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慶警察幾年來對我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7月29日】我叫李桂蓮,68歲,95年開始得法修煉。自99年7.20江××一夥流氓集團,栽贓陷害,血腥迫害法輪功,迫害按真、善、忍做好人的,善良的大法弟子,我和家人也遭到中共惡黨,利用惡警對我們不同程度的邪惡迫害。

得法前身患冠心病等多種疾病,躺在床上,8個月生活不能自理,動一動就上不來氣,身上時時不能離救心丸,生命垂危。有幸得法後的第3天,師父給我淨化身體,從此使我笨重的病體,變得神奇的輕鬆。12年來,我按照法輪大法的法理,修心向善,道德昇華。

99年7月19日下半夜,在大慶火車站,我買上北京的火車票時,被火車站惡警綁架到值班室。當時在大慶火車站凡是買去北京火車票的人,都給拘在火車站警察值班室。下半夜2點多鐘,我們被所住宅地大慶市八百垧派出所(現八百垧公安分局)的警察林水、李寶山、江某拉到派出所,關到中午12點左右,才回家。後來,我單位大慶鑽井二公司農工商組織科書記、副書記經常上我家騷擾,強迫我寫「不煉功的保證」。

有一天,我單位組織科5人又來我家騷擾,強迫我錄像,非逼我說不煉功,讓我在錄像上誣蔑法輪功、罵師父,強迫我承認中央視電視台對法輪功的誣蔑是事實,我不按照它們的說,最後我被逼說不煉了,它們才肯罷休。

2000年6月18日,我到大慶石油管理局煉功證實法,被八百垧派出所惡警林水送到大慶市看守所非法關押3天,由於當時被關押的大法學員很多,很擁擠,就把我們分散到大慶市龍鳳區看守所。在龍鳳看守所八百垧派出所姓江的帶2、3個惡警非法提審,有個惡警逼問我:「誰給你打的電話?誰通知你上管局煉功的?」我不回答,他就惡狠狠的打我嘴巴子,打得我眼冒金花,頭暈目眩,在龍鳳看守所被關押30多天後。把我送到紅崗區拘留所非法關了3天,林水還向我家人勒索5000元做押金,才讓我回家,這次共非法關押我43天。

2000年12月27日,我上北京打條幅證實法輪大法好,被綁架到天安門公安分局非法關了半天時間,又把我非法送到一個外縣派出所,在那裏,我走脫回家。

2002年的一天,我和老伴貼大法真相,被派出所所長李寶山的巡邏車看見,強行把我倆拽上車,拉到派出所非法做筆錄,然後把我送到紅崗區拘留所非法關6天。我孩子去派出所要我回家,兩個惡警逼迫孩子給我寫「保證」。放我時,還邪惡的叫我罵師父,我不罵,就兇狠的強行掰我的手按手印。

2003年,一次被惡人舉報,派出所張小松等5、6個惡警到我家非法抄家,騙我老伴開門說是查戶口的,我老伴開門後,他們就像惡狼撲食一樣,一擁而進,搶走大法書籍、煉功帶和大法真相資料。還騙我說到派出所談談就回來,善良的我,又被送到紅崗區拘留所非法關押,在那裏我被迫害的直拉肚子,孩子到八百垧派出所去要人,他們就又逼孩子寫「保證」,才放我回家。

2003年9月的一天下午,一點半左右,我老伴出去在街上,看到地上有法輪大法的條幅,揀起來又掛到樹上,讓八百垧派出所惡警何紹國看見,把78歲的老伴非法劫持到派出所搜身,80多元錢和身份證被搶去,至今未還。我老伴在派出所的一個小屋裏還被非法關10多個小時,何紹國強迫我老伴簽名字。往紅崗區公安分局送,拒收,八百垧派出所還不放人,我孩子去要人,何紹國邪惡的說:「還沒完事,明天還得送進去。」我孩子說:「我爸那麼大歲數了,被折騰有生命危險,你們誰能承擔?」他當時刁難孩子不放人,可孩子剛到家,何紹國就打電話讓先接人回家,明天再送。因我老伴在派出所連驚帶嚇又被關,感到身體不適,回到家就躺倒在床上。第二天,何紹國又帶兩個惡警來我家企圖再綁架我老伴,看我老伴在床上躺著,便灰溜溜的走了。

善惡有報是天理,還在參與迫害的人立即停止迫害。法網恢恢,回頭是岸,不要成為中共的殉葬品,給自己與家人留條後路!