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慶610與警察對我的迫害


【明慧網2006年7月30日】我今年65歲。自從1999年邪黨迫害法輪功以來,我們中國的大法弟子各自都受到了不同程度和不同方式的迫害。今天我也要把自己被大慶610與警察迫害的經過寫出來,揭露曝光邪惡,也希望那些還在迫害大法弟子的惡警們認清當前的形勢,停止迫害。

修煉前我患有冠心病等多種久治不癒的頑疾,躺在床上好似生命到了盡頭。是我的師父送給我法輪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的身心在大法中得以淨化,道德回升,身體健康,從此家人不再為我擔憂。

可是好景不常,1999年7月20日邪惡從天降,法輪功無端遭到江××的血腥迫害,我也多次遭到大慶市紅崗區八百垧派出所(現八百垧公安分局)惡警的綁架、非法抄家和關押。

2000年6月18日,我到大慶石油管理局證實大法好,被八百垧派出所警察送到大慶市看守所,非法關押1個月。後又被送到大慶市紅崗區拘留所繼續關押共43天,我才回到家。

2000年12月份,我到北京上訪,在天安門廣場被警察連踢帶打,拽上警車,綁架到天安門公安分局,在大鐵籠子裏被關一天。惡警不給我們飯吃。到了晚上10點多鐘,他們把我送到北京市東城看守所關了4天。後來大慶「610」來人認出了我,就被送到大慶駐北京辦事處太陽島賓館關了5天。

大慶鑽技公司「610」兩、三個惡徒來太陽島賓館,逼問我是否帶人上北京,我不說,它們就用電棍打我,用2800壓的電棍電我,還邪惡的說:「這老太太真抗打。」我的工作單位大慶鑽井二公司生活大隊的人,把我從北京太陽島賓館接回,強行勒索我4000元錢,說是支付他們上北京接我的費用,然後才放我回家。不久單位來人把我找去,史、陳、張三個書記和保衛姓劉的強迫我寫不上訪的保證,不寫就不讓回家。

2001年1月,八百垧派出所惡警林水突然到我家讓我跟他去派出所一趟,說一會兒就回來。他們卑鄙的把我騙到派出所後,竟將我送到大慶市紅崗區拘留所關押起來。拘留所警察強迫我們看江氏一夥自導自演的陷害法輪功的所謂「天安門自焚」錄像,第16天才讓我回家

2001年的一天晚上,我掛條幅,被派出所蹲坑姓李的惡警拽住,我抗議走脫後,派出所一幫惡警就闖到我家叫門,叫不開它們就兇惡的砸門,第二天早晨、中午、晚上又邪惡的連叫帶罵的來砸門,我家的鐵門都被砸壞了。

也是2001年的一天,我剛開單元門出去,就被兩個蹲坑的惡警強行把我拽住往警車上拖,我抓住樓道的欄杆不跟他們走並抗議他們的非法行為,兩個惡警惡狠狠的連扯帶拽把我拖上警車,連外衣都不讓我穿。我的兩個肩膀,被拽的像脫節似的疼痛難忍,都紫了,手指也被掰的像折了一樣的痛。他們把我拉到派出所,我抗議他們的綁架,大聲質問為甚麼抓我?他們抓好人做賊心虛,很快就把我放回家。

2002年4月25日早上,我出去貼大法真相,被八百垧610兩個蹲坑的惡警看見,說他們是管我住的這片的,又把我綁架到派出所。5、6個惡警拿我的鑰匙去我家開門抄家,搶走我三本《轉法輪》。惡警問我傳單哪來的?惡警張小松把我送到大慶市看守所非法關押;30天後又把我送到紅崗區拘留所關押16天。

2000年到2002年期間,我單位大慶鑽井二公司生活大隊的人經常上門和打電話騷擾我;八百垧派出所的惡警也經常上門騷擾。找不到我,他們還到我兒子家騷擾,被我兒子正義譴責。他們在我居住地蹲坑監視,我家的樓前樓後都有監控設施。他們的這些非法強盜行為,嚴重擾亂我的正常家庭生活,使我這個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總也不得安寧。

大法弟子慈悲正告:那些還在助紂為虐的警察們,不要再與中共惡黨為伍了,善惡有報是天理,誰也逃脫不了。快看《九評共產黨》,脫離中共,給自己和家人留條後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