講,這樣就能做到心中有數。試想,我們如果都去這樣做了,尤其是政府人員、基層領導都明白了真相,對我們的迫害肯定會減少或停止,對於普通世人明白真相障礙就很小了,那麼世人得救不就多了嗎?正如師尊法中講過的:「目前大家就是怎麼樣做的更好、效率更高、影響更大、救人更多。」(《美國首都講法》)當我們按照師父講的把該做的都做好了,圓容了師父所要的,那我們的同修還能被關的住嗎?迫害還能繼續下去嗎?

合十。

(第四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