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住自己的一思一念 不讓舊勢力鑽思想空子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一月六日】很小的時候,聽祖母解夢,說夢到房子大不吉利,家裏要死人。「文革」時期,母親受惡黨長期迫害,身心備受摧殘,結果得了癌症。我做了一個夢,夢到一座古廟倒了,沒有幾天母親死了。祖母的解夢給我心裏打上了很深的烙印。

在我正法修煉的關鍵時刻,我那二十一歲的很英俊、很帥氣的兒子突然得了胃癌,檢查出來以後三個月零三天就離世了。在兒子死的前幾晚上,我又夢到倒房子;怎麼祖母的解夢是這麼靈驗?

兒子的離世,剜心剔骨。我努力學法,背法,用大法破解我滴血的心結。慢慢的我走過了那一場大難。

一天晚上,我又做了個夢,夢見我和丈夫在一座金碧輝煌的古廟裏,這廟精工雕刻,連門窗都是精美的藝術品。可是這廟年久失修,很快要倒了,房樑掉下來碰到我丈夫肩上,我們很快被埋在廢墟裏。醒來後心裏膽膽突突「難道這次是我丈夫……」

我們村修大法的人很少,大法剛傳到這角落,邪惡迫害就開始了。惡黨幾年來的造謠宣傳,使常人受毒害很深,有些常人收到真相資料看都不看就毀了。講真相很困難,現在都沒打開局面。我是邪惡認為的「頑固」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抓了兩次,靠師父的慈悲呵護,靠我信師信法的堅定正念,沒有給邪惡留下任何文字上的把柄。相反,派出所和鎮政府看了我的修煉心得體會後,明白了真相,認為我的思維很正常,他們迫於無奈,給了我個治安拘留,關了十五天放人,沒叫我寫甚麼東西,以後沒再來騷擾我。

可是兒子離世後給我造成很大的壓力,常人看我的眼神都怪怪的。作為常人,他們也病死了不少的人,可是他們卻不說甚麼,可是我修大法人的家裏出這事,常人的邪惡說道可多了。如果家裏常人再有甚麼事,那我可真承受不住,要被壓垮,埋在廢墟中了。

發正念時心裏也不穩,老出現那兇夢。自己也覺得很不對勁,怎麼修來修去自己修得這麼脆弱,被一個夢干擾成了驚弓之鳥。再挖根源,這些念頭從哪裏來的?是從師父法中來的嗎?不是,師父從來就沒有這樣講過,是從常人的甚麼解夢邪說中來的。那不是舊宇宙中派生出來的嗎?我修的是師父給我的大法,怎麼去加持常人中的解夢邪說呢!修煉人的一思一念不同於常人,在另外空間想破壞大法的邪惡生命可看著的,它可能就會鑽你思想的空子,搞壞事。

我也看了呂洞賓修煉的故事:說呂洞賓的師父考驗他,讓他家人都死了,呂洞賓不為其動心,準備厚葬家人後繼續修煉,結果他的家人又活過來了。在兒子病重期間,我也有意無意的受其影響,認為是師父考驗我,接著還生出一些不好的念頭,有時還生出一種無奈的心。現在想來可真夠危險,呂洞賓也是舊時修煉人。他的修道意志可佳,但我卻去加持那魔難的本身。師父早就講過,我們和過去的修煉方法都不一樣。可我卻摻雜進去不少舊宇宙中派生出來的東西。

再發正念時,我生出一念:「舊勢力給我聽清楚了,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我只走我師父給我安排的修煉道路,舊宇宙中派生出的東西我一律不承認。我還負有救度世人的重任,我家常人在我師父法正人間時自有大法衡量,這對誰都公平,現在誰也別想動他們,誰動誰的罪,誰動解體誰。」此念一出,頓覺全身輕鬆像掙脫了羅網,心裏充滿了對師對法的堅定和正信。

對於兒子的離世,我不知道其深層的因果關係。不管怎樣,他本人沒有做破壞大法的事,也三退了(退隊),原來他不相信大法,但看母親修煉後身心健康,他也不反對。在他將要離開之際,伸出骨瘦如柴的雙手,摟著我的脖子,誠心誠意的說:「媽媽,把你的功傳點給我嘛,把你的書讀給我聽嘛。」我很快拿來《轉法輪》從第一頁讀到第九頁,兒子似乎平靜了些說:「媽,你休息吧,我也休息了。」幾個小時後兒子離世了。

母子緣份已盡,我唯一欣慰的是兒子在最後時刻動了善念,要聽大法,我請求師父庇護他的元神,願他的微觀生命更美好。這裏還帶著人的情,人的心,但是,我會修煉,我會緊跟師父,勇猛精進直至圓滿,善解我在轉世輪迴中結下的冤與怨,福報於曾經被我傷害過的生命。

個人體悟,敬請同修們批評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